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有难找柏林?

从2005年起实施的德国新移民法规定,所有联邦州都应设立“特殊情况协调委员会”,对面临遣返的难民提供帮助。柏林在各州中先声夺人,一年来,已成功使八百人获得居留许可。

default

柏林克罗伊茨贝格区是以土耳其人为主的外国人集中居住的一个区

在德国,没有确定居留身份的外国人多达二十万。出于各种原因,他们只是得到当局的“容忍”,并且随时可能被遣返。要避免此厄运,当事人的途径之一是寻求律师帮助。而如果律师出面也无济于事时,“特殊情况协调委员会”便成了最后的希望。而在所有16个州中,柏林的这一机构似乎最有效率。

柏林一马当先

柏林历来享有开放和宽容的声誉。“特殊情况协调委员会”的人员组成也反映了这一点:七名成员分别是市政府融合事务和妇女政策专员、教会和福利组织代表以及移民及难民委员会的代表。对很多面临遣返的难民而言,该委员会的决定将确定自己的未来命运。

根据该委员会的建议,柏林内政专员去年取消了外国人事务局对数百人所做出的遣返决定,占个案的三分之二。柏林难民委员会的诺内曼对此不无满意。他指出,根据内政专员的裁定,八百名原本要遣返的难民得以获得居留权。这样,柏林在德国各州中可以说是遥遥领先。

与柏林接壤的勃兰登堡州,获益的个案只有51例。黑森州和下萨克森州只是把议会的请愿委员会变成了“特殊情况协调委员会”,而教会和难民及福利组织则被排除在外。其结果是,黑森州的“特殊情况协调委员会”迄今只对一个案例作出了有利于当事人的决定。在人口最多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去年得到承认的“特殊情况”个案不足一百个。而巴伐利亚州甚至还没有设立这个委员会。

差别显著

柏林的“特殊情况协调委员会”成员默特斯批评道,一些州至今不允许非法在德国居留的人提出申诉。他指出,这构成了明显的差别。柏林的委员会的确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绩。第一,由于该委员会的存在,才使许多人道案例为当局所知;其二,委员会的确是由独立人员组织,从而才使“为当事人说话”成为可能。

当然,即使柏林的情况也并非一切都无懈可击。委员会批评说,许多陈情遭到拒绝,原因就是,当局事先就确信,当事人未来将依靠社会救济生活。尤其引起不满的是,许多孩子受到其父母所犯过错的影响,也被要求离开德国。库尔德家庭奥尔凯伊就是一个例子。由于父亲15年前以不实之词得到了在德国居留的许可,全家现在必须返回土耳其。儿子贝希尔也必须返回。贝希尔在德国上学,而且他自己也说,他根本不会土耳其语。他表示,孩子们不能为父母当年的行为负责,不能因此受到惩罚。

实用主义

巴希尔是失业者。他姐姐纳兹里耶有一份工作,是医生助手。这一点使柏林内政专员克尔廷作出了对她有利的决定:获得居留权。纳兹里耶被视为完全融入了德国社会。除德语外,她还会库尔德语、阿拉伯语和土耳其语。对拥有多民族病人的柏林诊所而言,她可以说是再理想不过的劳动力了。柏林内政专员作出有利于这位土耳其女性的决定,完全出于实用态度。“特殊情况协调委员会”认为,出于人道原因,应该也给予她的兄弟以及全家以居留许可。可惜即使是在宽容的柏林,当局也未作出如此宽容的决定。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