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朋友之间也可以监听?

德国联邦情报局多年来一直对北约伙伴土耳其采取监听措施,并分别“无意”截获过两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克里的电话谈话。针对媒体的相关报道,德国反对党认为,政府必须立即作出解释。

Merkel und Erdogan PK in Berlin 04.02.2014

土耳其是德国的北约伙伴,但又不同于其他伙伴?

(德国之声中文网)有些政治家说过的话会一直跟随他们:未加思索的无意之言会在每个恰当的时候被重新引用。一向谨小慎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这次也载了跟头。几个月前,当得知其手机被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后,她强调:"

朋友之间的监听,是绝不应该的

。"现在几乎所有有关德国联邦情报局(BND)可能监听盟友的报道里都少不了默克尔的这句话。

这确实可能成为一件让德国政府颜面尽失的事:毕竟几周前,德国政治家还在对美国窃听德国的行动表示抗议,而且措辞愈加严厉。上个月,美国人的两起间谍事件被曝光后,德国政府甚至要求美国大使馆情报处代表

离开德国

美国尚未作出反应

Abhöraffaire Hillary Clinton und John Kerry

克里及其前任希拉里

现在有报道称,德国联邦情报局2012年在窃听有关中东局势时意外截获了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一段谈话。2013年,该情报局还截获了希拉里后任克里的一段电话通话。美国方面尚未作出任何正式反应:美国驻柏林大使馆和位于华盛顿的国务院都不愿对相关的德媒报道予以置评。一名美国情报机构的工作人员对报道持怀疑态度,他向《图片报》表示:"国务卿的谈话和美国总统的一样都是加密的。希拉里·克林顿的通话可能在一个不安全的线路上被截获"。

德国情报机构收集情报和美国情报机构一样肆无忌惮、连盟友国的政治家也照听不误?仅仅因为这一问题的出现,德国政府就应该感到极其尴尬了,特别是在其对美国在德的监听活动提出严厉批评后。德国反对党也随即作出反应。绿党政治家冯·诺茨(Konstantin von Notz)指责联邦政府"伪善",他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表示:"他们的反应虚伪,使用双重标准。"

政府联盟里则出现反驳指责的声音。基民盟籍的NSA丑闻调查委员会主席森斯伯格(Patrick Sensburg)强调,德国不会有意监听外国政治家。德国联邦情报局的一名发言人向路透社表示:"原则上,我们不会对盟友国采取监听措施。""美国以前和现在都不是被监听的目标,"意外偶然获取的录音都会被立即删除。希拉里和克里的谈话据称确实是"偶然 "截获的,但是其中至少有一段录音据称并没有像规定的那样立即被删。

Deutschland USA Demonstration in Hamburg gegen NSA Obama Plakat

德国政府对监听活动使用双重标准?

谁被视为"朋友"?

媒体另外披露德国联邦情报局多年来窃听北约伙伴--土耳其,德国政府至少已间接证实了这条新闻。据德国《明镜》和《法兰克福汇报》周日版报道,土耳其甚至是德国情报机构的"重点监视国家"。这一爆料在外交方面产生的影响可能要比窃听电话更为重大。德国政府公然对此进行辩护:土耳其同

美国

或英、法等欧洲国家不具可比性。土耳其国内发生的事情对德国的国内安全有直接影响。其中的重点是库尔德工人党(PKK)的活动、德国境内的土耳其极左和极右团体,以及毒品走私等犯罪行为。

但是,这就足以成为有针对性且系统性地窃听北约伙伴、申请加入欧盟的土耳其的理由?基民盟议会党团副主席朔肯霍夫(Andreas Schockenhoff)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他向《法兰克福汇报》周日版解释:"当300万土耳其人在德国生活、而且这里有土耳其组织被定性为恐怖组织时,我认为我们当然可以为弄清这些组织如何受到来自土耳其的支持而采取相关措施。社民党的穆策尼西(Rolf Mützenich)则对此持批评态度,他向该报表示:"我认为北约成员国都是德国的伙伴。"他同时担心,和土耳其的关系原本就不简单,现在可能会更加复杂。

Gerhard Schindler in Bad Aibling 06.06.2014

德国联邦情报局局长Gerhard Schindler

截至目前,土耳其对德国媒体的报道反应平平。一名在首都安卡拉的政府代表宣布,将对这些指控进行缜密的调查。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副主席阿里·沙辛(Mehmet Ali Sahin)周日表示定会"严肃看待" 相关报道。土耳其政府和外交部将领导展开相关调查。

掌握危机地区的情报确有必要?

森斯伯格在德国电视一台的节目中强调,他认为在"危机地区"和"那些被视为敏感的国家"收集情报完全正确。德国左翼党联邦议会党团主席居西(Gregor Gysi)则在电视上反驳道:"你们总是能在事后找到理由解释为什么有些内容是有意思的。我可以对土耳其提出严厉的批评,例如,因为他们为'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放行,但这却无法成为互相监听的理由。" 德国联邦情报局的工作人员可能不太想听到居西最后的结论:"我认为情报机构的世界已经疯了。"

作者:Jeanette Seiffert 编译:安静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