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曼德拉获释20年之后的南非

本周四(2月11日)是南非民族英雄纳尔逊·曼德拉获释20周年纪念日。1990年2月11日,当地时间16点14分,曼德拉走出帕尔的维克特佛斯特监狱大门,门外的数千围观者中除了许多黑人之外,也包括南非白人。在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的斗争中,曼德拉对南非历史产生极大的影响,在这一点上几乎无人能出其右。

default

曼德拉获释当晚在卡普敦市政府大楼阳台发表演讲

当曼德拉获释当晚站在卡普敦市政府大楼阳台上面对5万名围观者发表讲话时,这位日后的调解人展示了其不妥协的立场。那时,他尽管肯定了当时总统克拉克实现政治转变的政绩,但也同时呼吁,"在每条战线加强反击力度"。此外,曼德拉还补充说:"现在的懈怠既意味着铸成令后代无法原谅的大错。 "

20年后的今天,后种族隔离时代的第一代人摘取了解放斗争的硕果:如今,南非宪法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宪法之一,媒体和公民社会的自由度和多元化堪称非洲大陆仅有。上世纪90年代一度出现的南非人才外流,南非白人大量外移的现象已暂告结束。在开普敦、德班和约翰内斯堡,如今已形成了自信、收入丰厚的黑人中产阶层。

但当年的特权阶层对彩虹之国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的现状却持另外的观点:如今白人流浪汉在街头路灯下乞讨,南非的白人们抱怨说,教育和医疗卫生水平下降,对黑人的名额规定被视为"种族主义复辟",此外昔日享有特权的白人阶层还对屡禁不止的犯罪活动以及腐败问题叫苦不迭。

但德国商报驻南非通讯员沃尔夫冈·德雷克斯勒则持不同的观点,25年来,他始终对南非从一个非法制国家发展为年轻的民主国家的历程给与密切关注。他说:

"南非曾是一个处于紧急状态的国家,敢死队无恶不作,绝大多数居民没有任何权利。如果看一看这个国家的变化,那么人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南非已发展为一个更好的国家。尽管正如我们大家所知,南非依旧有许多地方令人头痛,但它已发展为一个民主国家,现在南非的数百万居民至少可以看到过上更美好生活的前景。"

鉴于周四的庆祝活动,德雷克斯勒则对人们的盲目乐观,对曼德拉角色的过分美化提出警告:

"面对当前的诸多变化,我们必须保持警惕:非国大党的霸道、腐败之风的蔓延、国家被视为官员们中饱私囊的饭碗、对邻国津巴布韦的支持、控制艾滋病毒蔓延的行动乏力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是在曼德拉时期发生的。遗憾的是许多问题已难以控制。南非正在偏离正确的发展之路,那便是走一党制、强大领袖领导的非洲之路。这在曼德拉的接班人姆贝基时期就已初露端倪,而现总统祖玛的做法就更加过分。"

莫亚是索韦托日报的执行编辑,该报成立于1981年,堪称黑人反种族隔离运动的喉舌,他表示,尽管南非在国际信贷评级中得分不错,各民族的融合进程也在缓慢中前行,但悲哀的事实是:

"与20年前相比,如今的南非并没有取得很多成绩。尽管在过去20年中,黑人中产阶层的人数略有增加,但在种族隔离制度时期贫富悬殊的绝大多数居民依旧没有改变当初的境遇。而曼德拉期望的民族融合进程依旧没有真正启动。"

作者:Ludger Schadomsky/祝红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