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朝鲜劳工出国赚外汇遭剥削

数名曾在海外打工的朝鲜人诉说了自己在国外工作时受到的血汗剥削及艰辛。尽管在国外讨生活并不容易,他们仍认为“总比留在朝鲜好”。

Nordkorea Zwangsarbeiter im Ausland

42岁的李松姬2000年初起曾经在中国大连的一家朝鲜餐厅工作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朝鲜人心目中,赴海外打工象征着更好的社会地位,不少人通过贿赂和裙带关系取得这样的机会。42岁的李松姬(音)2000年初起曾经在中国大连的一家朝鲜餐厅工作,如今居住在韩国。她表示,朝鲜的女性憧憬到海外担任女服务员。

李松姬以及其他三名朝鲜人的故事,或许能反映出成千上万被送往海外赚取外汇的朝鲜人的悲惨境遇。人权组织对朝鲜民众在国内人权遭践踏的情形予以谴责,并形容这些在海外打工的朝鲜人是现代版奴工。

李松姬原本计划通过海外工作经验提升社会地位以觅得良婿。另外三名朝鲜男性则希望在一般为期三年的海外工作结束后,购买电视、卡式收录机和冰箱。

90年代末曾在科威特一处建筑工地工作的林日(音)表示,他见过从国外打工返国的朝鲜人抽着高档香烟,出门喝酒。"对一般人而言,这样的东西遥不可及。"

Nordkorea Zwangsarbeiter im Ausland

朝鲜人林日曾在科威特作木工,但从未领到承诺给他的每月120美元工资

多名韩国专家及活动分子在访问了近年曾在海外打工的朝鲜劳工或脱北者后得出结论,许多在海外工作的朝鲜人确实与林日持相同观点。

据脱北者们透露,普通朝鲜劳工的月薪不到一美金。许多朝鲜家庭通过非法市场赚钱。

朝鲜政府的生存工具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的朝鲜问题专家Go Myong-Hyun表示,"从我们的观点看来,这是剥削劳工。但对他们而言,出国是特殊利益。他们将其视为摆脱在家乡恶劣生活的机会。问题是朝鲜政府正利用这样的想法。"

朝鲜当局否认其劳工受到虐待,并称国际的批评是试图破坏其体制的阴谋。韩国情报部门表示,目前有5万至6万朝鲜人在全球约50个国家工作,其中多数人在俄罗斯及中国。部分专家相信,在海外打工的朝鲜人数更高。位于首尔的非营利机构朝鲜战略中心在2012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朝鲜海外劳工每年为国库赚进1.5亿至2.4亿美元的外汇。

专家一致认为,长期遭受国际制裁的朝鲜正借由扩大劳工出口增加合法外汇收入。多数人被中国的工厂和餐厅雇用,或是在俄罗斯伐木场和建筑工地工作;其他人则在中东参加建筑工程,或在非洲建设大型政治塑像、教授跆拳道或提供健康护理。峨山政策研究院估计,这些人月收入介于120至150美元之间。

China Okryugwan Restaurant in Peking

朝鲜在海外经营餐厅赚取外汇

朝鲜通常会派遣生活相对富裕、忠诚的公民出国工作,这样的群体被认为较不易受外国文化影响。朝鲜专家表示,被送出国的多数是已婚男性,其伴侣必须待在国内,以减少其脱北的可能性。

李松姬原本是语文教师,其父以15000朝鲜圆(约合70美金)贿赂当地官员,为她谋得服务员的工作。林日则用20瓶高档酒和30包香烟行贿。1995年至1999年在西伯利亚担任卡车司机的金锡俊(音)表示,他是透过亲戚的牵线取得工作,当他得知能出国时喜出望外,"那可能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

然而,多数朝鲜劳工在海外的实际经历都相当悲惨黯淡。

日以继夜的劳动

李松姬表示,她每月只有一天休假,在接获母亲死讯时也必须工作。朝鲜秘密警察监视着女服务员的行动,私藏小费便会挨打。"有时客人会碰触我们的身体,但我们不能拒绝,因为我们的任务就是尽可能讨好他们,让他们掏出更多钱。当客人为我们斟酒,我们必须一饮而尽,但不能喝醉,否则会被批评对党不忠诚。" 她回忆称,一些女同事因为无法达到业绩,不得不陪客人上酒店发生关系,获取约650元人民币的报酬。

林日则在科威特作了数月木工。他表示虽然在四周围布满铁丝网的工地从清晨工作至半夜,但未领到承诺给他的每月120美元工资。他在得知附近的孟加拉国和印尼工人每月至少有450美元收入时,心中气愤难平。

另一名曾在俄罗斯伐木场工作的李永浩(音)则任卡车司机。他经常每日工作12至14小时,但从未思考过自己的工作条件。"奴工?我当时并没有真的想过这样的事。我只想着每月能赚多少钱。"

Nordkorea Zwangsarbeiter im Ausland

曾在俄罗斯伐木场工作的李永浩表示,他经常每日工作12至14小时

被西伯利亚另一处伐木场雇用的金锡俊与约900名朝鲜人一起工作。金锡俊称,在任职期间曾见到数十名工人死亡,其中许多人是被倾倒的树木压死。

上述四人最后都在海外工作时脱北。逃到韩国的李松姬表示:"我不想回到一个落后国家。"李松姬在脱北后得知,朝鲜当局强迫她的亲戚搬迁到偏远地区或实施更严厉的监视,以对她的叛逃进行报复。

其他三名受访的朝鲜男性则对家人的命运一无所知。金锡俊表示,虽然"在尝到自由的滋味后"他选择不再回到朝鲜,但他仍思念在朝鲜的家人,包括在他离家时才刚出生不久的女儿。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