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新时代中的中国民意

中国发生的民众抗争事件越来越多。而中国当局也不得不越频繁地做出让步。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认为,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好事。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的很多官员们现在都和广东小城茂名的干部感同身受。当地政府宣布将在城郊地区建立新化工厂的时候,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民众可能对此做出的反应。消息一出,

数千人走上街头表示反对

。对他们来说,经济增长和工作岗位才不是头等重要的大事。因为新工厂生产的将会是污染环境的二甲苯化学物。过去两个礼拜抗议持续不断,一直到茂名市长现身表示撤回决定:“在社会没有达成充分共识前”决不会开始施工。

虽然时间有点晚,不过还不算太迟,这位市长还是及时地明白了,如今中国的政治运作与15年前的情形不一样了。二话不说打击抗议者,而且不会出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情况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因为消息很快就会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到四处,其他城市的民众会迅速进行声援,当局能派出铁腕警力应对抗争民众的时间实在不多。即便在独裁体制下,公民社会同样发展壮大。经济增长越快,人们也就越来越坚持自己的想法。茂名的政府部门应该早就知道这一点:他们希望能够尽快驱散人群,在互联网上屏蔽关键词的尝试失败了。抗议民众很快就找到了谐音替代词继续在网上交流信息。

为什么当地政府最终妥协了呢?他们害怕受到北京的责问。虽然中央对省份地区的一家小小化工厂并不感兴趣,不过地方如果发生了骚乱或者甚至出现了死伤,那么北京就会动怒,而地方政府就不得不回答那些难堪的问题。说到这里,要提及一下的是,虽然德国的民众拥有更大的参与权,不过在德国相似的状况也愈发频繁:

斯图加特火车站改建项目中

,当地的政客们低估了民众的反抗情绪。柏林政府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如果在中国,相关官员会被撤职。在德国,这些人被选举下台。一位抗议者大卫·瓦格纳(David Wagner)在斯图加特王宫花园举行示威,还差一点因为遭到水枪冲击眼部受了重伤,各家媒体上刊登出这位男子眼部流血的照片触目惊心,这也是促成巴登符腾堡州首次产生历史上的第一个绿党州长的原因。

虽然中国和德国的政治形态完全不同,一个是独裁政权,一个是民主国家,不过两国的民众意志都能在自己的体制中找到出路。有的时候在中国的脚步甚至更快一些,因为那里没有多少合法参与发表意见的可能性。政客们不能对愤怒的民众使用耗时兀长的参与程序拖延时间,打持久战冷却民众的情绪这种做法行不通。中国人熟悉他们的体制,他们深知时不我待的道理。北京政府的忧虑也许超过了必要,他们担心当地的抗议活会演变成为一个全国性的问题。所以,当地政府要不顾一切代价,避免成为中央的关注对象。因为如果“捅了娄子”,那自己的麻烦就大了。如果想获得北京的褒奖,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对方只听到好的消息。这就是茂名市长小心行事的最终原因。

Global Media Forum GMF Foto Frank Sieren

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


茂名事件并不是个例。多年前上海民众就曾经举行抗议活动反对德国

磁悬浮

的扩建。多个城市举行反建垃圾焚化厂的示威获得成功。计划中的核电站也多次受到了民众的关注。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民众反应最为激烈的还是化工厂的建设。在茂名反PX游行之前中国就有4个城市因为民众游街反对不得不叫停项目。茂名反对的PX项目涉及到的是二甲苯。就连西方的专家也对这种化学品是否对人体和环境产生负面影响的问题上产生争议。在中国,问题的重点并不仅仅限于事情本身,而是跟人们的怀疑情绪扩散相关。化解这种情绪对共产党的生存来说越来越重要。党内的一些聪明人现在已经开始避免采取那种不惜一些强硬手段死守立场,绝不妥协的态度。
作者简介: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是德国之声的中国特约记者,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年。

编译:文木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