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暖房"托儿所温暖艾滋儿童

艾滋病家庭常常被社会隔离。在柏林有一些热心人创办了一家托儿所专门接纳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孩子或者来自艾滋病家庭的孩子。

default

暖房托儿所

据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估测,目前在德国生活着大约70000名艾滋病毒携带者,而且每年以3000人的数量继续增加。感染艾滋病病毒最危险的群体依旧是男性同性恋。

林施黛特(Antje Linnstedt)是柏林克罗茨贝格区一家名叫"暖箱"的托儿所的负责人。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坐在一张低矮的小桌子旁画画。一个名字叫丽莎的小姑娘依偎在林施黛特身旁也在画画。这家托儿所总共接纳了41名儿童。其中一半的孩子自身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或者他们的父母感染了艾滋病毒。丽莎是不是也是其中的一个,这只有负责照料他们的托儿所工作人员才知道。林施黛特说,在日常生活中艾滋病不是会被经常提起的话题。"因为小孩子根本不懂得什么是艾滋病毒",林施黛特说,"感冒会流鼻涕鼻子会变红,这些孩子们可以明白,但是病毒是什么,他们是无法理解也无法感受的。"

spielende Kinder

小朋友们在一起玩耍

这家托儿所和其他托儿所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这里的孩子知道如果他们受伤出血了,要马上在伤口上贴上止血胶带。不过这项要求对孩子们来说不成问题,他们很喜欢创可贴,觉得很有趣,之后也不会问为什么有这样的规定。会感到不安的是那些家里没有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孩子家长。但是林施黛特和其他工作人员能够非常迅速地打消这些家长们的疑虑,而且工作人员们很高兴被照管的孩子中有一半的孩子来自健康的家庭。林施黛特说:"这正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十年前我们开办这家托儿所的时候我们就希望,不要只是来自艾滋病家庭的孩子或者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孩子被送到这里,而是希望他们能和普通家庭建立联系。"因为很多艾滋病家庭都被社会隔绝起来,他们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总是显得很谨慎。

Kitaleiterin Antje Linnstedt

林施黛特

暖箱协会和暖箱托儿所成立已经有10年的时间了。最初的一段时间,送到这家托儿所的孩子往往都是来自吸毒家庭。通过口口相传,这些家庭得知有这样一个托儿所存在。暖箱协会这几年和柏林维尔乔夫临床医院建立了密切的合作联系,受感染的家庭和孩子被介绍到这家医院就医。通常来说这些家庭都来自东欧和非洲。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估测,每年大约有10名感染艾滋病毒的孩子来到德国。这些孩子大多是在出生的时候感染上艾滋病毒的。在德国借助现代医药和剖腹产基本可以避免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母亲将病毒传染给新生儿。

很多感染了艾滋病毒的移民同时也被自己的同乡疏远。暖箱协会的教育问题专家克温特(Martin Quente)说,这不是移民的问题,而是一个启蒙教育的问题。他定期给托儿所的父母们和周边对艾滋病知识感兴趣的居民举办知识讲座。每一次他都会感到惊讶,居然有一些人对艾滋病完全缺少正确的认知。一些人头脑中的偏见相当顽固。"有些人真的相信,握手或者轻抚一下都会传染艾滋病。"

最近克温特又听到了一个相当极端的例子。一个家庭不幸被迫承认了家里有人感染了艾滋病毒的事实,"这件事马上就在邻里传开了。后来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学校的孩子们也知道了。和这家人住在同一栋居民楼的其他住户没人愿意再和这家人说话。不知道是谁居然把这家人的门用胶粘上了。最后无奈之下,这户人家只好搬离了这里。"

听到这样极端的例子,克温特和林施黛特就更清楚,开办暖箱托儿所以及迅速普及艾滋病常识究竟有多必要。他们两个人希望,未来什么时候所有的托儿所幼儿园都可以接纳感染了艾滋病毒或者来自艾滋病家庭的孩子。

作者:Svenja Pelzel 编译:洪沙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