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有期限的新闻自由与无期限的新闻不自由

就中国的新闻自由问题,新苏黎世报记者日前在柏林采访了目前短期居住在德国并进行写作的前北大教授焦国标。

default

禁止采访!

在谈到北京奥运期间中国政府取消对外国记者工作的限制时,焦国标以自己去年中非峰会期间的遭遇为例说,政府将把持批评立场的知识分子强行驱离北京:

“面对蜂拥而来的数千名世界各国记者,中国宣传和公安部门必须做好一切可以想象的准备,以免‘恶梦变成无法估量的风险’。新规定第六条说,‘外国记者采访中国组织或个人只须事先征得对方同意。’听起来这是很当然的事,但只要看一下体制内部的解释,就可以知道其没有善意的言外之意。焦国标说,这是因为其一,找不到的人根本无法表示同意;其二,这一条款的提法虽然只是暗示、但毫不含糊具有威胁的成分,接受采访的人要对此负责,他们要考虑到,如果‘公开谈论问题,奥运过后有他们好看的’。”

新苏黎世报接着介绍了焦国标2004年讨伐中宣部檄文的内容以及焦本人此后的遭遇。焦国标的檄文发表两年后,前中宣部部长朱厚泽联合党报“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胡绩伟和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向中共中央领导人写信要求开放新闻自由:

“在这封不公开的信中,他们警告说,如果过度控制媒体,将产生负面后果。这封信与焦国标的宣言没有多少不同,信中说,在从集权过渡到立宪制的历史转折之际,拒绝给予公众言论和信息自由只会给社会和政治变革带来灾难,造成内部冲突和动荡增多。

引人注目的是,最近一起丑闻曝光后,一位活跃人士也做了自我批评。在评论数百名受害者父母施加压力、粉碎了山西省当局企图掩盖少年奴工遭拐卖一事时,信息产业部副部长王国庆在国家电视台说:‘这一事件再次表明,封锁信息是陷井’。”

新苏黎世报最后引用焦国标的话指出,在信息电子化、大众化的时代,检查部门只能进行有选择的控制。而党的宣传机器一统天下、控制新闻只能带来两大后果:

“首先是地方政府和党委为所欲为地操控,利用信息垄断,指令以保持沉默的形式掩盖腐败和其它弊端。其次,公众对官方提供的消息持怀疑和玩世不恭的态度,从这里可以明显看出,官方消息发布者在公众心目中的可信度如何。8月20日,全国五大报纸的第一版几乎完全一样,中国博客中流传的笑话说:按中国古代说法,金木水火土五大星球每四十年聚于一线不是好兆头。如果中共十七大时全国五大报纸版面一模一样,那又是什么兆头呢?”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