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朝鲜的负面形象影响严重”

人道组织“德国世界饥饿救援”在朝鲜开展工作近20年。该组织负责人乌尔马赫新近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谈到了该组织在朝鲜的艰难处境。

Gerhard Uhrmacher Deutsche Welthungerhilfe

“德国世界饥饿援助”组织朝鲜项目协调员乌尔马赫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1997年8月起,人道公益组织“

德国世界饥饿救援”

一直在朝鲜从事救援工作。该组织是应平壤当局的呼吁前往该国的。当时,朝鲜政府在该国遭受多年饥荒后向国际社会正式发出求助请求。目前在朝鲜,仍有该组织的6名国际员工和17名当地雇员参与救援工作。乌尔马赫Gerhard Uhrmacher负责协调。

德国之声:德国世界饥饿救援目前仍然留在朝鲜。很多其它外国组织已经离开了。面对各种政治困难和关系紧张,您的组织为何依然留在朝鲜?

Dossierbilder Projekt Hunger Ernte Nordkorea 1 von 3

粮食匮乏是朝鲜数十年来挥之不去的最大问题之一

乌尔马赫:根本的原因是我们始终看到这里存在人道救援需求。我们所考虑的是,那里的人情况会怎么样?他们在中期上也需要救援。我们怎么能帮助他们?只要使项目可能实现的框架条件存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能得到入境签证,能够进入项目所在的地区,这就是我们得以展开工作的基础。朝鲜其实一直具备这一条件。我们还不断进行检查,并总是自问:我们的条件会否得到满足?朝鲜政府自己也乐见大项目的成功,这些项目会有持续的影响。

2005年底有一次大的中断。当时,朝鲜政府宣布人道救援结束,要求国际社会离境。我们接受了这一要求,安排我们的工作人员去中国呆了数星期。不过,我们留下一名代表,同朝鲜政府保持接触,进行了重新的谈判。最后,有6个国际组织留了下来继续工作,其中就有我们。

您们在工作中必须不断与朝方协调,具体是怎么做的呢?

的确有严格的规定。行动自由有明确限制,例如,我们的同事不允许在朝鲜国内随意旅游,而一般只能在我们工作的地区活动。不过,只要事先计划、提出申请,就会得到批准。很少发生某次旅游不能进行的情况。如果要来参观项目,不论是本组织成员,还是项目资金提供方派来的,基本上都不会有问题。

Nordkorea Landwirtschaft

“德国世界饥饿援助”工作人员帮助朝鲜农业人员制造化肥

在这样的访问期间,总有朝方人员在场,通常是朝鲜外务省的工作人员。朝鲜设有一个负责与非政府组织合作的机构,其中也有人在我们的办公室工作。他们当然能听到我们所谈的内容,看到我们所做的事情,并会报告给他们的上级。不过,经过这么多年,我们这个组织自然也获得了某种信任度。与新来乍到的组织相比,在这个国家呆了多年的组织当然是完全不同的。

2013年年初那样,围绕第三次核试验,出现了紧张局势,此类政治发展会给救援组织的工作带来影响吧?

同事们在当地几乎没有感觉,即使有一些影响,也并不严重。境外的反应要比当地的反应激烈得多。

您说过,尽管呆了多年,依然受到限制。有没有可能同朝鲜雇员们作坦率的交谈?您知道他们内心的想法吗?

这是困难的。当然,我们之间有私人交往,例如,在野外作业时,或在多天的工作坊活动期间,你会了解到他们的一些情况,其中也包括个人情况。他们会讲到他们的家庭,或问我们从哪儿来,怎么生活的,等等。这样的谈话是有的,不过总存在着某种距离感,尤其是涉及政治时,就更明显了。

Nordkorea Landwirtschaft

“德国世界饥饿援助”组织在朝鲜的暖房种植项目

在您看来,海外对朝鲜的看法与朝鲜的实际情况之间的差异到底有多大?

人们关于这个国家的图像只是一个截面。应该知道,朝鲜2000多万人口中的大多数每天也只是照常生活,靠着所能得到的那点东西打发日子:没有取暖设备的住宅、简陋的住房,食品匮乏。

问题并不在于,朝鲜人不知道该怎么把事情办得更好些。问题是匮乏现象始终存在:基础设施不足、供电匮乏、没有足够的机械和运输工具,等等等等。我们呢,项目的融资途径受到限制,很多供款方不愿大量投资,因此,给朝鲜的资金有限。在私人捐赠市场,情况也相当困难。这个国家形象实在糟糕,造成严重影响。

朝鲜自己也应做出努力,改善这一局面。整个系统中存在着弱点:例如,农业基本由国家组织经营,私人几乎没有土地所有权、经营权,同时,大量缺乏良种、化肥、水利、农业技术或机械等生产资料。而所有这些方面,我们都难有作为。

今年夏季,朝中社报道称,朝鲜正经历数十年来最严重旱灾,担心出现巨大减产。您在当地的工作人员有相关报告吗?

首先,我们并不了解朝鲜的全国情况。我们只知道我们所参与项目所在的地方。那些地方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冬小麦、东大麦和土豆似乎都有减产,因干旱造成的减产量大约在30—50%之间。

Nordkorea Landwirtschaft

朝鲜农民试验机器作生产面条,增加收入

不过,这只是整个收成状况的一部分。同主要作物相比,小麦、大麦和土豆的种植量很小,而大米、玉米和豆子这些主要作物的收成期要晚一些,要到秋天。雨季现在刚刚开始,因此,目前还根本不能做出准确的估计,主要农作物的收成到底会怎么样。

现在,每人每天的食物定量还没有降,还是400克。这是一个信号。如果储粮锐减或者收成前景糟糕,国家就一定会减少定额。

金正恩

刚上台时,人们曾对他抱有希望,以为他会走开放路线,改革经济,带领国家走出国际孤立境地。您曾对他寄予过何种期待,结果如何?

在我们工作的领域,人们一直在说,农业方面会改革,但迄今还看不出来。我们目前困难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得到的资金减少。资金提供方持保守态度。国际制裁措施也给我们的工作带来负面影响。救援物资的运输变得更为困难,项目资金的转汇也一样。对我们工作的框架条件而言,权力更迭没有带来任何变化。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8年来,乌尔马赫负责协调德国世界饥饿救援的朝鲜项目。

编译:凝炼

责编:万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