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新纳粹组织NSU审判案一年大事记

2013年5月6日,德国新纳粹组织NSU(国家社会主义地下组织)审判案开庭。该组织受控从事过10次谋杀。因3名成员中有两人早已自杀身亡,第三名成员切培成为审判案主要对象。

NSU Prozess Aussenansicht Oberlandesgerich Muenchen II

位于慕尼黑的巴伐利亚州高级法院

(德国之声中文网)NSU(国家社会主义地下组织)审判案进展缓慢,结束期难以预估。以下是该审判案一年大事记:

2013417

NSU审判案开庭前夕便发生激烈争议:根据时间表,对主要被告比娅特·切培(Beate Zschäpe)及另外4名被告的庭审应于当天在慕尼黑的州高级法院开庭。然而,法院在开庭前两天决定推迟开庭日期3星期,原因是,在有关媒体采访席的分配上存有争议。为此,媒体采访席需重新分配,尤其是要确保境外媒体的席位。受害人及家属利益的代表人约翰(Barbara John)指出,对受害人和附带起诉人而言,这已然是一种灾难。

Beate Zschäpe 1.4.14 im Gerichtssaal in München Anja Sturm Wolfgang Heer

NSU主要被告切培在庭上(2014.4.1)

201356

一开庭,审判案便陷入僵局。在辩护方提出两项“回避申请”后,法庭决定开庭期延至5月中旬。附带起诉人加姆泽·库巴西克(Gamze Kubasik)称,审判案再度推迟,让她“深为震惊”。开庭当天,主要被告切培在庭上的所做所为让作为附带起诉人的受害者家属难以理解:尽管背对摄影记者进入法庭,身着正装的切培一脸笑意,并不断开玩笑,毫无悔意。

2013514

联邦检查官迪默尔(Herbert Diemer)宣读对涉嫌新纳粹恐怖分子切培及另外4名被告的起诉书。切培受控参与了NSU的所有犯罪行为。庭上发生控辩方之间的激烈言辞交锋。附带起诉人的数量从77人增至86人,其中有多名科隆钉子炸弹袭击案受害人。

Sitzungssaal des NSU-Untersuchungsausschusses Berlin

德国联邦议院NSU调查委员会议厅

201366

被告霍尔格·G在NSU审判程序中声音哽咽,宣读一份事先准备的声明,就自己的行为向受害人家属谢罪:“我对犯罪行为的可怕规模深感震惊”。他称,他愿意为他所犯的那部分罪行承担责任。霍尔格·G承认,曾向极右翼组织NSU三人集团提供证件。不过,他否认了解该团伙的恐怖主义犯罪行为。

2013611

被告卡斯滕·S“坦陈”事实。他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讲述是如何给NSU恐怖团伙弄来一支手枪的。根据他的说法,是极右政党—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党(NPD)的前领导成员沃尔勒本(Ralf Wohlleben)授意他弄手枪的。沃尔勒本现在也坐在被告席上。现年33岁的卡斯滕·S退出了新纳粹,目前受到联邦刑事局(BKA)的“证人保护项目”的保护。9天后,卡斯滕·S对遇害人家属这样表示歉意:“我想对您们表达我深切的同情”。在庭上,他总是回避面对摄影记者。

NSU Prozess 01.10.2013 München Ismael Yozgat

受害人之一的家属约兹加特(2013.10.1)

201386

切培的沉默:这位主要被告坚拒开口。即使是主审法官问她个人感受,她也让3名官方指定的辩护律师替自己作答。经过32个庭审日,进入为期4周的夏季休庭。州高级法院证实,NSU审判程序可能需要2年或更长时间。

2013912

一段15年前的电视录像引发争议。1998年,一名州刑事局官员在中德意志电台(MDR)的节目“刑警现场”中指出,极右翼圈内暴力倾向增长。1998年1月26日,NSU三人集团住所被搜查后,受到通缉的这3个人去向不明。当年,切培20岁。

