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朝鲜和东德的“社会主义兄弟情谊”

历史上曾经有过朝鲜同德国保持密切关系的一个阶段。那是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这里所说的德国是指当时的东德。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友谊曾将这两个国家紧密地连结在一起。在当年的这段历史中曾经发生过什么,又造成了怎样的后果?

default

朝鲜公民洪奥全与他的德国妻子雷娜特·洪分别46年后再相逢

“我要说的是,朝鲜是个非常美丽的国家, 那里的人民勤劳、智慧、友好、礼貌。 ”

雷娜特·洪拿出了一些朝鲜的照片。 一年前她曾去过朝鲜。为了这次探亲,她等待了整整46年。她之所以能够这样坚持不懈,是因为她的丈夫,他儿子的父亲洪奥全在那里生活。两人于1950年年底在德国耶拿大学学习时相识。洪奥全象雷娜特一样学的也是化学专业,也很喜欢跳舞,对生活充满了希望,而且他还会讲一口地道的德语。当时这位朝鲜小伙子让雷娜特格外着迷。

Nordkorea-DDR

洪奥全与他的德国妻子雷娜特以及小儿子的全家福

"东德当时同外界几乎没有任何联系。那种异国风情,加上朝鲜又是一个那么遥远的国家,这些都对我们产生了一定的吸引力。除我而外,其他一些同外国留学生相恋的人也都认为,有朝一日他们能有机会同自己的恋人一同出国。"

雷娜特和洪奥全终于喜结连理, 虽然他们的婚姻并没有得到官方批准。如今已经72岁的雷娜特说,即便在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世后,他们的婚姻生活仍然得不到认可。

"当时根本无法过上正常生活。我带着孩子住在一个小房间里。他不能搬进来。当时专门有人负责检查他是不是离开了住所。他是不是真的住在自己的宿舍里。"

朝鲜战争结束以后,这个国家百废待兴。 为了帮助朝鲜重建,东德政府当时除了为朝鲜培养专业人员而外,还向朝鲜派遣了450多名手工业技术人员,建筑师,城市规划专家和工程师。工程师吕布克也在这些人当中。他在回忆当年朝鲜战争刚刚结束的景象时拿出了许多照片:

"当时的咸兴市就是这样的。我们从零开始。这是我们为朝鲜建造的第一家大商厦。这是为建筑工地运送物资的队伍。你看他们用的是牛车。"

当年只有26岁的工程师吕布克负责为破烂不堪的咸兴市运送饮用水。他和他的妻子在工作中同朝鲜同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份友谊一直保持到吕布克返回东德,最后又逃往西德才不得不中断。

Nordkorea-DDR

当年留学东德东德朝鲜学生

2002年吕布克再次前往朝鲜。他的女儿当时已经是电视台的一名记者了。这个女儿带着摄像机陪同他寻找当年的足迹。他们得到了近乎于国宾一样的接待。 然而吕布克希望同过去老朋友们见面的愿望却没有得到满足。

"为什么不允许我们见面呢。我不知道。他们已经不在了。我得到的就是这样一些含糊不清的答复。"

在咸兴市,吕布克也没有找到当年德国人援建所留下的任何痕迹。 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初起,朝鲜不再请求国外帮助。斯大林去世后,朝鲜摆脱了同苏联的密切关系。为了维持民众对领袖的崇拜,朝鲜实行了闭关自守的政策,并提出了自力更生的口号。 1961年就在柏林墙建造前夕,朝鲜决定从东德撤回所有朝鲜公民。350名朝鲜大学生和毕业生必须在一夜之间区全部离开东德。雷娜特·洪的丈夫洪奥全当然也不能例外。得到命令后,洪奥全不得不离开自己已经有5个月身孕的妻子和他们的儿子。

"不光是我们一家,其他类似的家庭也都被拆散了。我认识的一名同朝鲜人结婚的女大学生,忽然再也收不到他丈夫的来信了。我们两人到外交部去询问,但是我们得到的回答都是,因为产生了外交纠纷,无法提供任何帮助。"

洪奥全回国后被调到咸兴的化工厂工作。回去后的前三年他还给自己的妻子写信。后来联系就中断了。直到朝鲜政府后来批准雷娜特带着她的两个儿子前往朝鲜探亲。回来后雷娜特将她在朝鲜拍摄的大量照片放在了电脑上。

"在我的儿子们终于得到机会认识了他们的亲生父亲后,我衷心地希望德国和朝鲜的关系走向正常化,就像欧洲或其他民主国家一样。 我今年已经72岁了,不知道能不能等到这一天。但我祝愿我的儿子们能够看到这一天。"

作者:Rebecca Roth/韩明芳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