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无名英雄“坦克人”

几乎没人认识他,但他非常有名。那场血腥镇压已经过去25年,这名在长安街上只身拦阻坦克车队的男子仍被看作是象征着和平抗议和民间力量的一个符号。他的照片在全世界流传,然而在他的家乡,他却鲜为人知。

(德国之声中文网)那是1989年6月5日中午,一天多前的那个晚上,天安门广场被解放军武力清场,广场上持续了六周的学生抗议活动被血腥镇压。上百人,也许上千人,在那一夜丧生。当坦克车队再度驶过这条已经空旷下来的长安街时,一名白衣黑裤的男子站在了坦克前,两手各提着一个塑料袋。

坦克数次尝试着绕过这名孤独的抗争者,而他每次都重新挡在坦克前,安安静静地。只有提塑料袋的手臂不断挥舞,似乎想驱赶走这些坦克。他登上坦克试图和坦克驾驶员对话,然后又跳了下来,再次挡在开始迅速行驶的坦克前。最后他被两名男子带走,这两人究竟是路人还是安保人员,人们不得而知。

"我曾经有种感觉,仿佛他(坦克人)想说,'我不会让你们过去,滚吧,我们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北京的异议人士胡佳说。"他的所作所为象征着那个时代青年人的精神。"

这位无名年轻人与铁皮怪物的和平对峙只持续了几分钟,但是'坦克人'的无畏为其在历史上赢得了一席。

下落不明

至今几乎无人知晓,他究竟是谁、后来的命运如何。相传他叫王维林,但是这一指认没有得到证实。同样至今匿名的还有当年的坦克手,当年的他拒绝用武力结束那场不平等的对决。当局则沉默以对。

当美国明星主持人芭芭拉·沃尔特斯(Barbara Walters)1990年拿着"坦克人"的照片,追问江泽民"坦克人"的下落时,这位时任党总书记显得很难堪。他勉强地说,自己不认为"坦克人"被杀了。一些人认为"坦克人"被处死,另一些人则希望他全身而退了。

Jeff Widener und Liu Hueng Shing Tiananmen Mai 1989

1989年摄影师怀登与华裔摄影师刘香成在天安门广场

捕捉历史一刻的照片

捕捉下那具有象征意义一刻的照片和视频不少,然而美联社摄影师杰夫·怀登(Jeff Widener)从酒店阳台拍下的照片让"坦克人"成为了时代符号。这张照片登上世界各地的头版,

直到今天仍被人权活动家们模仿,有时也因广告和讽刺目的而遭恶搞

只有在中国,这张照片并不为人熟悉

。多年来,中国领导层都试图抹掉那段记忆。媒体审查不放过任何一张影射"坦克人"的图片:当去年图片的讽刺版本"大黄鸭挡坦克"在网上引起轰动后,很快就从搜索引擎中消失了。

现年57岁的摄影师怀登如今对自己的这张照片抱着矛盾的态度。有时候,他仍然会想起"坦克人",想知道他的情况。但他也说,"也许我们对他一无所知更好"。"这有点像战场上的无名英雄--他会一直让我们想起自由、民主和我们保留尊严的权利。"

来源:法新社 编译:万方

责编:安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