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有朋自教育来”

第28次“德国在外教师联合会”全体大会近日在施特拉松举行,着重探讨境外德国学校的现状和前景

default

语言教学是双行道

多年来,政界和教育界、文化界和整个社会都在谈论全球化问题。人们的观点完全一致,那就是,在一起成长的这个世界,“真正的教育”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这个背景下,有关德国境外学校的意义原本无需讨论。然而,直到最近,在理论和实践之间依然存在严重脱节现象。政治家们口口声声强调境外德国学校的意义,但在资金等具体措施上却鲜少行动。会议指出,这一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

增加境外德国学校资金

在施特拉松会议上,来自联邦和州一级政府的代表认为,政界对境外德国学校已较前更为关注。代表们指出,现在在行动上必须跟进。今明两年,德国境外教育机构和设施将总共获得4100万欧元追加拨款。代表们认为,这是一项能获得回报的投资。

文化能力决定一切

以小说“世界搜集人”名噪一时的特罗杨诺夫是当代最重要的德语作家之一。而他是在境外一所德国学校学会德语的。他在保加利亚出生,在意大利和德国长大,在肯尼亚就读一所德国学校。在印度生活一段时间后,在南非定居。对他来说,就读肯尼亚的那所德国学校成为他一段决定性的生命旅程:“我们惯常高估知识的意义,看轻文化能力一类因素。其实,当然也存在一种文化智力和能力,在今天这个世界,在这个的确失序而同时又共同生长的世界,这种智力和能力尤为重要,因为,文化能力其实是许多职业的主要必备条件。”

目前,大约有6万名当地国家学生和17000名德国孩子在境外德国学校接受教育。这是高水平上的“文化对话”。许多境外德国学校的毕业生如今在工商、经济、文化和政界就职。

“我学到了德国式的不折不扣”

施特拉松会议上,某些年轻的毕业生情绪激动地讲到了德国学校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哥斯达黎加的阿尔圭达斯曾上过当地一所德国学校。现在,他是齐根(德国北威州)大学传媒学专业学生。他告诉说:“最让人着迷的是不折不扣,例如,那种守时习惯,那种系统性思维的习惯。这是我在德国和德国人身上所找到的最令人着迷的特点。你会感到你也被别人接受了,因为,你知道,你是在与可靠的人打交道,自己也是以这种方式方法在思维,能够以这种方式方法达到所设定的目标。这一点我是在德国学校学到的,她是我最佩服德国文化和德国人的地方。”

教师们也得学习

在境外德国学校上学也意味着文化交流。双方都应从中受益。今天,这一原则已在大多数境外德国学校得到贯彻:上学意味着“付出和接受”。

今年30岁的魏斯是巴登符腾堡州的女教师。她计划先去外国。她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上德国学校,在西班牙、南非和法国上大学,现在,她希望将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传播给人家,同时再度学习,-在一家境外德国学校。她指出:“教语言不仅仅是教语法结构,而且也是使接受者更多地认识那个说这一语言的文化圈。文学、电影、历史等等都包括在内。对我而言同样重要的是,它不是一条单行道,并不只是我们输出德国文化。重要的是,也要将在外国得到的新鲜东西带到德国来。”

钱少,热情却高

施特拉松会议的参加者们热情高涨。不过,许多重要问题依然存在:学校教职员工的薪资水平偏低;升迁机会几乎没有。此外,在境外工作,意味着多年无法在德国生活。不过,对将要前往外国去教书的新一代教育工作者们来说,让别人认识德国文化,然后又将不同文化的经验带回德国,这一前景更具令人神往。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