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本拉登的生涯也是这样开始的”

周五,德国法兰克福高等法院判处一名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并随后归国的人3年9个月监禁。极端主义思潮研究专家诺伊曼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认为,这些出境作战并归国的极端主义者是迫在眉睫的恐怖威胁。因此,这些极端主义者根本就不应当被允许出境。

德国之声:德国官方数据称,大约有550名德国的极端主义者从德国出境,前往叙利亚为"伊斯兰国"而战。这些人如果回到德国,可能会构成怎样的危险呢?

诺伊曼(Peter Neumann):主要是担心,"圣战"回国后,这些极端主义者将会活跃于恐怖主义行动中。其中原因是,这些人在冲突中会更为极端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在战斗中会学到一些相关技能,比如如何使用武器、如何制作炸弹。而且,在冲突地区期间,他们还有机会建立起人脉关系网。现在的一大忧虑是:80年代在阿富汗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如今在叙利亚又重演了。30年前,许多受到伊斯兰极端思潮鼓舞的人涌入阿富汗,与当时的苏联军队作战。战争结束后,许多人又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也有许多人在其他冲突地区变得活跃。而且,基地组织就是在那时形成的。2001年911事件中的几名主谋,他们的历史都可以追溯到80年代的阿富汗战场。本拉登的恐怖主义生涯,就是从他前往阿富汗作战开始的。

Syrien Kämpfe um Kobane 18.10.2014

许多圣战者在叙利亚的战斗中,思维更加极端化

那又该怎样杜绝这种危险呢?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能让这些人出境。如果这些"圣战者"都已经在境外战场上了,这时候才吊销他们的护照或虢夺国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这样只会把他们进一步推向极端。此外,预防性的措施也很重要,即:要让前往叙利亚这件事情不再具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当然这很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许多本来想去的人,最终没有去叙利亚,因为他们认为他们会被压榨,或者认为他们在叙利亚的战斗对象是其他逊尼派穆斯林而非阿萨德政权或者伊拉克政府。这都是我们在和出国作战者的交谈中获得的信息,这应该进一步传播开去。此外,许多叙利亚人也反对外国人出现在他们的国家,这点也应该更为人所知。对于那些本想去叙利亚"解放"当地民众的人,他们应该知道,叙利亚人根本不欢迎他们。

对于那些已经回国的人,又应该怎样对待他们呢?

回国圣战者也分好几种。就好像当初他们出国作战时,动机也各有不同。他们在叙利亚的经历多种多样,我主要将他们归类为三种:第一类是那些回国后活跃在恐怖主义领域的圣战者,他们对社会确实非常危险,应该被诉以刑责、送进监狱。第二类人在归国后,他们的意识形态信仰不再如之前那般坚定,他们在战斗中受到了精神创伤;当然他们对社会依然有威胁,但也许不必追究他们的刑责,而是为他们提供心理治疗服务。还有现在越来越多的第三类人,他们的幻想在叙利亚破灭了,他们的经历和事先所想的完全不一样,比如他们不被接纳,他们被一些团伙压榨等等。所以对于欧洲各国的安全机关而言,当务之急是确定一套方法,将这些归国者正确归类。然后,对每一类人,都应该采用不同的应对措施。一段时间以来,许多欧洲国家都已经有了相应的重新融入、去极端化或者干预措施。现在的关键是,这些项目或者措施如何根据现在的实际情况加以改进,从而能够应对叙利亚战场中回来的归国者。

您刚才说已经有多个欧洲国家有相应措施。那么在德国,有没有合适的措施来应对那些极端化的归国圣战者?

德国有一个"退出计划",起初是用来应对新纳粹的。现在也用来对付伊斯兰极端主义者。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项目,不过过去却没有受到联邦政府的足够支持。该项目的负责团队,工作非常投入,也愿意为眼下的叙利亚归国者问题作出更多的努力。但是他们也因此需要更多资金,我认为这需要在政治层面作出相应决定。

诺伊曼教授是研究极端主义以及政治暴力的专家,供职于伦敦国王学院(K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