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暴力不见尽头:洪都拉斯政变一年后

一年前的6月28日凌晨,洪都拉斯军人荷枪实弹,冲进总统塞拉亚的卧室来,直接把还穿着睡衣的塞拉亚送往了哥斯达黎加。这是拉丁美洲进入21世纪以来第一次成功的政变。

default

2009年7月24日,前总统塞拉亚的支持者们示威,军人严阵以待

有一点是所有人一致的看法:这个国家在政变一年之后仍然处于混乱状态。分析家伊勒斯卡斯·奥利瓦(Ylescas Oliva)归纳道:"经济萎靡,社会冲突仍然跟以前一样激烈火热。自从1980年独裁统治结束以来,没有任何一届政府能够给予洪都拉斯种种严重问题以答案。后果之一是,现在有150万洪都拉斯人作为经济难民流亡国外。一个苦涩的嘲讽是:最穷的人们从国外汇给家里的钱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25%。所有的问题至今也没有人去着手解决。"

Honduras ein Jahr nach dem Putsch

失踪者亲属委员会主席蓓尔塔·奥利瓦

洪都拉斯始终处于惊恐状态。政变政府坚持在今年11月计划举行的总统选举之前不让权。未来的选举显然不可能是一次真正的民主选举。新闻检查,持续多日的上街禁令,侵害人权,这些不会造成公平的选举环境。通过政变登上总统位置的企业家洛沃(Porfirio Lobo)在国际上只受到少量几个国家的承认。

同时,暴力持续不断:人权组织失踪者亲属委员会(COFADEH)公布,今年以来共发生了314起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酷刑,非法逮捕,搜查住家,谋杀。光是记者,已有8人丧命,没有一起被破案。失踪者亲属委员会主席蓓尔塔·奥利瓦(Bertha Oliva)自己也受到了谋杀威胁。她认为从新总统洛沃今年1月就任以来,没有发生任何大的变化,"唯一的区别是政治家和政变者们比以前更玩世不恭了。今天的日子比刚发生政变后更危险了,因为现在的侵害人权行为变得有系统,有选择了。以前在街上可以看到军人在街头殴打民众,到处是路障,禁止通行的障碍。现在,军人的行动被掩饰成对犯罪行为的斗争。他们要让我们把他们的镇压措施理解成对刑事犯罪行为的斗争。"

暴力罪行,腐败和青少年犯罪团伙是洪都拉斯社会的日常景象,政治谋杀几乎无法与刑事犯罪性质的谋杀区别开来。通过司法部门几乎不可能破案,大部分犯罪者逍遥法外。

Honduras ein Jahr nach dem Putsch

墙上的标语:政变者滚蛋

抵抗运动在一个工会大楼里开会。他们的主要要求一如既往的是召开一个立宪大会,由社会的大多数人参与政治,而不再由国内最富有的10个家族颐指气使。拉法埃尔·阿勒格里亚(Rafael Alegria)从一开始就是"抵抗运动"(resistencia)的领导人。他的运动未能如愿把被逐的总统送回原位。用足球语言说,现在与政变者的斗争是1:0,政变者领先吗?阿勒格里亚认为,"怎么说呢,但愿我们现在的局面是平局。但最终我们会胜利的。我们决定展开一场和平的社会斗争。我们做到了一点,让政变者跟现任总统洛沃限入内部争斗,而另一方面,洪都拉斯人民则是团结一心的。"

代表加勒比海岸地区黑人民众的米利雅姆·米兰达(Miriam Miranda)持乐观态度,"我们没有沮丧,因为事实被揭发了出来,这个国家的经济大权掌握在谁的手里。在全国产生了一个积极的、持续不断的反抗运动。思维方法改变了,包括在普通百姓那里。通过政变,我们今天可以明确地区分这个国家里需要依赖的群体和我们要与之斗争的群体。"

在政变一年后,人们要鼓起勇气来。但这却也不能排除一个印象:政变者至少暂时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他们排除了偏左的总统塞拉亚,从而把大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至少暂时如此。

Honduras ein Jahr nach dem Putsch

失踪者亲属委员会里贴出的人权侵害案的部分受害者

作者:Michael Castritius / 平心

责编:月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