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之五花八门

《时代周报》70岁了!那些年他们看过的报纸

德国《时代周报》周日迎来70岁生日,从创刊之初到现在历经的风风雨雨,与和它同时代一起创立的其他德国报刊一道见证了德国二战后的报业发展。媒体数字化的今天,那些年陪伴人们走过的报纸将何去何从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1946年2月21日,第一份《时代周报》(Die Zeit)在汉堡付印,当时首版报纸的徽标上站着两只小狮子,守护的是汉堡市徽,可惜只使用了4个月就被汉堡市政府下令停用,理由是《时代》对汉堡市徽作了修改 - 将原本紧闭的城门打开了。《时代》对此解释"大开城门意味着破除介怀",继而揶揄"却没想到,不能释怀的却是政府"。于是转投不来梅市徽-皇冠和锁匙 ,并沿用至今。有人打趣"汉堡政府关上了城门,再用不来梅的钥匙来开"。报纸发行初期,首页永远印着论述详实严谨的长篇社论,一度被嘲讽像块"墓碑"。而今文章风格已愈趋浓缩精炼,销量则由最初的2.5万增长到如今的逾50万份。

300多份日报组成的"舆论场"

德国拥有欧洲第一大,世界第五大报刊市场(排名第一至第四分别为中国、印度、日本和美国)。根据德国报纸出版商联邦协会(Bundesverband Deutscher Zeitungsverleger )2015年数据统计(以下数据均截至2015年),德国共有351份日报,总销售量为1682万。其中全国性日报7种,与小型地方报,大型地区报共同形成了德国政治舆论谱系 - 从偏右保守派到中间派到偏左自由主义。德国跨地区报多为二战后不久创立,可算是《时代周报》的同龄人。

《世界报》(Die Welt)是德国全国发行的日报。1946年6月由英国占领军当局在汉堡创办,总编辑部1993年迁至柏林。该报政治立场为中产阶级保守派,主要拥有中老年读者群。国内有11家分社,在世界主要国家有驻地记者。销量在18.7万左右,被视为德国代表性报纸。

《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为德国全国性发行对开日报。1949年11月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创刊。由《汇报》和《法兰克福报》 合并组成,销量约为28万。为保证报纸在政治上独立于任何政党或组织,独立FAZIT基金会为报纸主要持有人,不设总编辑,由五名出版人共同决定编辑方针。该报版面严肃,头版不登照片,不用彩色。政治上取向为自由-保守主义,读者主要为中产阶级知识分子。《法兰克福汇报》明确区分新闻和评论,以激发民众思考为己任,针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起讨论,提供平台,刊登各阶层读者来信,在社会政治讨论和舆论形成中扮演重要角色,该报文艺版自1987年5月3日起,还连载过老舍的《骆驼祥子》。

《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是德国全国性发行日报,周发行六天,销量约37万份。1945年10月在慕尼黑创刊付印,成为二战后首份获得发行许可的报纸。其政治取向为自由主义,被戏称为其所在州 - 常年来由保守党派基社盟执政的巴伐利亚州 - 的"唯一反对党",并因报道面广,对不良社会现象和热点问题不吝抨击而广受赞赏。1995年《南德意志报》在其成立50年之际作为德国首批五家报纸(其余四家为《什未林人民日报》、《柏林日报》、《时代》周报和《莱茵邮政报》)之一率先推出网上电子版。其开通的读者评论栏于2007年11月起实行受限时段内评论(每日早8点至晚7点),并于2014年9月彻底关闭而通过"读者反馈"形式取代。理由均为"为提高讨论和思辩水准"。作为德国最大订阅量的高品质日报,《南德意志报》针砭时弊的同时,在被媒体批评家评估和批评时也未获手下留情。2010年3月一项由奥托·布伦纳基金(Otto Brenner Stiftung)发起的主题为"危机中的经济新闻学 - 主流媒体如何应对探讨金融市场政策"的调研对该报自1999年至2009年的报道方式进行整理分析,并指出,该报对于全球金融市场危机的观察、报道和评论是"糟糕的"- 仅是囿于自由市场经济的定式理论。而当该理论不足以解释当下危机时,《南德意志报》却"缚住了自己手脚,未能对该理论的缺陷进行深入思考,止步不前,不敢向新的理解迈进。"而这样的批评恰恰也体现了德国媒体中舆论的批判性和多样性。

