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朝韩语言鸿沟深 “姑娘”、“奴隶”傻傻分不清

朝鲜和韩国的交流从来都不是易事。这不仅体现在政治层面上,日常用语的差异也经常造成隔阂。朝韩语言学者正在平壤举行会议,希望通过编纂统一汉语字典,弥合朝韩间的鸿沟。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本酝酿了25年的统一韩语字典,如今进入编纂的后期阶段,双方必须尽可能弥合朝韩用语中的差异。上周一组参与字典编写的韩国语言学家和词典编纂者启程前往朝鲜,参加五年来首次在朝鲜举行的会议。

统一韩语字典的韩方总编辑韩英恩(音)认为,朝韩用语的差异不断加大,可能成为朝韩最终统一的一大障碍。他在启程前往平壤前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朝韩语言的差异最常发生在专业人士如医生和律师的用语中。"双边的语言差异之大,朝韩的建筑师甚至难以合作盖间房子。"

在1910年到1945年的朝鲜日治时期,政府和学校中禁止使用韩语。日治时期结束后,分裂的朝鲜和韩国皆将推广韩语和提高识字率作为优先要务。

但朝韩在经过60多年的分裂后,双边的语言差异不断加剧。一些共同用语出现大相径庭的词义,例如"agassi"在韩国指得是"年轻姑娘",在朝鲜则是"封建社会的奴隶"。

真正的问题在于,朝韩字典中分别收录了不同词汇,难以相互理解对方的用字。韩英恩估计,首尔和平壤街头的用语中有三分之一已经出现上述差异,商业和官方用语的差异则高达三分之二。

难以跨越的鸿沟?

韩英恩说:"目前基本的沟通还不成问题,但是随着语言的渐行渐远,若置之不理,将成为难以跨越的鸿沟。"

Nordkorea Südkorea Gipfeltreffen im Jahr 2000

2000年,时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与已故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会面,朝韩往来逐渐频繁

编写统一韩语字典的项目最早是由支持统一的韩国牧师文益焕所提出。他在1989年前往平壤并获得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日成接见,当时曾建议编写字典。金日成批准了这项提议,但该项目出师不利,文益焕回到韩国后就因非法访问朝鲜而入狱。文益焕于1994年逝世。

2000年,时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与已故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会面,双边交流逐渐频繁。终于在2004年,字典的编写计划再次被启动。2005年初,朝韩成立编纂统一字典的联合委员会。韩方负责人金韩默(音)表示:"金正日和他的父亲金日成一样,看到维护韩国文化资产的重要性。"

统一韩语字典的目标是收录33万个词条,相关委员会已经针对5.5万单词编写出确切定义。工作进度起初相当缓慢,因为朝韩两方必须先经历磨合期,但不久后项目便步上轨道。韩英恩表示,他有信心在2019年能达成目标,但前提是委员会的工作能不受干扰地持续进行。

不幸的是,即使是和平的字典编纂工作,也无可避免地受制于朝韩关系的不稳定性。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朝鲜和韩国一直处于"战争状态"。

统一字典编纂委员会在项目开展的头五年里共召开20次会议,但2010年朝韩关系因军事紧张而降至冰点,委员会不得不暂时搁置会议。

Koreanischer Krieg Gedenken 60 Jahre Flash-Galerie

朝鲜与韩国用语存在许多差异

受制于危机

今年7月,双边的字典编纂委员会成员在中国举行第21次会晤,而此次在平壤的会议是继2009年以来,首次在朝鲜召开会议。

"当然,我们不能绕开这些危机,但重要的是双边都认可我们工作的重要性。" 金韩默如是说。 "朝鲜的同仁们表现出纯粹针对学术研究的热情,凌驾于政治之上。"

在委员会能定期进行编写工作的时期,他们会将目标定为每周讨论2万字。韩方的总编辑韩英恩表示:"我们在最初便同意不收录具有高度意识形态的字汇。"

"我们通常能快速就三分之二的字汇达成共识,接着处理较为困难的部分。"

韩英恩解释称,如果双方无法就特定字义达成共识,便会提供韩国和朝鲜用法的两种解释。

造成韩国和朝鲜用词差异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朝鲜的"语言净化"政策。朝鲜删除了许多源于汉语的词汇,并且创造"本土"新词取而代之。而在韩国,韩文汉字的比例仍超过总词汇的50%。与此同时,朝鲜还合并俄罗斯外来语,如"gommuna"的意思是"公社"。韩国则以英语创造大量新词,如"eye-shopping"意指"浏览"。

2005年逃出朝鲜的Park Kun-Ha表示,英语外来词汇的盛行是适应韩国生活的主要障碍。"这让人严重受挫。英语外来词无所不在,基本上就像在学习一门外国语言。"

张筠青/洪沙(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