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有关安乐死的争议

生的权利并不包含生的义务,这是德国人道死亡协会(DGHS)的观点。这个主张安乐死的协会要求法律允许向那些不愿再活下去的人提供死亡援助。一个颇受争议的话题。

default

生死契阔……执子之手

而德国老百姓对此的看法却显然相当一致。据《明星》周刊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78%的德国人赞同主动安乐死。但医生兼神学家、天主教教皇学院院士曼弗里德•吕茨却对这个调查结果不以为然,他说:“人们现在在民意调查中赞成主动安乐死,和人们害怕一旦得了不治之症就要永远受折磨不无关系。”吕茨也承认,这确实是令人不寒而怵的假想,但他还是明确地反对主动安乐死。他表示:“禁忌杀人是非常重要的,这涉及到人的尊严。”吕茨认为,打开这个禁忌,也就是向有自杀愿望的患者提供主动的死亡援助,将会给整个社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他提醒道,德国的纳粹分子当年就滥用安乐死术,杀害他们认为不值得生存的弱者如残疾人,并冠之以“赐死”的美名。

以瑞士之路为榜样

欧洲各国对待安乐死的做法大相径庭。迄今为止,安乐死只在比利时和荷兰是合法的,在其它国家属于非法,而在法国和希腊,协助自杀甚至等同于谋杀。在德国实施主动安乐死也会受到法律追究,可被判长达5年的徒刑。瑞士实行的是第三条路:假如患者得的是致死的或者疼痛得难以忍受的病,医生可以给患者开相应的处方,但这个处方并不交给患者,而是交给一个陪伴患者死亡的安乐死协会。

德国人道死亡协会也推举这一做法。该协会的埃尔克•埃伦费尔德说:“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去瑞士。这一点让我感到很安心。”埃伦费尔德两年前患了癌症。对她来说,自主决定自己的生死是非常重要的。德国人道死亡协会自25年前成立以来,就提供所谓的患者意愿书服务。这是一份表格,患者可以在表格中申明他愿意接受什么样的治疗,愿意接受什么样的延长生命的措施。埃伦费尔德提出,每个人都应该填一份这样的意愿书,以自主决定是生是死。

汉堡司法部长引起的喧吵

就是德国联邦司法部长屈布里斯也在德国《时代》周报的一篇采访报告中表示应加强发挥患者意愿书的作用。这位女部长去年还不得不从联邦议会撤回有关患者意愿书的法律草案,因为批评者认为该草案过了头。现在,应由联邦议会倡议和起草相应的法律草案。屈布里斯对《时代》周报说:“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事先为他个人在失去意识、或失去理智、或失去表达能力的情况下,立下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意愿书。”但她一概拒绝实施主动安乐死。

不久前,汉堡的司法部长库什(基民盟)提出把主动安乐死合法化的建议引起一阵喧哗。联盟党议会党团的生物伦理专家拉赫尔澄清说:“这绝对是库什个人的意见,党内没人支持。”

出路:疼痛疗法?

埃伦费尔德强调,对德国人道死亡协会来说,协助自杀只是最后一条出路。她说:“德国医生极不愿意开吗啡和鸦片剂的处方,所以,今天还有许多、许多患者都是在极度疼痛的状况下离开人世的。”据她说,其它国家如荷兰的情况就好得多。她要求德国必须大力推广疼痛疗法和临终陪伴运动,并同时改善护理院的条件。假如这一切得以实现,通过允许协助自杀的法律便应当没有什么障碍。埃伦费尔德表示:“我赞成主动安乐死,但在此之前,还应当有许多其它的可能性。”

相反,吕茨却不能想像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主动安乐死是合适的。但他也认为,应当加强由职业人员进行的临终陪伴,推广疼痛疗法。他说:“人们都非常害怕临终前的寂寞和疼痛,但实际上,医务工作者现在对任何疼痛都有很好的止痛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