《图片报》(Das Bild)1952年在德国汉堡市创刊,全国发行,另有海外版可通过卫星传输印刷发行。是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报如其名《图片报》相比于其他德国"严肃报纸",图片和色彩的比例大幅增加,再配以彩色花边线条及耸人听闻的主题 - 丑闻,性,犯罪,战争 - 即使其中许多报道缺乏真实背景,但其吸引眼球的能力足以使读者争相购买。销量187万 - 这个惊人数字却只是十年前的1/2, 30年前的1/3。根据施普林格出版社(Springer Verlag)进行的读者群调查,《图片报》主要受众为工人和低收入者,其浅显的语言,醒目夸张的大字标题满足了读者快速简易获取信息的愿望。然而夸大的报道方式,缺乏可信度以及对"花边新闻"的过度关注也为《图片报》带来了诸多批评。

《明镜》周刊(Der Spiegel)1946年创办于汉诺威,全国发行,销量为80.7万。这本周刊杂志的宗旨是:严肃地政治批评和评论。其杂志及创刊主编因揭露政治丑闻并争取出版自由而在德国报刊史上留名。《明镜》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间发表多篇讽刺评论,批评时任德国总理康纳德·阿登纳(Konrad Adenauer)的政策,并致力于报导、揭露政府腐败,引起战后西德政坛多次"地震",总编本人因此数次受法庭传唤。史上著名的"明镜风波事件"使数位主编,出版人及文章作者入狱,而这场媒体与政府的角力最终以国防部长施特劳斯(Franz Josef Strauß)下台,阿登纳政府重组,《明镜》工作人员无罪释放而宣告为新闻出版界的胜利。如今,《明镜》周刊因其对社会舆论形成所具有的重要影响力已被视为德国的"领军媒体"。

数字时代的冲击

随着网络发展,电子媒体增多,资讯数字化,新闻"免费化",报刊业受到冲击在所难免,大部分报刊2008年后销量呈直线下降趋势,2012年底《法兰克福评论报》(Frankfurter Rundschau)宣告破产,《德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Deutschland)彻底收摊,部分地方性报纸或停刊或改版裁员。德国报业经历了2012惨淡的一年,之后的发展同样令人忧心 -报纸真要淡出人们的生活了吗?是因为人们不再愿意读报了吗?

数据显示至少原因并非如此:根据德国报纸出版商联邦协会调查表明,14岁以上德国人中约3/5有每日读报的习惯,44%左右每天在网上浏览新闻。14%利用移动设备阅读资讯。并且在众媒体中报刊仍居人们心中可信度榜首。与此同时也有德国媒体学家认为纸版和电子版报纸可以并存,报纸如今拥有更为赏心悦目的编排印刷,若今后能更专注读者群导向或仍有可为。为电子版建立付费机制则是必要措施,二者形成互补媒介。

然而到目前为止大部分纸质报刊销量仍在下降,未来走向还不明朗 - 2013年德国媒体巨擘施普林格(Springer)在平面媒体业务萎缩的情况下出售旗下报纸杂志以便更专注于数字媒体业务 - 数据表明平面媒体占集团总收入比重5年内下降了约1/3,而非新闻类网站收入占总体数字化业务总收入2/3,业内人士感慨媒体经营与新闻渐行渐远。媒体经营从获利着眼无可厚非,然而这样的市场导向对纸媒而言又是一重挑战。

Helmut Schmidt neuer Mitherausgeber der Zeit

已故的前总理施密特自1983年起为德国《时代周报》的出版人之一

不过,与绝大部分德国报纸发展趋势相反,《时代周报》逆时代之洪流而上,在过去数年中销量不减反增!相较于1998年增长了12.9%,其中70%为订阅用户。《时代》成为了数字时代的奇迹,也给予了读者希望 - 或许时代终要变迁,但总有东西能在物是人非中留存。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片断是当年 - 2007 年5月到2009年1月间,《时代》主编乔凡尼·迪·洛伦佐(Giovanni Di Lorenzo)每周都会和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进行一次简短的访谈,并形成文字,取名为"与赫尔穆特·施密特的烟谈时光(auf eine Zigarette mit Helmut Schmidt)"在副刊发表。如今赫尔穆特已经西去,那些个烟雾缭绕的午后也已消散,而对它的读者而言,只希望《时代周报》这个70岁生日还远远不是终点。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