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无视俄罗斯反对 北约不排除继续东扩

12个国家分别在5年、10年和15年前加入北约。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凸现的同俄罗斯之间的严重纠纷让北约相信,东扩进程须继续进行。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春季,北约及其12个新成员一口气迎来3重周年纪念:15年、

10年

和5年。1999年3月,作为前华沙条约成员国的波兰、捷克和匈牙利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2004年4月,北约一举接纳7个国家为新成员,它们分别是作为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波罗的海沿岸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还有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以及斯洛伐克;2009年4月,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入盟,北约东扩进程就此暂歇。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当然认为,北约向东方和东南方的扩展具有积极意义。三重周年纪念即将到来之际,拉斯穆森在布鲁塞尔总部表示,东扩从未被设想成是对俄罗斯或其他任何一方的威胁。他称,北约的开放政策的确是一个成果,25年前,冷战结束后,北约得到了历史性的机会,向所有国家提供友谊、消除惨痛的分界线、更接近创造统一、自由与和平的欧洲这样一个长期目标。

Belgien NATO Treffen Generalsekretär Anders Fogh Rasmussen

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

来自俄罗斯的强硬反对

不过,俄罗斯的看法全然不同。数年来,俄总统普京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表明,他仍视北约为一种威胁。2008年他在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期间举行的记者会上就表达了这一立场。他当时称,这个强大的军事同盟若直抵俄罗斯边界,将被视为对俄罗斯的直接威胁。峰会上,北约虽原则上答应,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未来某个时候可以入盟,但因普京的反对,北约回避做出具体承诺。普京的前任—叶利钦总统也对北约东扩持反对态度。不过,由于俄罗斯经由北约—俄罗斯理事会这一新机构拥有某种否决权,叶利钦以后逐渐放弃了抵抗立场。上台之初,普京并不反对与“新北约”合作。2000年,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次采访中,普京甚至还称,他可以考虑俄罗斯加入北约。他当时的话是这样的:“有什么不可以的?”

此后数年,尤其在北约2004年接纳属于前苏联的波罗的海三国入盟后,俄方的拒绝态度渐趋强硬。布鲁塞尔安全政策智库“安全与防卫事务研究所(Security and Defence Agenda)”负责人梅里特(Giles Merritt)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西方误解了公开表态和俄罗斯人的深层感受—害怕受到围堵,这种误解延续至今。他指出,西方在向俄罗斯释放政治信息方面犯了严重错误,考虑接纳乌克兰或格鲁吉亚为北约成员,这本身就是一种

糟糕的政策

Logo Nato-Russland-Rat

北约—俄罗斯理事会标志

北约计划吸收更多成员

鉴于克里米亚/乌克兰目前的政治危机,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没有明言扩展新成员。本月初,在会晤乌克兰临时总理亚采纽克时,拉斯穆森表示,北约可以同乌克兰方面实现更多军事合作,举行共同军事演习。为避免加剧同俄罗斯的危机,亚采纽克这样回答一名记者关于乌克兰是否愿意加入北约的问题:“这不在我们的雷达屏幕上”。

根据历次峰会的正式决议,北约向欧洲的每一个民主制国家开放大门。计划走进这扇大门的下一个国家就是位于巴尔干西部地区的袖珍小国黑山。本周一(3月24日),黑山共和国总理久卡诺维奇(Milo Djukanovic)在访问北约总部时表示,希望合作与进展能很快发挥作用,黑山方面期待着加入北约,威尔士峰会上能发出对黑山入盟的正式邀请。北约成员国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将于今年9月初在威尔士举行下一次峰会。除黑山外,马其顿和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也期待加入北约。巴尔干多数国家相信,加入北约有助于地区稳定。只有塞尔维亚不愿加入。该国对北约部队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的空袭行为的保留态度依然极大。格鲁吉亚也希望进入北约。不过,因为同俄罗斯的冲突,该国入盟的机会不大。自2008年起,格鲁吉亚的两个分离地区—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均处在俄罗斯的占领之下。

George Bush NATO sieben neue Mitglieder

2004年,北约一次接纳7个国家为成员。当年3月29日,布什总统在白宫欢迎7国领导人。

对波罗的海沿岸国家而言,北约成员身份意味着

一种保障

,不至于遭到类似乌克兰部分领土被掠夺—被俄罗斯吞并的命运。拉脱维亚总理斯特劳尤马(Laimdota Straujuma)对德国之声表示,拉脱维亚分别是欧盟成员和北约成员,这给了该国以某种安全保障。在波兰,舆情也基本相似。一份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0%的波兰人认为,北约成员身份是保持国家独立的保证。

北约与俄罗斯有共同利益

布鲁塞尔安全事务专家梅里特建议北约和俄罗斯人集中精力于共同抵御危险和威胁。梅里特认为,反恐和防御来自伊朗或朝鲜的导弹攻击就是共同利益。他称,西方和俄罗斯有着共同的安全需求,而西方没有以此为基础的政策。梅里特指出,即使在常规军备领域,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互信也迅速消失,欧洲常规军力协议(KSE)实际已是一纸空文。北约计划部署的战略导弹防御体系被俄罗斯批评为是一种威胁。

Obama Besuch NATO Hauptquartier 26.03.2014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布鲁塞尔访问北约总部(2014.3.26)

北约盟国和俄罗斯之间本就存在的阻隔因克里米亚危机而更加深。但是,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在原则上坚持向更多国家敞开大门的政策。他指出,虽然有自1989年以来获得的历史性转折和进步,还不能视欧洲—大西洋地区的和平与自由为自然而然的事情。北约信守这样的原则,即:每一个国家都有权决定其未来。北约是在一个难以预测的世界中的稳定源泉。

作者:Bernd Riegert 编译:凝炼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