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曾为美国效力的蹩脚“纳粹特工”

二战后,一些纳粹曾经为美国情报机构进行间谍工作,这并非秘密。但美国研究人员得出至少千名纳粹效力美情报部门的结论,却是新的发现。

(德国之声中文网)克劳斯·巴比(Klaus Barbie)曾是一名臭名昭著的纳粹。作为"里昂屠杀者",盖世太保巴比被历史铭记。然而从1942年的里昂屠杀到巴比为其罪行负责,中间隔了几十年。

尽管巴比是一名战犯,但是他在战后并没有立刻被问责。因为他有一个强大的盟友:美军反间队。直到巴比80年代在玻利维亚暴露、被遣送回法国审判定罪,这一切才曝光:巴比和其他多名纳粹高层曾在二战后为美国情报机构效力。

一个保守的估计

如今,美国历史学者全面分析了这段历史,核查了那些"纳粹特工"提供的情报质量。在对那些已经解除管制的美国情报进行评估后,研究者估计,至少1000名纳粹曾在战后为美国情报机构工作。

Klaus Barbie während des Zweiten Weltkrieges

臭名昭著的纳粹战犯克劳斯·巴比

"这是一个保守的估计",参与研究的历史学者、在佛罗里达大学从事二战大屠杀研究的教授哥达(Norman J.W. Goda)说。"这一估计是基于对历史文件旷日持久的分析。然而事实是,我们没有一个准确数字。"

因为并非所有历史文件都解除管制,还有一些可能已经丢失。另外,"1000人"这个数字反映的只是那些直接有关的纳粹,没有算入间接的--如果那些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美国联邦情报局效力的纳粹再把他们自己招雇从事间谍活动的前"党卫军强盗"算进来,如果把匈牙利、罗马尼亚、乌克兰等德国以外国家的纳粹也算进来,那么就绝不止目前这个数字。另一方面,虽然"纳粹特工"的准确数字不详,有一点却毫无疑问:他们向美国雇主提供情报的信息量很低。

没有重要信息

"据我们所知,他们从来没有(向美国)发来重要信息--例如要修建柏林墙等事件,"哥达对德国之声说,"这从来没有发生过。"他以战后为美国情报机构效力的奥地利纳粹情报军官赫特(Wilhelm Höttl)为例:"终于有一天,中央情报局发现,赫特发来的情报是基于他读过的报纸文章。"

哥达表示,那些受雇美国的德国人根本不是好间谍,因此也有很多人被苏联监听、甚至策反。不过真正让研究者震惊的是美国情报机构对于其雇佣者的过往了解很少。其实相关文件非但存在,甚至就在美国控制下。"换句话说:想要发现这些事情,其实很容易",哥达说。

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

因为缺乏审查,那些曾经亲手犯下纳粹罪行的人被招了进来。"50年代初期曾发生过这样一起事件",哥达介绍说,美军反间队雇佣了一个名为赫夫勒(Hermann Höffle)的人。他是奥地利纳粹、党卫军首领奥迪路·格洛博奇尼克(Odilo Globocnik)的左膀右臂,而格洛博奇尼克正是导致百万犹太人被屠杀的"莱茵哈德行动"的负责人。"他(赫夫勒)并非盖世太保中的无名小辈,"哥达明确地说,"赫夫勒是波兰屠杀行动的主要人员。"

美国情报机构将赫夫勒招至麾下,让他观察慕尼黑地区右翼组织的情况。然而美国并不了解赫夫勒的真实背景,哥达强调说。赫夫勒后来在西德被捕,而美国"居然和这个人有关联,这个事实令人难以置信"。

“不惜雇佣罪犯对抗想象中无比危险的新敌人”

Joseph McCarthy

50年代初期的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图为美国共和党人麦卡锡)

尽管如此,凭借着今天手中的信息,笼统地批评美国当年部分招雇了问题人员显得太过简单。"当时的美国存在着一种受到严重威胁的氛围",法兰克福从事犹太人大屠杀研究的

弗里茨·鲍尔研究所

的前所长布鲁姆利克(Micha Brumlik)说。相对于抑制苏联,道德问题退居二线。

"人们也不应该忘记,在50年代初的美国,歇斯底里地、偏执地恐惧、反对共产主义的‘麦卡锡主义’盛行。在这一背景下,人们甚至不惜雇佣罪犯,来对抗想象中无比危险的新敌人。"

通过这段历史,人们是否能以史鉴今?学者布鲁姆利克和哥达都持怀疑态度。他们表示,情报工作的天性就是与可疑的、有问题的人打交道。哥达说,"如果真有一个教训的话,那就是要了解特工情报的来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