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时事评论:性别平等与外交技巧

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审议中国政府进行定期报告。时事评论人长平有感而发。

Das Eingangstor der Vereinten Nationen UNO in Genf

日内瓦联合国总部

(德国之声中文网)10月23日,日内瓦联合国总部,《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审议中国政府定期报告。超过两百个座位的会场座无虚席,坐满了来自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及海外的NGO及一些国际机构的代表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以及几位西藏人权活动人士也来参会。中国政府则派出了以全国妇联副主席、党组书记宋秀岩带队,来自外交部、全国人大、公安部、最高法院、民政部、统战部、国家统计局等部门以及香港、澳门的45人组成的庞大代表团。无论从哪个方面说,它都达到了同类会议的最大规模。

这既是了解中国执行国际公约、实施性别平等情况的机会,也是近距离观察中国外交表演的场合。或者说,这两方面合二为一,从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推进性别平等的诚意和偏废。对于一个声称将男女平等作为基本国策,同时又处于父权制政治权力结构中的大国来说,这里面包含着很多政治和社会问题的答案。

政府成绩与人权活动妇女受打压

曾经作为惟一女性(至今也不多见)担任中国省长职务的宋秀岩,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但并非个体女性的励志故事,而是作为国家执行国际公约的证明:接受了妇女发展纲要的评估督导工作,使得青海省的孕产妇死亡率和婴幼儿死亡率大幅降低。

宋秀岩报告了自上一次(2006年)审议以来中国政府执行公约的成绩,包括修订制定了十多部涉及妇女权利的法律法规、建立妇女权利和性别平等机制、采取特别措施附近妇女发展、关注特殊群体的权益保护及完善性别统计的国家制度等方面。她说,人大代表中、公务员录取及村民选举中的女性比例都在提高。女童小学2012年净入学率达98%。妇女医疗保障水平提高,一些妇女得到免费体检和治疗。

一些成绩报告的虚假不证自明。例如,并没有审议委员提到藏族妇女自焚、维吾尔妇女参与暴动等让中国政府特别头疼的问题,但是宋秀岩所讲的重视少数民族妇女的权益保护显然不会得到认同。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长平

同样也没有委员提到曹顺利,在拘押中死亡的女性人权活动家。一位民间妇女权益NGO的负责人对我说,女性人权活动及言论自由,是中国女权的前提性问题。一位审议委员提到了从前一天与NGO举行午餐会上听到的消息:原计划参加本次会议的艾滋病受影响妇女的代表王秋云,出发前被政府从快递公司截走了护照。中国外交部官员回答说:有些人不能出境因有刑案在身,有些人临时改变了计划,有些人可能是没买到机票,不知道她是属于哪种情况。

外交技巧的提高与实质诚意

中国政府代表团作了充分的准备,事先还和专业人士一起进行了仿真排演,在回答问题的态度和技巧上,较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不再指责代表提问别有用心,也不再长篇大论不知所云,这一次态度友好,语言平实,大多能就事论事,交流显得得相当顺畅。但是,这种外交技巧的提高,是否表示执行公约有了更多的诚意,观察人士表示怀疑,甚至对其实质效果更加担心。

当被问到黑监狱关押伤害妇女的事情,外交部官员回答说,中国并不存在法律框架之外运作的黑监狱,如果有私人设立黑监狱将会受到严厉打击。委员继续追问,私人设立监狱关押上访人员的动机何在?她想了解这类黑监狱的政府背景,但是得到的回答是:"不管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我们都会坚决查处!"

这类"聪明"的回答比比皆是。有一位委员坚持不懈地追问政法委的作用,最后得到的回答是:"中国法院内部从来不存在政法委,只有审判委员会。"的确,政法委不在法院内部,但是在它的上面,代表党协调公、检、法及其他各方,对案件抓捕、起诉、庭审进行统一部署。

回避、谎言与错误

中国官员还有一种做法是照读大而化之的法律规定。中国法律相当齐全,大多问题都能找出对应的法条。但是,这种回答并不具有针对性。有些问题法律并没有涉及,甚至与公约要求相反,官员们就回避问题甚至进行撒谎。例如,被问到农村女童的教育状况,官员回答说农村里最好的建筑就是学校。这不仅答非所问(教育质量),而且并非事实(很多人还记得2008年四川地震中大量校舍垮塌)。又例如,官员声称中国政府支持性少数人群权利,甚至帮助同性组织注册。事实恰恰相反,政府公开以道德理由拒绝此类组织注册。

还有一些问题,官员们缺乏性别平等培训,把错误的做法当作好事炫耀。比如,他们说中国政府对残障妇女格外照顾,送教上门,这与尽量让残障人士融入社会而不是隔离对待的主流观念背道而驰。在回答农村妇女土地权益被兄弟剥夺的问题时,官员们回答说这是家庭问题(不是社会问题),这也违背了公约倡导的性别主流化观念。

承诺不打击报复与会NGO代表

在那场午餐会上,NGO为委员们提供了诸多问题,例如高考招生就业歧视、针对性工作者的收容教育、农村妇女土地问题、计划生育问题及性少数人群歧视问题,几乎都在审议会上向中国代表提出。但是,也看得出来,有政府背景的NGO尽量避免尖锐的问题,甚至用不会为难政府的问题挤占了民间NGO的时间。尤其令人感慨的是,香港NGO代表要求与内地代表分开见面,以确保他们的安全空间,得到了委员们的同意。

中国官员承认民间NGO的作用,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教育部与民间NGO合作,改善了高校招生中存在性别歧视。该组织是北京的妇女传媒监测网络,它从2012年开始呼吁改变高校招生性别歧视,最新发布的信息应证了官员的说法,但表示高校招生中的性别歧尚未完全改变。该组织呼吁废除针对性工作者的收容教育制度,中国官员也回答说正在考虑。

中国官员当场承诺:中国NGO不会因为参加这次会议遭到打击报复。同时表示中国是法治社会,希望这些组织都在法律范围内活动。这种含有威胁性的承诺,让在场的NGO代表哭笑不得。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著名时评人,现旅居德国。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