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朝鲜的粮食增产大作战

在朝鲜最高领导人的金正恩的号召下,朝鲜农民正展开一场粮食增产的新战役。贫穷、孤立的朝鲜是否能摆脱饥荒的历史阴影?

(德国之声中文网)朝鲜农民林玉华看着她位于图们江畔的农地,成排郁郁葱葱的作物延伸至远方。与其他农民相比,林玉华可说是特别幸运。她所任职的昌平合作农场已步入机械化,场中饲养了500头猪以供应肥料,并使用进口自瑞士的特级种子耕作。在朝鲜的多数农地里,农夫们仍徒手或以瘦弱的牛耕地。尽管今年的收成已比过去更好,但仍无法提供整个饥肠辘辘的国家充足粮食。

领袖金正恩成功把朝鲜建立为拥核国家,甚至将卫星送入太空。如今国际社会延长了对朝鲜的制裁,昔日的共产党盟友多数已没落,金正恩正号召农民为他赢得另一场粮食大战。2012年以及2014年,他陆续承诺朝鲜永不会再面临饥荒。但孤立、贫穷的朝鲜是否真能摆脱饥荒历史的幽灵?

脆弱的农业生态

曾经有40余年的时间,朝鲜致力于将农业大规模机械化,紧接着却面临燃料及设备短缺的问题,政府于是出台应急政策。这段历史不仅在朝鲜人民的心中留下烙印,也使乡村地区至今仍深受其害。当年山坡上的树木被砍伐殆尽以开垦梯田,结果农作物产量有限,并导致土壤遭侵蚀和山体滑波的风险提升。

Nordkorea Bauern

许多朝鲜农民仍以牛只耕种

1996年大规模繁殖出的羊群将山坡上的灌木吃光,造成山体滑波的问题更加严重。过度使用化学肥料则破坏了许多地区的土壤肥力。20多年来,朝鲜费尽心思取得拖拉机燃料。在关键的年代中,城里的家庭主妇、大学生和工人纷纷被召集,与军事单位一同填补机械短缺后所需的人力。

还有许多错综复杂的问题:国家控制物资分配、自上而下的规划程序以及限额制度,使得创新或个人努力都不受到重视。上述因素导致朝鲜的农业生态脆弱不已。几乎就在本季的水稻完成移植后,朝鲜中央通讯社便报道称,数万公顷的农地因为干旱而受损。

向自给自足迈进

即便如此,朝鲜在农业上并未陷入绝境。在夏季的耕作时节来临时,朝鲜乡村地区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米幼苗、玉米、大豆和大白菜。丘陵地上可见苹果园和梨园。各地村庄都投入种植蘑菇。似乎每座山谷和平原,每个角落和缝隙,都被转化成某种作物的耕地。

在朝鲜领导人的思维中,农业的自给自足,就如同能把敌人逼入绝境的核武器一样,对国家的生存至关重要。朝鲜在90年代的饥荒时期急需国际社会的大规模援助,如今农产量则出现改善的迹象。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署于去年11月共同发表的报告,朝鲜2014年及2013年的合并农作物产量预计将增加5%至598万吨。该份报告估计,朝鲜仍需进口34万吨的谷类。

在朝鲜2500万人口中,约有1600万人依靠政府提供的粮食配给,部分地区民众慢性营养不良的比例甚至高达40%。但根据联合国观察,朝鲜在过去两年内能配给的稻米、马铃薯和玉米增加。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共同报告中所指出的产量差距是近20年间最小的一次。

Nordkorea Bauern

专家指出,朝鲜农民正学习可持续发展的农耕模式

农业转型是否可行?

农业顾问艾尔森(Randall Ireson)表示,朝鲜农民正学习可持续发展的农耕方式,更多使用粪肥或堆肥进行灌溉。他建议应该交替种植更多种类的作物,特别是大豆,并且使用有机肥料。他指出:"这不需要神奇的技术。只要'良好的耕作习惯'。"

在朝鲜的农村地区正在实施此类转变。靠近朝鲜最高峰白头山的大红丹区约在2002年成为种植马铃薯的重点地区。昌平农场是其中最闪亮的成就之一。农产中的一名农民得意地表示:"我们不需要化肥。农场养的猪每年能生产数吨的粪肥。他们还能产肉,造福整个社区。"

但朝鲜若想使整体农业获得成功,需要增加系统性,甘冒政治风险并实施改革,例如放松中央政府的管治,政府制定的作物价格应使农民在出售产品后能获得盈余。如此一来,农场及各单位才有余裕投资小型的手扶拖拉机、水稻植栽机、燃料或肥料。然而,此类的发展可能促使朝鲜更朝向批准资本主义市场和改革迈进,而这正是朝鲜长期以来所抗拒的转变。

此刻林玉华正站在马铃薯田附近。她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表示,朝鲜近期气候不佳不停降雨。但她想了想又说:"所有农民都比以前更卖力工作。今年肯定能丰收。"

来源:美联社 编译:张筠青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