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新加坡客工拖不起的诉讼

富裕的新加坡依赖外国劳动力。为了避免这些外籍劳动力受到剥削,该国专门成立了一个劳动法庭。但是批评人士认为效果不尽人意。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3年4月包大梁(音译)在新加坡的一个建筑工地找到一份工作时,他所有的期待就是能有一份体面的收入 。此前,他和3位朋友每人向中介缴纳了4000新加坡元,(约合2500欧元)。包相信这笔投资是值得的。

拖不起的诉讼

实际结果却是不值得。一年半之后,包和他的朋友便重新踏上返乡的旅途。工作5个月之后,他们的雇主便拖欠其工资。尽管多次索要,但是毫无结果。包在离开新加坡前对德新社记者说,"我们的家人催着我们回去。"

Singapur Skyline bei Nacht

新加坡的夜晚

包大梁说,他们曾考虑到一家专为处理这类劳资纠纷而设立的劳动法庭去打官司。

新加坡非常依赖外国劳工

并因此为保护外籍劳工免受剥削扩大了审判权。然而,包和他的朋友们做出了另外的决定,同意接受补偿。对此包解释说,"案子会拖下去,我们拖不起。"

他们每人获得4000新加坡元的赔偿和一张返程机票。包说,本来应该赔偿他8225新加坡元。他其中的一位朋友该获赔近1万新加坡元,另一位朋友应该获得大约12000新加坡元。

法院只判决不执行

他们几人不想再据理力争是有其原因的。作为为数不多的几个外籍劳工服务机构之一新加坡劳工法院,因没有真正落实"外籍劳工"法而受到指责。此外,该法院还以即便做出有利劳工的裁决也不强制执行而著称。

对于这个亚洲城市国家来说,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据估计,新加坡大约5百万居民中40%是外籍工人和外籍专业人才。据该国劳动部公布的消息,6月底仅为建筑行业就签发了32万个工作签证。

Bauboom in Peking

许多中国建筑工人前往新加坡做客工

据新加坡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新加坡人的平均月收入为2770欧元。据《海峡时报》报道,印度

建筑工人

的月收入大约为440欧元,中国人大约750欧元。如果包大梁等人上诉法庭,庭审期间其签证不允许他们从事其他的工作。非政府组织 如康侍(HealthServe)的一名社工说,"被拖欠工资的工人不能参与创造就业机会的措施。""为澄清工资争议而在新加坡逗留数月,经济上他们根本负担不起。"

此外,劳工法院没有律师。虽然允许携带翻译,但是法院不允许非政府组织或者其他观察员在庭审现场旁听。援助组织TWC2谈到了劳工法院对工人蒙达尔(Uzzal Humar Monda)一案的庭审时表示,如果一名工人被判胜诉,但是却不落实判决,对其前雇主追究责任,这也是个问题。4年前蒙达尔在维修房屋时因事故导致视力损伤。虽然根据法院判决他可获得超过42000欧元的赔偿,但是他必须自己想办法,如何让判给他的钱到手。

援助组织TWC2的副主席阿莱克斯· 奥(Alex Au)说,"劳动部不具备帮助工人维护其权益的必要权限。即便劳动法庭做出了对工人有利的裁决,最终他们还是被丢下无人帮助。"但是援助组织TWC2 建议工人尽管有顾虑仍要上诉法庭。该组织的阿莱克斯· 奥说,"即便得到的判决是一纸空文,也要提起诉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