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领域的公平标签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4.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时尚领域的公平标签

柏林时装周开始了。与此同时,在柬埔寨,新年伊始发生骚乱。纺织工人被警察打伤,其中有5人被打死,其原因是他们暴力抗议,要求改善工作条件。在此背景下,生态时尚这个话题显得格外的辛酸。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波恩郊外的一家服装店里,放眼望去都是本季度的流行色:琥珀色、红木色和黑色。此外还有抢眼的珊瑚红色围脖。一名女顾客正在挑选冬装毛衣,老板递给她一件蓬松的羊毛衫,一件真正由羊驼毛制成的毛衫。同时,这也是真正的公平贸易

女顾客说,那些有关服装行业内部剥削的报导是如此的清楚明了,所以作为消费者,人们必须考虑成品制衣的来源问题。"我从儿媳那里听说了这家店,我很庆幸有专门关注这个话题的商店存在。"

柬埔寨的惨剧

警察佩戴着真枪实弹和警棍朝着抗议和骚乱中的纺织工人走去:清场抗议营地,颁布罢工禁令。柬埔寨工会称,超过50万工人因为参与罢工或者因为可能的罢工风险被停职。而罢工的原因是纺织工每月仅60美元的工资。

Protest Textilarbeiter in Kambodscha

柬埔寨的网址工人示威活动

柬埔寨阿登纳协会的项目协调员施雷(Dennis Schrey)坐在该协会驻金边办事处对德国之声说,在东南亚很难想象,如何用60美元养家糊口。"很多纺织女工在其他亚洲国家工作,她们在那里赚得多,还能寄钱回家。不过那里的工作规则和条件也不符合国际标准,她们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12至14小时。"

迅速发展的纺织业

施雷同时表示,这些主要由西方公司经营的纺织工厂给城市们带来的当然不仅仅是苦难,同时也有就业。对于亚洲新兴国家,在过去十年中纺织业成为了最重要的经济产业。波恩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布劳恩(Joachim von Braun)也同意这个看法。

"例如在孟加拉国,纺织行业的出口量在过去一年达到大约200亿美元,这意味着近30%的增长速度。这在整个出口额中所占比例很大,纺织出口确实是孟加拉国和柬埔寨等国最大的出口行业",布劳恩说。

随着发达国家对于廉价服装需求的爆发式增长,单一的生产结构同时产生,另外随之而来的还有剥削性的生产文化,这一点在印度也不例外。

剥削性的生产文化

巴塔查尔吉(Anannya Bhattacharjee)和她所在的位于德里北部的工会三年来一直与这种生产文化进行斗争。

她说,"很多法律遭侵犯。工人们拿不到最低工资,拿不到加班费。有些时候钱被非法地直接从工资中扣除,管理层声称,被扣的钱用于养老金、医保或者社会福利,然而钱永远到不了工人手里……"。

巴塔查尔吉提到,女工的处境特别值得关注。"女职工们没有产假,没有托儿所帮助照顾孩子,也没有一个日托项目;没有依据法律要求设立针对性骚扰问题的委员会;工人表示不想加班时会受到被解雇的威胁。"

Bangladesch Näherinnen bei der Arbeit

很多欧洲廉价服装在柬埔寨和孟加拉国生产

巴塔查尔吉和她所在的工会致力于捍卫工人的权利。目前该工会拥有上万名成员,不过新加入的成员很少。她对西方服装生产商不满,这些生产商们向工厂管理层问询工作条件,而不是向工会。特别是存在系统性的瞒报和掩盖,透明度仍然严重缺乏。

"有一次,洗锅炉在午夜爆炸,两名工人的烫伤度达到90%。管理层一直试图掩盖此事。后来工人死亡,而公司管理层拒绝支付死者家属赔偿金。我们为此组织了一次大型抗议,最后他们不得不支付赔偿",巴塔查尔吉告诉记者。

公平贸易产品如何保证?

巴塔查尔吉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苦涩。更好地对生产条件进行控制,这只是她对德国企业期待中的一步。她解释道,印度工人目前只能拿到最低工资的25%。给东南亚分销商的报价应该提高,而由此而产生的产品涨价对于工业化国家的客户来说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为认证组织"干净衣物运动"(Clean Clothes Campaign)工作的柯尔斯滕(Kirsten Clodius)说,"对我们来说,这并不意味着价格的大幅增长,我们会尽量公平地进行操作"。她表示,最终要多付的金额很少。只需要为一件T恤衫多付10或者15欧分,为一条牛仔裤多付25欧分,这些钱就可以用来保证工人们得到公平的工资。"这一金额那么少,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也都会愿意支付它。"

柯尔斯滕说,她并不责怪德国的顾客们。整个生产链仍然很不透明,以至于这些钱并不是总能到达目的地,而担忧腐败又让很多顾客望而却步。想要保险的话,还是选择带有认证标签,或者那些对生产步骤进行逐项核实的小型冷门品牌。

作者:Johanna Schmeller 编译:万方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