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有希特勒签名的《我的奋斗》将在洛杉矶拍卖

在德国,《我的奋斗》一书遭禁,—直至2015年年底。从2016年起,该书的著作权保护期保护期届满。在美国洛杉矶,有希特勒签名的一本《我的奋斗》将于近期拍卖。

(德国之声中文网)菲利普·布勒(Philipp Bouhler)属于最早的一批纳粹成员。1922年,他作为第12名成员加入新成立的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NSDAP)。1923年11月9日,希特勒在慕尼黑发动政变未遂,他也是参与者。因此,希特勒将作为自己政治宣言的《我的奋斗》一书的首版文本签名相赠,便不奇怪了。布勒以后成为希特勒所谓的“T4行动”专员。旨在有系统地杀害病人和残疾人的该行动亦以“安乐死”行动著称。不过,布勒的名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遗忘。而现在,他重又引起令人不安的关注。

HitlersMein Kampf

希特勒的一本首版《我的奋斗》2005年6月就曾在伦敦拍卖行Bloomsbury 拍卖过。

拍卖行Nate D. Sanders计划在洛杉矶拍卖希特勒签名送给布勒的一本《我的奋斗》,竞拍起价3.5万美元。据美国有线新闻网所作的一项前期报道,届时,网上也可以竞拍。这一拍卖计划引起轰动。

社会学家、德国多特蒙德大学新闻学退休教授波特克尔(Horst Pöttker)称这种收藏品交易“令人不齿”。

说实在的,波特克尔认为,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应该可以公开出售,—而且包括德国。他指出,为使人们能够了解,何以会有那么多人在30年代,甚至在20年代,跟从国家社会主义,就应让人阅读该书,最好是出一种评论版。

几年前,他本人就参与了对《我的奋斗》中的段落作评注的工作。在一项取名为“报纸证人”项目的框架内,这一评注版将问世。

2016年起,《我的奋斗》理论上可自由买卖

在德国,《我的奋斗》一书禁止销售,—至2015年12月31日。从2016年起,作者离世已经满70年,相关所有权保护期也随之终止。随着二战结束,《我的奋斗》的所有权从埃尔(Eher)出版社转到巴伐利亚州政府。该政府迄今禁止以任何方式出版《我的奋斗》,即使是根据“报纸证人”项目的摘要出版也通过法院的临时禁令而被叫停。

Adolf Hitler Nürnberg 1933 Auto Anhänger

希特勒1933年在纽伦堡接受信徒欢呼场面

而一旦该书成为“公产”,则任何人原则上都可以加印并传播。在德国,从联邦议员、经在德犹太人中央理事会、直到德国历史学家联合会,这一可能的情景数年来已成为一个引起激烈争议的议题。各方均反对出版,其中的一个观点就是:这一“煽风点火之作”在德国的书店出售,或被极右分子在行人区散发,与“嘲弄大屠杀受害人”毫无二致。

2014年夏季,联邦各州司法部长的确做出决定,即使在所有权保护到期后,不加评论的《我的奋斗》也不准在德国传播。司法部长们决定,虽不应有一项特别法,但现有的关于煽动民众罪法足以禁止该书的后续印刷。根据司法部长们所作的相关决定,只有当学术评论版在内容上划出明确界限的情况下,该书的出版才有可能不受惩罚,而且,必须由法院个案处理。

评论版

最著名的个案是慕尼黑现代史研究所的历史—评注版项目,并有可能在2016年年初成为相关争议的焦点。从2009年起,该所就集中了24名学者参与撰写对相关内容的评注。学者们意欲将该书置于历史的前因后果之中,并向世人展示,希特勒的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的来源。最初,该研究所得到巴伐利亚州政府的资金支持,数额50万欧元。以后,州政府突然收回了拨款。当局解释说,在与以色列生活的大屠杀幸存者们对话后,对事情作出了新的评估:出于对受害人所受痛苦的尊重,即使是这一“耻辱文字”的学术评论版,巴伐利亚州政府也不能授权传播。

Mein Kampf Übersetzung auf serbisch Buchmesse in Sarajevo

萨拉热窝书展上,赫然出现《我的奋斗》塞尔维亚语译本

现代史研究所今年2月宣布,将由自己的出版社于2016年年初公开发行这一学术评论版。该版书将厚达1600页,内含约5000个评注。—《我的奋斗》普通版是780页。学术评论版的书名是《希特勒的“我的奋斗”—评论版》。出版人是学者们,—在版本学的意义上,希特勒不以作者身份出现。

德国遭禁,网上兜售

多特蒙德退休教授波特克尔指出,该书文字的核心构成希特勒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希特勒将“犹太种族”描述为“出于日尔曼人自我存活的愿望”必须予以灭绝的主要敌人。波特克尔教授强调,在该书首次出版的1925年,人们就可以从中了解到,纳粹计划“灭绝”“犹太种族”,1945年后,众多德国人关于自己对所有那些罪恶不知情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至战争结束,该书印刷了1300万册。

波特克尔教授认为,对该书设禁区是危险的,因为,它反而会有助于形成某种吸引力。在网上,希特勒这一暴力文字的摘选早已可以任意得到,没有任何评注,司法机构难以对之采取制约手段。在德国合法经营的互联网平台,例如ebay,提供《我的奋斗》古籍版;在很多国家,希特勒的这一暴力著作不受任何限制在书店销售,—或者,高价出售有希特勒签名的“猎获物”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