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昔日遭IS囚禁 今朝揭发恐怖分子

库尔德人马苏德·阿基勒(Masoud Aqil)曾在叙利亚成为伊斯兰国俘虏。逃到德国后,他意识到,恐怖分子也来到了欧洲。他开始追踪他们。

观看视频 02:03

揭發暗藏德國恐怖分子的英雄

(德国之声中文网)他的手指飞速掠过手提电脑键盘,储存器里存满了有关疑似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数据。他搜寻脸书个人档案截图。那是他所做的有关一名疑似伊斯兰支持者的个人档案。当时,此人刚逃至欧洲不久,还相当坦率地写下了自己的极端观点。而现在,他在叙利亚认识的这名男子的个人档案找不到了。24岁的阿基勒说道,"难以置信,起初,他们当中有多少人毫无忌讳"。那是2016年,这位年轻的库尔德人自己作为难民经由巴尔干路线进入德国,并看到,"伊斯兰国"、他那些可怕的虐待者的帮凶们也已经到了那里。

从2014到2015年,他曾被伊斯兰分子先后关押在叙利亚的6个监狱里。他和同事法哈德(Farhad Hamo)在去罗贾瓦(Rojava)采访的路上,在一个十字路口,遭伊斯兰分子劫持。

伊斯兰国得到了口风?

很多迹象显示,伊斯兰国一定得到了情报,知道会有两名库尔德电视记者驾车经过那里。因为,马苏德和法哈德并非无名之辈。在长达20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曾几乎每天都从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区为他们的电视台作报道:政治的、社会的、战事的进展。罗贾瓦的库尔德领导人致力于稳定当地,巩固自己作为伊斯兰国最重要对手的地位。或许,这也是因为他们是叙利亚内战中能从后方获得援手的唯一一个冲突方,这个援手就是在邻国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土耳其库尔德人率先用武器支援其在叙利亚的兄弟,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今天,罗贾瓦的"人民保卫军"(YPG)战士已是美国领导的西方反恐联盟的一部分。而他们有关伊斯兰国的知识极宝贵。

这就是年轻的电视记者马苏德·阿基勒和同事法哈德·哈默被关入伊斯兰国酷牢的背景原因。他们遭受了酷刑。马苏德诉说道,"他们一边审问,一边使用酷刑,打我的腿,打我的背脊,打我的脸,抓我的头发,高喊:你是一个不信教的库尔德人,所有库尔德人都要杀掉"。

他的命运暴露出了不少伊斯兰国领导人的思维方式。这些领导人中有一部分出自邻国伊拉克下了台的巴斯党精英。在他被押送到位于叙利亚沙达迪(Al-Schaddadi)的第二个监狱时,恐怖分子们填写了一份接收表格,好像他们的恐怖政权就是一个国家。

囚室里,伊斯兰国战士口无遮拦

恐怖分子们也犯错。马苏德写道,"他们派伊斯兰国战士到我这里来,以显示他们的强大","他们指给我看报上文章以及视频,那上面是西方传媒有关伊斯兰国日益增加的威胁的报道。他们为此自豪"。或许过于自豪了。马苏德说,显然,由于他们认为他反正是要被处决的,所以,那些伊斯兰国间谍们在他的囚室里信口开河,讲述他们的谋杀行为。他们泄露了很多细节,这名库尔德青年今天都能清晰记得。他指出,他情报来源的一部分就是他在囚室里的亲耳所闻,另一部分则来自其他伊斯兰国成员及平民,这些平民又认识很多伊斯兰国成员。他强调,"这些信息帮助我找出了一些可疑分子,潜在的恐怖主义者,这些人在2015年和2016年潜入了德国"。

马苏德在恐怖组织的酷刑监狱里度过了280天,直到他经由俘虏交换项目获释,逃到了德国。

向德国当局提供线索

他从叙利亚带来了精确的信息:连心理医生基济尔汉(Jan Kizilhan)这样的专家也认为他的报告非常可信。基济尔汉是巴登-符腾堡双元制大学(Duale Hochschule Baden-Württemberg)教授,并受斯图加特州政府委托负责经历过伊斯兰国恐怖统治的库尔德-雅兹德女性的心理咨询。

痛苦的经历显然使人的记忆更为精准:马苏德记下了很多恐怖主义支持者的名字。他和柏林记者科普夫(Peter Köpf)合写的一本书将于今年8月底出版。在书中,他解释了为什么愿意公开自己身份、与伊斯兰国作斗争的原因:"因为,我不愿意这些魔鬼把德国也变成一个荒蛮原始的国度。我决定,把自己的调查结果、所知的一切都告诉德国当局"。

的确,这些情报现在给德国警方的调查提供了帮助。不过,联邦刑事局不对具体案情置评。然而,有一点是明显的:来自难民的情报如今已受到更多重视。

马苏德现在还十分诧异。他说:"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好好问问我。"显然,德国当局以后才意识到,2015年经由巴尔干路线抵达德国的那数十万叙利亚难民所知道的东西何其重要。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