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曾被李鹏下令通辑的学者陈一谘病逝

美国西时间4月14日,“六四事件”后遭中国当局通缉,后流亡美国的原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陈一谘病逝。去年德国之声曾采访病重的他,他表示“‘六四’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伤痛。”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八九学运"前学生领袖王丹,透过Facebook对外发布消息:"我最敬爱的长辈之一、北大的老学长、原中国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赵紫阳的经济顾问,中国八十年代从农村改革到经济改革的操盘手陈一谘先生,因病医治无效,美西时间4月14日下午三点,在洛杉矶家中病逝。"

王丹对陈一谘的去世深表沉痛,他也表示陈一谘一生经历无数的风雨坎坷,始终乐观面对:"他有着铮铮铁骨的精神,是中国的脊梁。"

陈一谘于1940生于陕西,早年就读于北京大学物理系和中文系,1965年向毛泽东致信《对党和政府的若干意见》,信中批评中共的不民主而被打成"反革命分子";1969年到 1978年期间被下放到农村进行劳动改造,在此期间也对中国的经济、教育、农村社会问题等进行了大量实地调研。上世纪80年代,陈一谘出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等职;"六四事件"后流亡海外,流亡法国期间筹建"民主中国阵线",1990年于美国创建"当代中国研究中心。"

China 1987 13. Parteitages der KPCH

照片从左至右:吴伟、朱厚泽、于光远、陈一谘

"李鹏终将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013年5月24日,

《陈一谘回忆录》由香港新世纪出版社正式发行

,这也是身患癌症晚期的陈一谘倾尽最后精力之作,他在这本60余万字的回忆录中。回顾从上世纪40年代到 1989年"天安门事件"近五十年的经历,披露了一系列重大历史秘辛,包括作者和邓小平、 胡耀邦、赵紫阳、习仲勋、胡乔木、邓力群等人的谈话内容。其中涉及对"大跃进时代"的调查、1975年"驻马店垮坝事件"、1987年的"索罗斯事件"等。

该书的第八章中回顾了"八九民运"期间,学生和平理性的大游行, 遭到邓小平、李先念等中共元老强力主张的镇压,这些元老势力也战胜了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及另一些中共开明派胡启立、万里等人为扭转局面所作的努力。 1989年5月19日,时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的陈一谘在该所会议室召集了一个三十余人的会议,中午即发出了《关于时局的六点声明》。该声明首先肯定"学运"是爱国民主运动;由于中共和政府在决策上的失误和拖延导致事态恶化,该声明也呼吁当局勿采取军管镇压行动。

对于"六四事件",本书亦有详细描述:"1989年6月3日夜,最不愿听到的事情发生了,从夜里11时起,枪声不断响起,所里的年轻人满身血迹地不断从木樨地、六部口、天安门 跑回来,痛哭失声的描述军队杀人的情景……";6月4日凌晨3时,陈一谘起草了辞职和退党声明,指责以李鹏为代表的既得利益者发动了清算革命的军事政变,中共公开以人民为敌,屠杀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民众,已堕落为法西斯式的政党。6月5日,陈一谘被迫逃往海南,他也成为李鹏拟定的"六四"通缉名单上的首要人物,后陈一谘由法国辗转抵达美国。

病重的陈一谘于去年5月27日接受了德国之声的采访,他表示"六四"是中国人永远的伤痛,李鹏在其中扮演了罪恶的角色,镇压者终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他也痛惜

"六四"枪响之后,一代青年人理想的沦落

,以及此后的中国社会上正义声音的消失。他还警示新上位的习李执政层,如果不进行政改,中国将面临更多的危机。

Zum Buch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 / Juni 1989 FLASH-GALERIE

“六四镇压”后,长安门街现场资料图

"对陈一谘'六四事件'幕后黑手的指控是子虚乌有"

在上世纪80年代加入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与陈一谘共事、著有《中国80年代政治改革的台前幕后》一书的中国学者吴伟,向德国之声回顾,在上世纪80年代,陈一谘是为中国农村改革、经济改革做出 重要贡献的学者,中共改革派领导人赵紫阳主政时,1986年10月中共中央成立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陈一谘被抽调成为该小组日常工作的负责人:"他组织大家收集资料,研究问题,他做了大量的工作,后来形成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总体设想》和'中共十三大报告'中的政治改革部分,做了他的努力和贡献。在这段时间里,他在鲍彤(赵紫阳前政治秘书)领导下,带着我们这些人比较好的完成了赵紫阳和中央研讨小组制定的任务。后来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正式成立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回到体制改革研究所继续当所长。"

方励之

的遭遇一样,中共当局指陈一谘为"八九学运"幕后黑手,对此吴伟也表示:"当89年4月份那场学潮起来后,有人说他是动乱的'黑后',把他和鲍彤和我们研究室挂在一起,说我们指挥了这场动乱,这都是胡说八道,子虚乌有的指控。但是他在89年5月17号以后日子里,我对他做的许多事情表示赞赏,比如组织大家搞'三所一室'的声明,搞传单,后来他也做了希望学生早日撤离广场的工作。他并不是学生运动的控制者和'黑手','长胡子的策划者'(德国之声注,出自《李鹏日记》,称当时的很多支持学运的学者为"长胡子的精英")。"

吴伟认为,中共当局当年"黑名单"上的人,如

刘宾雁

、方励之等人都流亡海外,一些人直到去世也无法回到中国,但这些人爱之深、责之切,他们在海外也一直在牵挂和关注中国的社会进程和发展:"后来他(陈一谘)被通缉,没有办法才跑到国外,这些年他也吃了很多苦,但是他对国内的政治走向和经济走向还是十分关心的,他希望中国能走向宪政民主、走向市场经济的道路。我相信这么多年他对中国国内的关心还是痴心不改的。这几年先后听到像刘宾雁、方励之、这次是陈一谘,这些在八十年代改革大潮当中、在整个中国的思想解放运动中做出巨大贡献的人都在慢慢离开,很可惜,今天微信中有人说'老的改革者正在逐步离开,新的一代能不能接上去',现在大家觉得好象还没到这个程度。"

作者:吴雨

责编:谢菲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