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新常态”:机遇还是挑战?

中国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虽然达到7.4%,却为24年来最低。增长减速真的将成为"新常态"吗,又会产生何种影响?近日,德国罗伯特·博世基金会在柏林举办研讨会。

Veranstaltung China im Gespräch Yao Yang

“对话中国”是罗伯特·博世基金会提供的德中专家展开系列讨论的平台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于去年中国经济7.4%的增长率,我觉得没有达到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在北大经济学教授姚洋看来,中国政府为了推动结构改革,在财政和货币政策上进行调控是导致去年经济增长放慢的主要原因,但鉴于制造业方面开始出现通缩,而在消费品部门,物价涨幅已经非常微弱,因此,中国政府现已开始通过采取降息、

降准

措施,避免经济进入通缩通道:"经济增长对老百姓还是有好处的,对外国企业也有好处。德国三大汽车厂家30%-40%的利润都是在中国获得的。中国的经济减速,他们受到的影响非常明显。中国经济如果减速1%,亚洲主要国家的经济增速就要下降0.1%到0.2%。我想,今年中国政府不会坐视增长速度继续下滑。因为一旦通缩开始启动,就会持续一段时间。"

姚洋教授认为,目前的有利条件是美国经济强劲复苏。此外,"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很多地方已经开始触底反弹,特别是二线城市。另外不要忽视企业自己的创新能力。比如华为已经是世界最大的电子企业。我认为,中国经济增速不会掉到7%以下,今年保持7.4%也是可能的。"

Veranstaltung China im Gespräch Yao Yang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教授

"增长放缓更健康"

维藤/黑尔德克大学(Universität Witten/Herdecke)经济学教授赫尔曼-皮拉特(Carsten Herrmann-Pillath)则认为,中国

经济增长放缓

根本不是一个值得担心的问题。"经济体越大,相对的增长率就会放缓。这几乎是一个自然的、从数学上讲必然的过程。过去一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部分已经相当于印尼的国民生产总值。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是一个非常正常的适应进程。"

他指出,虽然不少中国经济学家担心就业受到影响,但即使中国经济增长相对放缓,绝对的经济增长也能够创造足够的就业岗位。"就算中国经济只增长5%,也不是什么问题,而且还会产生许多积极的影响,比如对环境方面。此外,中国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因此,增长放缓其实是一个更为健康的过程。"

拉动内需要靠改善百姓生活

更为关键的是中国经济能否成功转型。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今年1月下旬的

达沃斯经济论坛

上表示"下决心推进结构性改革",并承诺不再以信贷支持投资的方式刺激增长,而是将增长结构调整至依赖内需的轨道上来。然而,虽然中国已有5%的人口家庭平均年收入达22-24万元人民币,具有相当购买力,但是,按照世界银行每天两美元的贫困标准来计算,中国仍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农村地区家庭年收入也只有4万多。赫尔曼-皮拉特教授认为,如果不能在中长期内改善包括2.5亿农民工在内的普通百姓的收入以及社会保障状况,他们就会继续把钱存起来,而不是用于消费。

Veranstaltung China im Gespräch Yao Yang

姚洋教授、主持人《世界报》记者Toias Kaiser和赫尔曼-皮拉特教授在讨论会上

正在柏林参加罗伯特·博世基金会交流项目的姚洋教授也指出,从在低收入人群中推广政府廉租房到建立全民基本社保,从解决地方政府高负债到推进城市化进程,中国必须多管齐下。其中,李克强总理提出的三个1亿人的计划,即城镇1亿人的棚户区改造,解决1亿已经进城的人口的户口以及中西部1亿人从农村到城市的问题,就是缩小收入分配差距的重要部分。

反腐深入基层对经济发展非常重要

赫尔曼-皮拉特教授尤其谈到,普通百姓对财富"在不公平的条件下"集中到少数有权势者手中也感到愤怒。为此,政府必须继续针对裙带关系采取措施,彻底反腐,改变国家在金融、国企等经济层面所扮演的角色。他说,"外界难以判断中国的反腐运动是否以铲除政治对手为目的,反腐运动是否能够深入到最基层,仍有待观察。在华人文化圈里,香港和新加坡都有成功的反腐历史,中国应该效仿。现在,光顾高档餐厅的人少了,许多项目因为人们的担心不再上马,这虽然是反腐的直接后果,但长期而言,反腐对经济发展非常重要。"

Veranstaltung China im Gespräch Prof. Dr. Carsten Herrmann-Pillath

维藤/黑尔德克大学(Universität Witten/Herdecke)经济学教授赫尔曼-皮拉特(Carsten Herrmann-Pillath)

姚洋教授认为国有企业改制就是减少腐败的途径之一:"李克强也说过,简政放权是减少腐败的最佳途径。没有约束的权力就会产生腐败,国有企业是一样的。权力太大,支配资源太多,就会滋生腐败。如果把它放入市场,那么腐败的机会就少多了。"

经济发展,教育为本

中国经济学家估计,中国和美国将在2016年奥巴马任期结束前签署双边投资保护协议,之后,中国与欧盟的双边投资保护协议也会顺理成章。姚洋认为,这将是一场真正的革命,外国企业在中国设厂将不再需要中资伙伴。这也给中国本土企业带来更多挑战。对此,他尤其指出,中国数十年来在制造业积累的实力不能丢。向德国学习,改造并发展制造业是中国今后的方向,比如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模式以及双轨职业培训制:"我们必须让年轻工人接受更好的教育,掌握新技术。"

赫尔曼-皮拉特对此十分赞同:"在我看来,教育是最核心的问题。中国政府对教育的投入还太少,尤其是中小学教育,比如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中国的经济越来越现代化,需要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金砖国家的一个问题是,穷人得不到良好教育,因此仍然贫穷,只有精英受过良好教育。这样一来,发展是难以为继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