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日本社会对战争过去“没有共识”

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期呼吁日本修复与其亚洲邻国的战后关系。伊恩·布鲁玛教授向德国之声分析日本与德国对待战争罪责的不同之处。

(德国之声中文网)二战结束70年,日本仍受到中韩等邻国的指责,认为东京没有诚恳接受战争过去并悔罪。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修改日本战后和平宪法的解释,并发出更为民族主义的声调。不过,他也表示将在今年二战结束70周年纪念日之际,发表声明表达对日本行为的悔意。

德国总理默克尔3月访日时,借德国自身经历提醒日本直面战争过去。但默克尔也提醒邻国为实现和解作出自身努力。

中国政府今年9月将举行大规模阅兵式,正式纪念"抗战胜利日"。

据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邀请安倍晋三参加纪念活动。但后者是否出席尚不明确。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美国人权与新闻学教授、《战后零年》(Year Zero: A History of 1945)一书的作者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分析日本对二战观点两极化的原因。

您认为,德国与日本面对战争过去有何不同?

主要的不同在于,在德国,对于过去有基本的共识:只有新纳粹才仍为第三帝国辩护。在日本没有这样的共识。

甚至首相(安倍晋三)也持右翼民族主义者的修正主义观点,即日本在亚洲的战争并非完全是可耻的,以及中国的宣传和日本左翼有意夸大了诸如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战时暴行。

为什么对二战历史的观点两极化,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日本的战争史与德国并不具有完全的可比性。日本没有希特勒,甚至没有纳粹党。日本帝国与在亚洲的西方帝国主义强国打了一场战争。

日本在中国和东南亚的暴行是野蛮的,但并不属于系统性灭绝运动的一部分,如犹太人大屠杀。日本军队杀害许多无辜平民,但并非出于意识形态原因而认为必须灭绝整个民族。

日本历史两极化观点的政治原因追溯至1945年。纳粹政权被指责为欧洲战争负责,日本的战争则被指责是"军国主义"和"武士道文化"造成的。1946年,美国为日本制定一部和平宪法,放弃使用武力。

日本左翼及大部分公众认为这是日本为战争罪行所应付出的必要代价而予以接受。民族主义右翼则称日本战争没有特别糟糕、或者不同寻常之处,因此持历史修正主义观点,希望修改和平宪法。简而言之,历史已成为围绕日本战后宪法秩序的辩论的一部分。

Ian Buruma

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日本保守派政客反复否认二战期间"慰安妇"的存在,淡化南京大屠杀,参拜靖国神社而引发地区愤怒。这些行为为何未在日本引发较大规模的公众愤慨?

日本公众有愤慨。但右翼民族主义主要的反对者来自左翼。过去,左翼在左中翼媒体、大学和工会有很强的影响力。

但与世界各地一样,过去数十年来,左翼的声音大为减弱。左翼《朝日新闻》的读者群体迅速萎缩。大学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也大不如前。结果是,右翼修正主义力量增加。

广岛和长崎被投掷原子弹后,日本人感到,他们不单是施暴者,也是受害者。您认为,这一观点对日本人历史观的形成是否有影响?

肯定有影响。但原子弹被广泛认为是对日本在战争中对他国行为的惩罚。这一感觉如今可能有所减弱。与德国相似,在日本,为一场自己并不记得、甚至也并不大了解的战争有负疚感、甚至要为之负责,这有时令日本年轻人反感。

您认为,日本和日本社会应如何面对战争罪责一事?谁可以启动这一进程?

日本教育应诚实面对战争过去,从高中起,在此方面应有更多作为。遗憾的是,这会受到抗拒,因现政府希望推广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加强民族自豪感,而不是反省国家黑暗的过去。而日本的批判历史学受到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严重影响,这令修正主义如今更容易得手。

在欧洲,战后的德国启动许多项目,诸如学校交流和友好城市,以带来与受战争影响的国家的和解。您认为这样的项目能否在日本发挥作用?

这样的项目可能发挥作用,而且毫无疑问在日本也存在,只不过比欧洲的规模要小。但这样的项目要成功需要双方的努力。中韩必须愿意接受,而事实情况并非总是如此。此外,与中国进行公开对话并不容易,因为无论是历史事件还是当代政治,观点都受到严格控制。因此,是的,日本或许应当有更多作为来促成和解,但它无法单边去做。

日本天皇在这一进程中应扮演怎样的角色?

天皇能做的不多。他的工作就是不引起争议。但实际上,前任及现任天皇都明确表示,日本应反思战争、纪念日本过往所为的受害者。从这一角度来看,天皇的立场比首相偏左。

Shinzo Abe Japan Premierminister

布鲁玛:安倍应出席中国纪念二战活动

中国邀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加二战结束70周年纪念活动。您认为安倍晋三应当参加吗?为什么?

是的,我认为安倍晋三应当参加。任何和解的机会都应当抓住。不参加只会延续双方之间敌意的气氛,既不利于中国,也不利于日本。

德国对过去有很多反思,并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纳粹主义。尽管如此,将德国与纳粹进行比较,特别是再目前欧元危机之际,仍经常出现。这是否意味着伙伴国尚未完全信服德国已经克服了过去?

我不认为有多少欧洲人真的相信当今的德国与纳粹有何干系。在希腊当然有这样的辞令出现,但那是由于对希腊经济困境的苦涩,而德国被指责负有责任。

德国在欧洲增长的实力的确有可能因各种原因引发反感,特别是如果德国不能明智地发挥这一实力、对其它国家的利益没有敏感度的话。

这甚至可能导致有关纳粹的过激辞令的出现。但我认为,德国已令其它国家信服它已克服过去。

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曾撰写多本著作,包括《罪恶的代价:德国与日本的战争记忆》(1995)、《战后零年》(2013)等。他是纽约巴德学院人权与新闻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