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日本:和平宪法和发展核武器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29日启程前往日本。原定日程是谈论伊朗和朝鲜的核武计划。不过,现在又多生枝节,日本自身的核武计划成为本次访日的重点。一个以和平主义主导的国家应该发展核武器吗?

default

日本国防自卫队女兵

国际原子能机构有两项核心职能,其一是禁止核武器扩散,其二是监督不扩散核武条约的执行。该机构总干事巴拉迪觉得有必要同战后宣扬和平理念的日本谈论一下保持该国无核区地位的问题。巴拉迪计划从11月29日至12月4日访问日本,他会会晤包括麻生外相在内的日方人士。

“如果邻国有了原子弹,那么就不应拒绝日本对核武的重新思考” ,这是麻生外相于10月9日朝鲜试爆原子弹之后宣布给外界的。他的言辞犹如一颗炸弹,为存在了50多年的禁区炸开了一条裂缝。不要小看了麻生的一家之言,在自民党内,至少还有两名政治家跟麻生保持一致。

反弹不是没有,而且还相当激烈。日本在野的4个反对党要求撤销麻生外相之职,因为他本人成了日本外交政策中的“风险因素”。接下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80%的日本公民不同意日本实施自己的核武计划。韩国外长、即将接替安南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公开表示了他的忧虑。中国也提醒日本已在禁止核武器条约上签了字,因此必须完成条约赋予的义务。事情好象越闹越大,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赶紧出场解围。他不愿让这场讨论继续下去,他宣称,日本将继续严格执行3项基本原则,即不拥有、不制造和不进口原子武器。安倍接着说,不过,日本宪法准许日本拥有小量自卫性核武器。

那场民族悲剧

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战后经历了核武打击的民族。1945年8月,美国向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投掷了原子弹,丧生人数高达37万。日本战争一代对此不仅记忆犹新,而且当年核放射的后果如今仍然没有完全散去。正是这一代人为日本引入了和平理念并将之推广,使之深入人心。1971年,日本下院将“不拥有、不制造和不进口”核武器的3项基本原则上升为日本的基本国策。日本宪法第9条明文规定了日本“作为主权国”放弃战争、“放弃使用和动用武力威胁”。正是这个第9条,是日本首相安倍计划修改宪法的目标。出于这个原因,日本邻国担心,日本借讨论军备之机,达到该国恢复军事化的目的。


日本不想拥有核武器

德国位于汉堡的亚洲问题研究所的纳波认为,将日本描绘成赶超核武大国十分荒谬。在接受德国之声的访谈时,纳波说,“如果世界有一个反核国家存在的话,那么这个国家便是日本。”日本保守阵营时不时发出的一些论调,不会引起国策的改变。这些论调为的是平衡一下日本老百姓受到威胁的情感,它传达的信息是:如果我们想要有原子弹的话,是能够做到的。此外,因为日本在美国核保护伞之内,也就意味着日本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核国家。纳波说,日本的技术和军事发展瞄准的是另外的目标。由于朝鲜的变化无常,日本在2005年同美国一道,研制和安装海上反导弹系统。由此可见,日本首先考虑的是如何抵御常规武器的袭击。


这样的讨论10年前是禁止的

维也纳东亚问题研究所的曼琛莱特(Wolfram Manzenreiter)却不这样看。他认为,日本对核武器的讨论“令人不安”。日本是全球军费第4 大国,也是全球生产核能的第3大国。“从技术角度看,日本很快就可制造出核武器。此外,这样的讨论会让老百姓渐渐习以为常”。曼琛莱特还说,“10年前,这样的讨论是绝对不准许的,谁提起这样的话题,那也就终结了他的政治生涯。”他认为,日本安全政策正在不被察觉地渐渐扩展,在国内研发新式武器以及出兵海外便是最好的例证。事实上,做到这一步,日本宪法第9条表达的和平主义的基本理想便走到了尽头。

孤立和军备竞赛

尽管以上两名专家在日本讨论核武器问题上存有分歧,但他们二人都认为,日本果真发展核武设的话,会招致严重后果。“同保护国美国的关系会急剧恶化。日本在东亚会遭到绝对孤立”-- 纳波这样预言。奥地利人曼琛莱特的表述也很相似:“该地区会开始军备竞赛,这将完全违背美国的利益。”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