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朝鲜劳改营中半生孽缘

金惠淑的大半辈子就在朝鲜的一个劳改营中度过。当年她的祖父逃到韩国去,之后,全家都被牵连入狱。金惠淑述说她悲惨的半生经历。

Zeichnungen von ehemaligen Lagerinsassen, die zur Zeit in der Gedenkstätte Hohenschönhausen ausgestellt werden. Alle Bilder wurden der DW von der Gedenkstätte Berlin-Hohenschönhausen zur Verfügung gestellt.

朝鲜劳改营犯人的画作

金惠淑(Kim Hye-sook)到现在都可以清楚地回忆起那一天。那一天起,她告别了她的童年。她才13岁,和祖母住在一起。这是一个假日,她刚刚写完功课。有个安全人员到家里来,要求家人把她送走。她的婶婶负责送她到劳动营。她穿上学校制服,收起书包,跟着婶婶走,不知道要去那里。"当我们走进劳改营,我看到铁丝网的围栏,心里很害怕。"。她的父母亲5年前已经进了劳改营。现在她已经长得够大了,可以步上他们的后尘。她的婶婶把她交给一个看守员,让她在那里等着。天气非常寒冷,那个地方显得特别阴暗。她的母亲来了,来带走她。"我几乎认不出她来了"金惠淑说,"她变得非常瘦,看起来像个无家可归者。"

在矿坑度过悲惨的28年岁月

Kim Hye-sook, die 28 Jahre in einem nordkoreanischen Arbeitslager verbracht hat. Alle Bilder wurden der DW von der Gedenkstätte Berlin-Hohenschönhausen zur Verfügung gestellt.

金惠淑近照


在她17岁那年,她的母亲过世了。她的父亲早在她进劳改营之前就已经死了。从这一刻起,她必须负责养育两个弟妹和老祖母。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被关到劳改营。其他的大人告诉金惠淑,要是再敢问这个问题,就会被枪毙。一直到她离开劳改营之后,她才知道原来是她的祖父以前逃到韩国去。这一年她40岁,在劳改营里待了28年。这个劳改营负责生产煤矿,男人必须挖煤,女人则负责把好几吨重的矿车一一推到指定地点。"最困难的部分是刚开始的那一段路",金惠淑说,"那是上坡路,另外一个困难的地段是最后的那一段路,我们必须把车推上去,还得把矿石拿出来。"

目前有多少人还被关在朝鲜的劳改营里,没有人知道。根据逃出来的人的说法是,目前朝鲜有新一波的镇压行动。何泰庆(Ha Tae-keung)是位于首尔的朝鲜开放电台(Open Radio for North Korea)的员工,他告诉记者,金正日正准备将政权交给儿子金正云,在政权交替之际,到处风声鹤唳。他多次和朝鲜过来的逃亡者说过话,"我们认为在每一个大一点的城市中都有一个劳改营,全国一共大概20个到30个劳改营。"劳改营中的囚犯必须伐木,挖煤,但是有些劳改营也负责生产出口货物,比如用真人头发做成的假发,这个在中国市场特别好卖。

失败的逃往经验

Zeichnungen von ehemaligen Lagerinsassen, die zur Zeit in der Gedenkstätte Hohenschönhausen ausgestellt werden. Alle Bilder wurden der DW von der Gedenkstätte Berlin-Hohenschönhausen zur Verfügung gestellt.

朝鲜劳改营犯人的画作


2001年金惠淑获得释放。那一年为了庆祝金正日生日,全国特赦,数千名犯人得以重见天日。她这一辈子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劳改营里度过,其实重返社会对她是有些困难的。不久,她就决定逃离朝鲜。她找到一个偷渡集团,想偷渡到中国去。但是那个集团被逮着,她只好被遣送回劳改营。"我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这么害怕过。我以为,我会被枪毙。"

她又被送进劳改营,这一去两年,才被释放出来。 她一出来,又想逃亡。她买通一个守边界的官员,终于成功的逃出来。2年前她来到韩国。金惠淑现在已经50多岁,个子很娇小,穿了一件浅色上衣,一条长裤,烫了个短的卷发,手指修得很干净。那些艰苦的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但是当她谈到那段往事,声音不免哽咽。"刚开始的时候,我闭口不谈那一段在劳改营的往事,我担心,我的弟妹会因为我受到迫害,因为他们都还在朝鲜。"但是后来她发现,韩国人民和西方世界并不清楚金正日帝国的真相,没有人真正知道在朝鲜发生的残酷事件。"于是我决定开始说话,希望可以可以瓦解金正日的政权,让它早一点结束。"

金惠淑的故事已经说过很多次,她甚至到加拿大国会为金正日的暴行作证。劳改营的经历不仅在她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也在她的身上种下祸害。不久前医师诊断出她有肺肿瘤,这应该和她长期在矿坑工作吸入太多煤灰有关。

作者:Mathias Bölinger 编译:邱璧辉

责编: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