2013101

Bundestag Sitzung Debatte Abschlussbericht NSU-Untersuchungsausschusses Gauck

联邦议院辩论NSU调查委员会报告(2013.9.2)

一名谋杀受害人的父亲在庭上发出控诉。伊斯迈尔·约兹加特(Ismail Yozgat)泣不成声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儿子?”他的儿子哈利特是涉嫌遭NSU枪杀的总共10人中的第9人。21岁的哈利特在他工作的卡塞尔的一个网吧里被害,死在父亲的怀中。约兹加特在庭审中难以自持,呜咽出声。

2013115

一名NSU受害人的女儿发出控诉。加姆泽·库巴西克(Gamze Kubasik)陈述了父亲遭谋杀后全家所经历的痛苦:警方当时针对受害者及其家人展开调查,很快,有关这个有3个孩子的一家之父的谣言谤语四起。多特蒙德警方当时不愿根据作案人可能来自极右阵营的猜测作调查。现在,女儿库巴西克要求得到百分之百的澄清。

20131118

被告蒙德洛斯(Uwe Mundlos)的父亲西格弗里德在庭上出言不逊,谩骂主审法官格茨尔(Manfred Götzl)是“小人一个”。格茨尔法官威胁对这位67岁的数学家采取措施,以维护法庭秩序,但还是安排继续庭审。西格弗里德·蒙德洛斯指控宪法保护机构对他的儿子加入极右翼团伙也应承担部分责任。他对NSU受害人家属表示同情。同时,他本末倒置,间接表示,涉嫌恐怖分子—他的儿子和另一名被告伯恩哈特(Uwe Böhnhardt)也是受害人。旁起诉人律师沙尔默(Sebastian Scharmer)认为,这是对NSU受害人家属的大不敬。

Gedenkstätte für NSU-Opfer

多特蒙德市长在当地设置的NSU受害人纪念碑前致哀(2006.4.4)

20131220

一位邻居没有做出对切培有利的陈述。切培受到的起诉中也包括参与了对夏洛特·E的未遂谋杀。2011年9月4日,切培将她与伯恩哈特和蒙德洛斯在茨维考(Zwickau)共同居住的一套住宅焚之一炬。有行走障碍的夏洛特·E就住在隔壁。当时,整所房子都着了火。所幸侄女们动作迅速,这位老妪才幸免于难。被告事先是否曾向她发出过警告?同这位现年91岁老人进行视频询问的尝试未能成功。夏洛特·E体力不支,在视频询问过程中打起瞌睡。联邦检察院计划不久后直接在老人所在的养老院里再作一次询问。

2014116

一个NSU谋杀案疑点重重。基塞韦特(Michele Kiesewetter)死于2007年4月底,是NSU的最后一个牺牲品。她在午间休息时遭枪杀,她的同事阿诺尔德(Martin Arnold)受重伤。4年后,这两名警察的公务手枪和其他证据在那辆被烧毁的房车里被发现。伯恩哈特和蒙德洛斯的尸体便在房车内。

2014312

Erster Tag NSU-Prozess

主要被告人切培在NSU审判案开庭首日(2013.5.6)

一名宪法保护局官员在现场:当土耳其裔的哈利特·约兹加特(Halit Yozgat)被枪杀时,黑森州刑警局官员安德烈亚斯·T就在事发现场的那家网吧里。但他却说,他当时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他称,他那天在网吧上了寻找伴侣网站,他不能说明这是否与公务有关。他最终被中止了公职。他在审判案中的出场表现引起大哗。

201443

涉嫌作案人蒙德洛斯的母亲这样评价切培:“当年,她是一个亲切、可爱的姑娘。”这位证人说,今天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再见到切培。她称,切培总是友善、助人为乐。其他邻居以前也有过类似的评语。

201456

NSU审判案整整一年。何时结束无法预期。已经确定的庭审日还至少有70个。迄今,没有迹象显示,在以后的审判进程中会有大的意外—除非,主要被告人切培打破沉默。

作者:Christina Maria Hövelhans 编译:凝炼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