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难民危机

本是同根 相煎何急?移民Vs难民

具有移民背景的德国公民对德国境内因战乱新涌入的难民、移民往往心生怨恨 – 这和主流群体没什么两样,虽然他们中许多原本就是难民出身。

(德国之声中文网)战争爆发、流离失所、迁徙逃亡:达尔科·托尼奇(Darko Tolic)亲身经历了这一切。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塞尔维亚人和克罗地亚人将前南战争推向了高峰,父亲带着当时只有5岁的达尔科和他的妹妹投奔生活在德国巴登符登堡州的祖父母。父亲随后又回到多博伊(Doboj)继续参加战争。母亲原本是护士,很快在医院找到了工作并留在了德国。

Kroatien Darko Tolic Politiker

达尔科·托尼奇:难民仇视难民

战争结束后许多波斯尼亚难民被遣返,而托尼奇一家能留在德国得益于当时的技术劳力短缺。如今托尼奇已经28岁,在政治上非常活跃 - 致力于反难民和移民,首当其冲就是来自非欧洲的难民。这个来自斯图加特的克罗地亚后裔表示:"欧州是欧洲人民的家园,欧洲要保持欧洲的特色,德国要像个德国。"

克罗地亚的十字军骑士

托尼奇是原克罗地亚极右翼党派A-HSP德国分支的创始人。过去数年间,他公开支持德国极右分子,比如德国国家民主党(NPD)。他对德国之声表示,因为这个党派与他的价值观最相近。他被称作"克罗地亚的十字军骑士",声称自己要拯救欧洲,防止非欧洲人口的增多和欧洲本土族群的灭亡。他认为德国人太天真了,完全没有认识到不受控制的移民问题所带来的危险。那些亚非移民被他称为"利用了欧洲的堕落的入侵者",他认为"这些事情必须要公开说出来" 。

这并不是个例。在德国的右翼分子中,甚至新纳粹中,不少年轻政客自己就是战争难民出身,一些是在前南斯拉夫战乱时期逃往德国。比如莎菲特·巴比奇(Safet Babic):这位德国国家民主党特里尔党部主席拥有波斯尼亚血统,是一名身形魁梧的新纳粹分子,但爱吃土耳其烤肉卷。他曾公开表示:"多元特里尔,跟我没关系!"。

又如杜布拉夫科·曼迪奇(Dubravko Mandic)-德国选项党(AfD)最激烈的青年成员之一。他曾用最具种族歧视的语言辱骂美国总统奥巴马。杜布拉夫科出生于萨拉热窝,其父于上世纪70年代,以社工身份来到德国,负责管理来自前南斯拉夫的劳工人员。如今他大声谩骂在德国的外来人员,并骄傲的宣称"我们和国家民主党最显著的区别不是在内容上,而是在民众的支持度上。"来自弗莱堡学法律出身的他拒绝了德国之声的采访要求。

Deutschland Professor Dr. Friedrich Heckmann

德国社会学家黑克曼:"这样的移民危机在过去已经出现过”

现象由来已久

来自班贝格的社会学家弗里德里希·黑克曼(Friedrich Heckmann)解释说,这种移民反难民的现象由来已久。移民带着自身的偏见来到这里,并将其保留并加以发展-这些偏见不但针对其他的移民团体,甚至还针对社会的多数群体。他还记得90年代来自前苏联的移民,带来非常根深蒂固的偏见,比如反对穆斯林。安定下来的移民往往仇视新来的移民。人们从美国这个典型移民国家就可以看出来,大多数移民往往反对接受更多移民。

比如上世纪90年代德国的土耳其裔移民总是异常激动地反对后来的400万东欧移民,这种群情激愤源于,在他们眼中这些新来的移民不需要像他们刚来时那样艰辛的挣生活,一切伸手即得:社会融入课程、实物救济、语言班、置房安家救助以及-德国公民身份。

对公共资源的竞争恐惧

黑克曼告诉德国之声记者,德国早前发生的移民危机和现在的可以相提并论。1992年来了150万移民,发生了针对难民的暴力事件,包括严重的纵火和谋杀。采取了更严厉的难民政策使移民减少后,情形才慢慢开始平复。危机的根源是一种对竞争的恐惧以及对失去现有所得的恐慌,认为新来的移民可能会对"老移民"的所占所得造成威胁。"老移民和新移民在共同或相似的资源上具有竞争关系。"这种敌对在社交网络上也随处可见。难民通常被贬称为"反社会的寄生虫"、"懒汉"或者"强奸犯"。

而根据自称是"欧洲拯救者"的右翼分子达尔科自己的说法,对他而言,物质并不是问题所在。"我小时候作为一个欧洲人来到一个欧洲的国家,而且我在这里是合法的。我把自己看作是过客,一段时间之后还要回去的,是愿意回去的。"

Köln Pegida

公然仇外 - 科隆的Pegida(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游行

成功融合?

8000万的德国人中五分之一都有移民背景,也就是说,他们自身、父母,或者祖父母都有可能是通过移民方式来到德国。去年年底,由民意研究机构YouGov受《周日世界报》(Welt am Sonntag)委托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40%有移民背景的德国人认为不应该接受这么多数量的难民,没有移民背景的德国人中45%也这么认为;另一项对比差距就更小了:24%有移民背景的德国人认为根本不应该再继续接纳难民,持同样想法的没有移民背景的德国人比例为25%。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