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曼德拉逝世一周年后的南非

12月5日是曼德拉逝世的周年纪念日。南非上下将鸣起呜呜祖拉(特有的小号)、汽笛、钟声和大喇叭,追思这位南非前总统、自由战士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德国之声中文网)号声、钟声、喇叭声、汽笛声持续6分7秒,象征着曼德拉为南非奉献的67年--作为地下斗士、狱囚、政治家。很多南非人将曼德拉死后首个周年纪念日的这些声响看作是唤人警醒的信号。毕竟,民主国度南非在其首次自由选举20年后,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黑色时刻"

南非议会正在经历"黑色时刻"。反对派经济自由斗士党(EFF)挑起前所未有的骚乱。议会成员玛莎贝拉(Ngwanamakwetle Mashabela )将

南非总统祖玛

称为"小偷"、"罪犯"。在议会主席多次徒劳地要求遵守秩序后,一名非国大党成员叫来了警察。

全副武装的专案组全速冲进了议会,随后是混战。据称有人鼻子流血,有人被打伤。议会现场的电视转播只能看到一个静止的图像,只有音频仍在输送。

"你们居然让警察冲进议会--这是一个耻辱!",反对派众口一词。左翼的经济自由斗士党和自由民主联盟(DA)如今站到了一起,两党都提到了一次宪法危机。在民权人士奈杜(Lawson Naidoo)看来,此情此景在曼德拉当政下不会发生。

"这是我们在一个民主社会无法想象的图景。我们现在站在一个分水岭,不仅议会处于压力之下,其他民主和社会团体也是。"

南非的"领导危机"

奈杜是"民主发展理事会"(CASAC)的主席,这里聚集着大量对当下不满的人士,其中不乏非国大成员。在非国大党内,他们无力对祖玛发号施令,例如在所谓的"恩肯德拉门"丑闻中,国库出钱豪华装修总统府邸,尽管实际需要改善的只有安全问题。申诉专员玛多塞拉(Thuli Madonsela)在仔细调查后得出结论,祖玛须偿还国库一大笔钱。然而议会中非国大党迅速凭借其多数席位成立了一个特设委员会,宣告祖玛无罪。对于在议会中占30%席位的反对派,这是一场闹剧。

律师和民权人士奈杜说,南非目前处于领导危机中。

"南非迫切需要一个鲜明的领导层,不仅是在总统层面上。我们在各个领域都需要聪明的管理文化。这种文化应该为一个基于宪法和政府机构的价值原则的社会服务:一个负责的、透明的、开放的民主制度,而不是一个只关心党派利益和保护其成员不受法律制裁的政府。"

Apartheid Jahrestags in Südafrika April 2014

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20周年的庆祝活动

民众的声音

即便是那些有犯罪前科的政客也经常继续在政府中留任,这要他们站对了队。民众的不满也在上升,特别是在非国大党没有几乎信守其削减青年失业率社会承诺后。

与此同时,投资环境和经济数据恶化。南非大企业家鲁珀特(Johann Rupert)最近警告,南非正在缓慢滑向萧条。就连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11月访问南非时,也无法避开该国政治动荡这个话题。

他说,"在种族隔离制度结束20年后,这个国家的一些结构制度受到质疑。政府各方必须证明自己有理……我当然希望,这些讨论不会导致冲突,致使国家陷入混乱"。

在约翰内斯堡金山大学,同样是曼德拉的母校,就读政治和国际关系的大学生莫约( Zama Moyo)也认为,南非迫切需要警醒。不过年轻的莫约在近来的议会混乱事件中看到了希望。

"我认为,民主制度得到了一剂健康针。反对派更加注重议会辩论和政治问题。我不认为,我们的民主制度面临险情,而是处于非常健康的状态。"

曼德拉去世一年的今天

,不是每个南非人都同意莫约的这个说法,不过希望未来每个人都会同意。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