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时间无法治愈我们的伤痛”

极右翼恐怖组织“NSU(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受害人家属出书,陈述相关经历,对德国官方提出批评,并指责默克尔未能履行承诺。

(德国之声中文网)极右翼恐怖组织“NSU”被粉碎已经3年。3年来,对失去亲人感到愤懑而悲哀的受害者家属对德国有关当局处理犯罪行为的做法越来越不满。由联邦德国政府“NSU”受害人事务专员芭芭拉·约翰(Barbara John)主编的一本名为《时间无法抹平我们的伤口》书新近出版,受害人家属在书中讲述了他们的痛苦和感想。11月4日,作者和编者举行了该书出版介绍会。

Jahrestag des Aufliegens der rechtsextremen Terrorgruppe NSU 04.11.2014

芭芭拉·约翰(2014.11.4)

受害人家属之一的阿卜杜勒凯利姆·希姆塞克(Abdulkerim Simsek)在介绍会上指出,被害人的遗属们承受着重压,他们多么希望有一天能放下这一重压。他的父亲恩维尔(Enver Simsek)2000年在纽伦堡被“NSU”杀害。希姆塞克说,他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对自己的孩子解释清楚,他们的爷爷是怎么死的,以及为什么不得不死去,但根据迄今的情况来看,父亲的死因永远都不会水落石出。希姆塞克说,受害人家属日渐失去对德国当局的信任感,对情报机构在调查和侦缉犯罪领域扮演不清不楚的角色越来越失望。他指出,受害人家属们希望了解真相,否则,对他们来说,将永远不会有正常的生活可言。

对NSU连环谋杀背景调查不力

3名涉嫌NSU恐怖分子本哈德(Uwe Böhnhardt) 、蒙德洛斯(Uwe Mundlos) 和切培(Beate Zschäpe)被控在多年时间里秘密策划并实施谋杀,共杀害了9名土耳其及希腊裔移民及1名德国女警官。德国警方、宪法保卫机构以及打入纳粹组织的“线人”对该组织的阴谋的犯罪行为几乎毫无察觉,更无从破获。在对一家银行实施抢劫后,本哈德和蒙德洛斯被发现死亡。切培则焚烧了他们共同的藏身之所。作为3人恐怖团伙中的唯一生者,她被送上法庭。

就在《时间无法抹平我们的伤口》一书与公众见面的这一天,因切培报告患病,原定当日的庭审临时被取消。

本书前言由联邦总理默克尔撰写。这位基民盟籍政治家要求查清NSU得以长期做案的原因和背景,要求汲取

教训

,采取防范措施。默克尔此前也对受害人家属们做出过相关许诺。不过,芭芭拉·约翰在介绍会上指出,安全机构迄今未能吸取教训,而且,它们的立场使总理“失言”。希姆塞克也提到了默克尔曾做出的许诺。

Jahrestag des Aufliegens der rechtsextremen Terrorgruppe NSU 04.11.2014

希姆塞克和库巴斯克在新书发布会上(2014.11.4)

约翰回顾说,NSU之所以能长年做案杀人而不被觉察,暴露出包括警方和宪法保护机构在内的安全部门各级层犯有过失和

失职

。她指出,近千名与系列谋杀案的调查有关的警官中,尽管存在对某些人的初始过失罪嫌疑,但没有作任何立案调查。

自我解脱之举

在柏林举行的新书介绍会上,作者们对能够将自己的经历和感想传达给广大的公众而感到快慰。书中有13篇叙述,当事人讲述了自己以及其他家人如何经历亲人遭袭事件、如何打发震惊与失去亲人之痛相伴的日子。阿卜杜勒凯利姆·希姆塞克希望,通过这本书,很多人可以更好地理解他们,分享他们的感受。在书中,很多受害人遗属直言不讳地谈到了调查人员曾如何侮辱性地对待他们,因为警方相信,被害人与刑事犯罪团伙有染,对发生谋杀案事件负有部分责任。而这一点动摇了他们对德国官方的信任感。尽管如此,依然可以感受到很多作者身上对新家乡德国的强烈感情。

受害人家属对在慕尼黑进行的NSU审判案相当不满。作者之一的库巴斯克(Gamze Kubasik)女士就指出,做为受害人家属,大家都希望警方能调查个水落石出,但事与愿违,迄今,这一愿望完全落空。她尤其厌恶被告切培。她说,如果要说明,何为“非人”,那么,切培就是一个例子。希姆塞克也表示了自己的不满。他指出,尽看到作为被告的切培在庭上作秀,让人好不舒服,“她让人无法容忍!”穆斯塔法·图尔古特(Mustafa Turgut)将司法机构比作慵懒的磨盘,并对审判程序这么长表示不解。他的兄弟穆罕默德(Mehmet)2004年在罗斯托克的一家快餐店内遭谋杀。穆斯塔法·图尔古特是NSU案的从属诉讼人之一,有权在审判案期间在德国居住。他说,他对这些种族主义犯罪行为发生的这个国度的看法没有受到根本的影响。他称,等到一切都过去了,他愿意留在这里,“实现兄弟的梦想”。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