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新闻道德委员会能否遏制媒体腐败?

中国媒体报道称,北京成立新闻道德委员会,旨在打击新闻业道德失范行为。中国资深媒体人李大同对该设机构提出强烈质疑。而德国媒体专家认为,新闻腐败必须通过独立的公民社会加以监督制约。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媒体报道,北京市新闻道德委员会周二(9月16日)成立。该道德委员会共有19名成员,包括北京当地新闻单位负责人、专家学者或一线记者、编辑。另设一个新闻道德咨询委员会,其成员包括北京人大、政协及相关政府机构的新闻发言人。

媒体报道称,该委员会将接受各界针对新闻业道德失范行为的举报和投诉,并公布了投诉电话。接受举报的具体内容包括"虚假新闻报道、不良广告、低俗之风、有偿新闻、有偿不闻等",而对象则包括北京市内"国家有关行政部门依法批准设立的报纸、新闻性期刊、广播、电视、新闻网站等具有新闻采编业务资质的单位,包括中央新闻单位驻京机构,以及上述单位的新闻从业人员。"

Wochenrückblick Welt KW 48 Iran Flash-Galerie

媒体腐败现象在中国时有所闻

媒体腐败问题严重

中国资深媒体人、前《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国媒体腐败问题近年来时有传闻,虽然具体到什么程度并没有人做过什么调查,但应该是"不在少数"。早在2008年,山西一处煤矿发生矿难之后,一些记者或声称自己是记者的人排队从矿主手中领取"封口费",遭曝光后引发舆论大哗。今年以来,官媒巨头中国央视的

纪录频道

以及财经频道多名高层人物也陆续因为涉嫌"贪腐受贿"而被立案侦查。而就在本月初,注册在上海的

"21世纪网"

又因为涉嫌新闻腐败而遭调查,包括网站主编在内的多人被捕。

新闻贪腐并非中国独有,德国媒体界也面临类似问题。根据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13年进行的一项贪腐指数调查,媒体行业的排名处于中下游,只比私营经济领域和政党稍好。德国记者联合会(DJV)公共关系主任佐尔内尔(Hendrik Zörner)表示,尽管如此,德国的媒体腐败还不算是一个普遍现象。"而且,幸好德国有来自公民社会的相应组织,始终用警觉地眼光关注媒体的新闻报道,防止记者被收买。确保新闻报道是经过研究调查,而非体现可能的出资方的单方面意见。"

李大同:"新闻道德委员会可笑之至"

尽管

记者受贿

等问题在中国社会屡遭抨击,但成立"新闻道德委员会"是否能够解决问题?李大同对此表示怀疑。"这个机构的人自己就最没有职业道德,他成立什么道德委员会,可笑之至。"

Li Datong bekannter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中国资深媒体人李大同

按照中国媒体的报道,北京市记协主席梅宁华兼任新闻道德委员会主席。梅宁华曾任《北京日报》社社长,两个月前刚刚离职。"财经网"报道称,梅宁华在担任《北京日报》社长期间曾参与两场笔战,当时他的辩论对象分别是前"南方报系"知名媒体人长平以及目前已经去世的宪政学家蔡定剑。由于其观点接近政府立场,对"普世价值"持批评态度,而被视为"左派"人物。

佐尔内尔表示,他对中国媒体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因此无法评价北京成立"新闻道德委员会"是否会对遏制媒体腐败起到作用。尽管如此,不管在哪个国家,拥有"独立机构以监督媒体贪腐问题"确实必要。但佐尔内尔同时强调,如果成立类似机构,那么其立场必须中立,多样化的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组织的参与在其中必不可少。

而李大同认为,恰恰在"中立"、"非官方"的问题上,如今设立的委员会并不符合标准,"实际上是官方的,但带了一个民间的面具,没有任何约束力。"

Hendrik Zörner Pressesprecher Deutscher Journalisten-Verband

德国记者联合会(DJV)公共关系主任佐尔内尔(Hendrik Zörner)

审查制度与记者贪腐

按照中国官方说法,这一新机构的设立是为了"加强职业道德建设,督促从业者增强社会责任感"。但资深媒体人李大同认为,中国媒体道德问题最大的根源并非从业人员素质,而是严格的

新闻审查制度

。"因为中国新闻政策让新闻媒体放弃了自己最大的职业道德,那它还有什么可以坚守的。有新闻不许报,一切按官方口径,这才是最大丧失新闻道德的行为。一旦职业最高的道德标准已经被强奸,媒体都变成官方组成部分,按照权力大小分赃,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

德国记者联合会佐尔内尔则认为,即便在审查制度下媒体人也不应该放弃自己的使命和理想,"新闻报道的使命应该是为报纸读者、电视观众和广播听众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除此之外都不是新闻报导,而是政治宣传或公关稿件。我会对中国同行们说,请尽自己的力量,就长期而言在中国实现新闻自由,为自己创造自由的工作环境。我当然不会对此存在幻想,这不是一夕之间就能实现的事情。但是,这绝对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新闻业才有未来。"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