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曹顺利是谁?为何死去?

中国被关押的维权人士曹顺利因身患数种疾病不治而死。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予以反驳,谴责有关国家借人权干涉司法主权。而在其好友眼中,曹顺利原本可以活得很好。

(德国之声中文网)北京维权人士

曹顺利在狱中因患数病不治身亡

的消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在美国、加拿大、欧盟等高层领导人相继

就曹顺利身亡事件对中国政府提出质疑后。

德国人权事务专员斯特吕瑟尔(Christoph Straesser)也代表德国政府表态。斯特吕瑟尔在本周一(3月17日)公开的一份关于曹顺利逝世消息的声明中表示。"我对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的去世深感震惊。她是为了在中国实现独立公民社会而奋斗的勇敢斗士。德国政府及欧盟过去曾多次呼吁中国政府向在狱中患病的囚犯提供医疗保障,但遗憾的是都未成功。"

Chinesischer Bürgerrechtler Hu Jia freigelassen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

目前自己也处于软禁之中的中国维权人士胡佳是最早让国际社会了解到曹顺利遭遇的社会活动家。在他眼中,"曹大姐"首先是一个"低调、内向、务实"的人。虽然曹顺利在组织公民维权活动中的行动能力、组织能力非常强大,但在媒体和镜头面前,曹顺利却非常拘谨。胡佳曾经试图安排为狱中的曹顺利照相,但却遭到曹的拒绝。

丢下"金饭碗",走上维权路

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法律硕士曹顺利在法律方面有专业、严谨的素养。她曾经供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人事部,在调查、统计方面拥有专业技能。在控诉政府机关贪污腐败、滥用职权的过程中,善于以真凭实据说明问题,也因此丢掉了公职,并两度被劳教。

曹顺利最后一次被中国当局控制是2013年9月14日,在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已经到达北京首都机场的曹顺利被北京警方带走。曹为了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递交材料,在中国民间收集了数千份有关人权问题的调查问卷。在失踪近一个月后,外界才得知她于当天被送进朝阳区看守所羁押,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

同年10月21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

胡佳表示,曹顺利是一个"特别坚韧和不妥协的人"。如果她能够漠视在国家机关中存在的腐败,本来已经捧着"金饭碗"的曹顺利原本能够过上富足美满的生活。但曹顺利就是这样一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所以也成为了极少数的从中央国家机关被打进劳教所和监狱的人。

曹顺利在狱中去世后,国际社会作出强烈表态。中国政府称,尽管对曹顺利进行了全力抢救,但因她长期患病,最终因患紧急肺炎和肝炎导致器官功能衰竭。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此表示,曹顺利得到了认真的 治疗,她的个人权利依法得到保护。中方对曹顺利去世后来自西方的"错误指责"表示十分愤怒,称中国反对有关国家借人权干涉司法主权。

曹顺利去世时的样子

胡佳了解到,曹顺利死时和在奥斯维辛纳粹集中营死亡的犹太人一样。处于"极度衰弱,皮包骨头"的"恶液质"状态。身上有黑斑,并失去了女性的各种身体特征。皮肤黝黑,有鱼鳞状裂口。胡佳表示:"309医院医生看到她(曹顺利)有褥疮后大吃一惊。 "

China Symbolbild Arbeitslager Umerziehungslager Gefängnis

劳教所、监狱,曹顺利维权路上一站都没落

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中,有许多能够在短时间内号召一两百人参与集体事件的人。但像曹顺利这样,能够在很长的时间里持续不断组织维权人士参与抗议活动的人却并不多。2013年6月中旬,曹顺利和其搭档刘晓芳组织维权民众在中国外交部门前举行了长达数月的静坐请愿活动。其间,曹顺利对维权民众的诉求进行了详细记录,成为她日后向联合国人权机构递交材料的主体内容。

胡佳介绍说,正是因为曹顺利强大的组织能力和执行能力,才让她成为了中国当局监管的主要目标,曹顺利也是当前中国两会后,北京政府"维稳排行榜"上的重点对象。

"曹大姐再活30年没有问题"

曹顺利因病不治逝世的消息传出后,立即有多人联署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公开曹顺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带走直到到去世的详细经过,查明死因,并追究参与迫害并导致曹顺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责任人之刑事责任。胡佳了解到,网名为"邝老五"的推特用户是第一个参与声援曹顺利的民间联署者。他已经遭到中国国家安保人员的警告,不让他"在网上胡说八道"。另外,联署者之一胡石根也被"上岗",受警方监视。胡佳表示,曹顺利"最亲的人"--搭档刘晓芳目前也下落不明,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德国人权事务专员斯特吕瑟尔发出呼吁,称中国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必须

遵守人权准则

,允许公民社会参与监督国家机构的过程。另外他要求中国政府确保向被拘禁者提供治疗,而不是将其困境作为向他们和家人施压的手段。想起入狱前信心满满,准备前往联合国参与人权工作的曹顺利,胡佳表示,如果没有中国当局的压制和折磨,"曹大姐再往后活30年没有问题。"

作者:任琛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