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景观公园登山乐

德国阿尔卑斯登山协会在北威州的原工业重镇鲁尔区城市- 杜伊斯堡北部的景观公园,经营德国规模最大的人工攀岩公园:人们可以在利用废置钢铁厂改装的假山上攀爬登顶。德广记者克里斯多夫.李京现身说法,并发回了心得报告:

default

鲁尔区攀岩运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我踏入世界最大的登山组织 "阿尔卑斯登山协会"(Alpenverein)设于杜伊斯堡的分支机构 -登山协会俱乐部时,人员已全部到齐:7位业余登山爱好者将与我一同,到位于杜伊斯堡北部,将旧钢铁工厂改造成的游憩园区所设攀岩公园(Kletterpark)去体验登山之乐。我们走攀坡线,就是说,我们不是一路往上攀爬,而是像登山一样,地势有高有低,也有侧峰,紧系在身上的一条钢索保障着我们的安全。

他们的准备显然非常周全:托马斯和施特凡把腰带、弹簧钩和安全帽陈放在桌上,并解释道:"我们并不专业,但是我们经常攀登"。他们和朋友一同在此为攀登楚格峰做热身锻炼。我是第一次登山,对一切都不熟悉。大部分在场者都带了自己的装备,我则向阿尔卑斯登山协会租借全套装备。

为数众多的攀登线路

Kletterpark Duisburg

攀岩领队霍尔斯特.诺伊多夫

阿尔卑斯登山协会的霍尔斯特和索妮娅.诺伊多夫夫妇是我们的领队。虽然两人都是退休者,但看上去老当益壮。霍尔斯特告诉我,他已有三十多年登山的经验。这点是显而易见的。

霍尔斯特把登山装备交给我,并教导我们正确的穿戴方法,以及如何系安全扣,这是避免坠落的关键防护。

攀岩公园设在钢铁厂内所谓的 "矿仓",是一些当年存放煤炭或铁矿石的大约40米长、15米宽、12米高的巨型混凝土贮藏槽,人们可在这些垂直的混凝土墙上攀爬。霍尔斯特是攀岩公园的创建者之一,他说:"90年代初,我们刚接手废钢铁厂时,这个厂已弃置多年,到处杂草丛生,费了极大功夫清理整治" 。现在这里已建成超过450条9种难度不同的攀登线路,而且不断增加新线路。

高处不胜寒

Kletterpark Duisburg

没事儿,别往下看!

我们进入了一个矿仓,在练习攀爬的地方,一条钢索被固定在大约1.5米高的混凝土墙上。霍尔斯特给我们示范如何攀登:抓紧钢索,把弹簧钩紧扣在钢索上,双脚踩在微小的洞凹处,或踏在微凸的突出点上。看来简单,两条手臂才知个中真滋味。

接着就正式上阵:我们开始往上攀登,汉娜关心地问我的运动鞋能不能"胜任"?我虽然问答没问题,但心里可没把握。

Kletterpark Duisburg

脚趾好像麻木了!

进行了双重保险的我,看来应是万无一失了。话虽如此,可胃里还是有些翻搅。从地下看并不觉得有多高,但是到了半空中,忽然感到很恐怖。霍尔斯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安慰我说:"没事儿,别往下看!"。于是我就紧盯着墙壁,用汗湿了的双手继续往上攀爬。松开第一个弹簧钩,再扣紧,然后第二个、第三个……

本来打算边爬边拍照,但我不敢只用一只手抓钢索,松另一只手取相机。整个攀爬过程全靠手臂,更靠脚力。汉娜的担心没错,我的鞋完全不适用于攀登运动,鞋底的凹槽不够深,在比较平滑的地方必须小心别滑跤。高墙上能提供的着力点仅几厘米宽。渐渐地,我的脚趾好像麻木了。

结构改革的范例

Kletterpark Duisburg

鸟瞰攀岩公园

一段时间以后,我终于抵达12米高的墙顶。在约半米宽的顶端可来回跑动,但心里感觉毛毛的。从这儿鸟瞰远方,越过鲁尔区直达莱茵河,视觉效果令人震撼;真没想到,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地区,竟能绿化至此;烟囱、高炉高耸入云,远处的风车旋转不停。杜伊斯堡北部的景观公园可谓德国传统重工业中心 - 鲁尔区结构改革的范例。直到1985年,这里曾勤炼生铁,如今它是举行音乐会、体育运动会或展览会等文化活动的场地。旧的储气罐现在注满清水,人们甚至可在其中潜水。当天在旧高炉脚下举办的一项文化节活动,现场乐声传送到了我们这里。今天的鲁尔区是个生趣盎然的地方。

深渊上的平衡

可惜赏景的时间稍纵即逝,现在其他人也都上来了,我们得继续前进:下一站可是"高处不胜寒"啊!在两座12米的高墙之间联结着两条钢索,我们腰带上的弹簧钩必须扣在一条钢索上,另一条则作为我们平衡另外一边之用。

Kletterpark Duisburg

游移在"深渊"上的作者

我们一个接着一个走,以避免钢索的过度振荡。霍尔斯特领头先行,其后是汉娜,两人顺利到达彼边。然后轮到我,扣上弹簧钩,我缓慢地一步一步游移在深渊之上,钢索晃动得厉害,高空的风势好强劲,但我也顺利到达彼岸。

此时我已习惯了高空,往下看也不那么悬了。可我的鞋仍是一大问题,它常令我找不到附着点,必须靠着手臂的力量前进,尤其当两小时后重新回到地面,两条手臂已酸痛到不行。但攀爬运动的乐趣最终抵消了一切不适,或许哪天我会到高山上去试试身手呢!

作者:Christoph Ricking 编译:杨家华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