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时局艰困 本届G7峰会参与国多呈苦相

本周四起,工业7国在日本举行2016年度峰会。与往年相比,与会各国首脑或政府负责人底气明显更为不足:他们或者政绩不彰,在国内受到压力;或者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卸任在即,已成强弩之末。加拿大新总理构成唯一例外,或许会给峰会带来一股清风。

Shinzo Abe Geste Japan Tokio

东道主安倍首相寄厚望于峰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创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的"G7(七国峰会)"的决议虽不具法律效应,对各国没有约束力,但因与会国均属工业发达国家,峰会的召开及会议的决定仍有"全球效应",每年一次的"G7"(2002年起内因俄罗斯参加,成为"G8",但两年前该国被暂时取消与会资格,遂又称"G7")峰会均被视为国际大事。

另外,"G7"或"G8"机制也一直遭诟病,原因之一是,该机制竟不包括中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巴西(全球第七大经济体)。

Symbolbild Gruppe der 7 auch G7

酸甜苦辣,各国自知

今年,"G7"峰会在日本三重县度假胜地伊势志摩(Ise-Shima)举行,为期两天。

除当然的议题-全球经济发展外,国际反恐、地区局势、全球反恐、网络安全、金融秩序也都在会议讨论之列。作为东道主的日本政府对会议自然寄予厚望,首相安倍晋三期盼峰会能向世界显示出"G7"的和谐、团结和领导能力。不过,鉴于各国目前各自所处的困难境地或特殊情况,日方的愿望恐难成现实-

日本:东道主安倍晋三处境艰难。尽管采取了包括负利率在内的极度宽松资金政策,国内经济依旧萎靡不振。今年7月将举行国会选举。安倍曾寄希望于制定和实施全球景气计划,但其它G7伙伴不愿同行。恰恰是德国对强调扩张式预算和金融政策的"安倍经济学"持狐疑态度。

US Präsident Barack Obama

日本峰会是奥巴马出席的最后一次G7峰会

美国:对奥巴马总统而言,这是最后一次"G7",也是北约和G20峰会前的最后峰会之一。今年以来,不论走到哪里,奥巴马都同时是在作"道别"之行。总统任内,他迄今在外交上的成就可谓"平平",在国内,因经济形势好转而可算有所作为。本届峰会上,他得回答其他与会者们忧心忡忡的问题:若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怎么办?

德国:联邦政府总理默克尔几乎从未在内政上受到如此重大打击的情况下参加过哪一届"G7"峰会。随着难民危机的出现,她的受民众欢迎程度明显下降,她所领导的基民盟的民调支持率大幅跌落。这位现年61岁的国际政界第一女强人是否还能在峰会上发挥"稳定锚"的作用,对此,人们不免揣揣。

法国:距下届总统选举前一年,法国仍深处灾难性恐袭事件的阴影之下,总统奥朗德国内受到严重压力。他所在的社会党内部围绕就业市场改革计划发生激烈争议,面临分裂威胁;工会、大、中学生因就业市场改革计划频频上街示威游行。失业率居高不下,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阵线势力日盛。

G7 Gipfel Merkel Abschluss PK

2015年G7峰会东道主—德国总理默克尔

英国:关于是否退出欧盟的全民公投日益临近,除了应对"英国退出欧盟(Brexit)"问题,首相卡梅伦几乎已无心他顾。女王新近宣布的有关明年日程的政府声明也语焉不详。他指望峰会能为英国留在欧盟内提供某种推动。而一旦英国选民们投票选择了"退盟",则他作为政府首脑的日子便屈指可数了。

意大利:从内政上说,伦齐总理可算是能以更强的姿态前往日本的,因为,本月中旬,意大利议会批准了由他提出、但引发最激烈争议的同性伙伴关系法议案。 不过,意大利的债务问题、非洲难民潮问题都让他无暇他顾。下月举行的地方长官选举将是一次重要测试。

加拿大:或许特鲁多总理构成唯一列外。这位新任政府首脑是峰会新人。此次既是他的首次G7峰会,亦是他就任首相以来的首次走访海外。44岁的特鲁多不仅在国内深受喜爱。这位颇负魅力的男士也力图显示出一位实干家的风采。在民粹主义者到处得势的这个时代,在很多人眼里,他是一位难能可贵的正直的光彩人物。

俄罗斯问题

Wladimir Putin

目前局势下,G7碍难重返G8机制

主要出于地缘政治考虑,"G7"从2002年起增添俄罗斯,成为"G8"。但因抗议俄罗斯违反国际法、吞并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半岛,原来的"G7"成员联手,"暂时"冻结俄罗斯的与会资格,2014年起,"G8"又回称"G7"。两年来,对此一做法的不满和批评在国际间从未停息,西方各国中也并非没有争议。著名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德国人伊申格尔(Wolfgang Ischinger)日前更对德新社表示,两年前作出开除俄罗斯的决定是一种"错误"。他指出,"G7"集团无力单独解决重大国际危机,"无论是乌克兰危机还是叙利亚冲突,没有俄罗斯的参与,都无法解决"。他强调,在目前情况下,无法想象俄总统普京能重返峰会,因为,如此一来,西方等于是承认在乌克兰危机上遭受大败绩。但伊申格尔同时强调,从长远观点出发,应始终为俄罗斯的重返敞开大门。

日本G7峰会举行之时,普京总统将到访北约及欧盟成员国-希腊。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