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无穷无尽的多哈回合

世界贸易组织缓缓地爬行着:关于一个新的贸易协定的多哈回合始终到不了终点。最新的事件是:原定2008年5月19日举行的会晤又被取消了。世界贸易组织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德国之声记者报导如下。

default

2001年10月,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反世贸组织示威

2001年以多哈回合的名字由世界贸易组织展开的谈判又有什么不曾许诺过的?它要成为一个发展回合,在谈判的终端屹立着的将突出的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利益,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物资和服务交换,得益者将不再主要是工业国,而也是贫穷国家。

坎昆的智慧抗议

两年后,在墨西哥休养地坎昆,一个北方和南方之间迅速达成和谐的协定的梦就破灭了。尤其是全世界非政府组织和小农协会的代表们行动起来反对世界贸易组织。因为他们的看法是,世界贸易组织根本就不代表穷人和弱者的利益。在农民代表们2003年9月8日的坎昆的抗议活动中,他们说:"我们要求世界贸易组织告别农业领域。我们要求食品,还有医疗卫生和教育不纳入贸易协定中去。因为那样只有一些跨国大企业获益,而我们的经济、生活和农民的未来和小农的家庭结构将被摧毁。"

在多天的辩论,连续数夜的谈判和街上的大规模抗议之后,坎昆大会最终由于发展中国家的抵抗失败。两年后,在2005年香港的部长会晤上,人们同样没有取得进展。人们虽然以最痛苦的方式避免了谈判的正式破裂,然而在结束协议上在关键争议点上措辞模糊。此后,谈判"处于急救室和火葬场之间的某个地方,"就象印度贸易部长卡玛尔.纳特说的那样。

争议点:农业补贴

大的绊脚石说到头就那几块:发展中国家要求大大削减给予欧洲和美国农民的大量农业补贴,让他们能够更好地进入工业国市场。富国要求发展中国家降低、进口关税,贸易自由化,要求南方国家也开放服务市场。

距离一个各方面都满意的公平的世界贸易协定之间,似乎比以往更远了。基督教发展服务协会eed的贸易专家米歇尔.弗莱因认为,这尤其体现在关于NAMA(非农业市场准入)的谈判中,"人们打算引入一个降关税公式,据此可以大大降低关税。发展中国家尤其有着高关税,而工业国的关税已经低得多了,因此这对工业国没有多大影响。"

降关税涉及发展中国家

弗莱茵认为,降低了高关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就毫无保护地交代给了竞争对手,"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小企业根本没有能力在世界市场上跟大康采恩竞争。"

所以,贫困国家在世贸组织的范围内必须在降低他们的关税方面有多于他人的空间,一个考虑到他们不同情况的空间,让他们能够逐渐进展。而这正是工业国不允许的。非政府组织说,在农业领域里也几乎没有进展,因为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上始终充满了便宜的食品,而便宜是由于那里的高额农业补贴。后果是:当地的生产崩溃,无数小农民失去了他们的生存之地。

农业补贴扭曲贸易

欧盟宣布在2013年前削减他们扭曲性的农业补贴,在许多非政府组织眼里远远不够。朝着那本来在农民修复大自然支付补贴的所谓绿匣子,又流入了扭曲贸易的一些支持性资金。此外,美国多年来一直反对大大减少他们给农民的补贴。

对农业专家玛丽塔.维格特哈勒来说,事情很清楚:"开放农业市场首先是让食品笔那些进行国际贸易的康采恩得益。也正是他们在大力推动开放这个市场。而北方和南方的农业生产者不断指出这种开放对他们、对他们的生存基础的危害。因此,得益者和失利者是谁,今天已经很清楚了。"

工业国也害怕吃亏


对德国农民协会的总干事赫尔穆特.波伦认为,正是欧盟通过4年前的深刻的农业改革给多哈回合的终结开通了道路。假如多哈回合失败,责任将在于美国、巴西或者印度那里。波伦说:正是这几个国家作为农产品出口国在设置障碍。

在德国BDI的眼睛里,富国方面已经做了很多事,以推进发展援助回合。比如说,他们同意最不发达国家和最贫穷国家根本不需要降低关税,降低关税局限于门槛国家。BDI相反倒是担心,假如通过给贫穷国家许多特殊规定和灵活性,从而让外界难以进入他们的市场,会给德国带来不利影响。

处于压力下的世贸组织

北方和南方的立场多年来就这样几乎不变地对立着,经常宣布了将要到来的突破不断地再次推迟。许多观察家还认为,美国在今年总统大选前不会签署新的协定,因为民主党占统治地位的美国国会不会允许保守党的布什在他的任期内再获得这样的大成就。

然而,世贸组织的领导人帕斯卡尔.拉米仍然不辞疲倦地说着"最后的机会",说世贸组织的成员国现在必须抓住它了。eed贸易专家弗茵茵认为,在这种压力和推迟交替的政策中隐藏着一种策略:世贸组织要对世界、对各国政府表明,它有多么重要。所以不断宣布新的日期,"问题是,这种从长期看是否会有效,假如到时间又不能举行,假如惊讶的观众不断得知这次又不行了,而下一次肯定会有突破。"

德国联邦经济部国务秘书贝伦德.普法芬巴赫本来已经打点好了他本周前往日内瓦的行装了。在再次推迟后,他仍然抱有信心,表示,最迟6月他肯定能到瑞士去开会。他希望各国会坚持签署多边贸易协定。因为在双边协定里,强的一方迫使弱的一方接受条件,因此双边协定比多边的更差,尤其对发展中国家来说。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