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斯诺登:在避难与大赦之间

斯诺登在俄罗斯避难一年,今后何去何从?显然,他曾与华盛顿就返美条件谈判,但乌克兰危机爆发,俄美关系紧张,奥巴马的活动空间缩小。美国公众对此话题的关注度也大不如前。

(德国之声中文网)鉴于美俄关系紧张,斯诺登事件恐怕不会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任务清单的头条。无论是引渡还是自愿回美国,目前看起来都不现实。不久前,德国司法部长马斯(Heiko Maas)建议这位美国国家安全局前工作人员与美国政府谈判回国条件,毕竟斯诺登也不想在不断流亡中终其一生。

甚至连美国广播公司这样的美国媒体也援引了这位在美国名不见经传的德国司法部长。不过,斯诺登与华盛顿达成协议,还遥不可及。美国进步中心的情报专家古德(Ken Gude)向德国之声表示:"永远不要说永不。但我觉得,斯诺登返美可能性微乎其微。"共和党国会议员丹特(Charlie Dent)甚至认为,华盛顿根本就不会与斯诺登认真谈判。

斯诺登还有多少谈判砝码?

Charlie Dent

本文作者(右)采访美国进步中心情报专家古德

古德则认为,至少今年初,奥巴马政府与斯诺登的代表还是有过认真的对话。"美国也有公开讨论,是否应当满足斯诺登的要求,为他提供大赦,好让他回来。对华盛顿而言,最重要的动机是,时至今日,首批文件曝光一年,国家安全局仍不清楚斯诺登究竟带走了多少文件。"古德的说法与新近美国媒体的报道不同。美媒报道称,国家安全局已经对与斯诺登"交易"失去了兴趣,因为他的信息已经过时。

古德认为,尽管斯诺登显然早已将手中的文件转交他人,对国家安全局而言,知道他究竟转交出去哪些文件,仍有其价值。"斯诺登与美国政府谈判的话,这将是个有利的砝码。但基本上他并无强有力的谈判地位,不可能得到大赦的承诺。"

目前斯诺登在等待克里姆林宫的邮件。数周前他申请延长避难。7月31日他在俄罗斯的居留许可到期,不过申请会被批准,这一点几无疑问。

国会议员丹特向德国之声表示,奥巴马应当向俄罗斯进一步施压。"斯诺登应当引渡回美国。他的揭秘让美国蒙羞受辱,特别在

德国

。同样重要的是,斯诺登还泄露了我们的很多军情,使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士兵面临危险。"

另一种选项,即斯诺登寻求美国总统的特赦,目前也难以设想。或许奥巴马会在任期结束前采取这一措施,以便让继任者少一个麻烦。

USA PK Obama zur NSA-Affäre 17.1.2014

奥巴马活动空间有限

美国媒体的兴趣有限

美国媒体对斯诺登事件的报道很少。与德国不同,国家安全局的话题早已从头条上消失,普通美国人对此并不关心。

国会议员丹特表示,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人对德国这样重要的盟国漠不关心。"伊拉克战火熊熊,叙利亚互相残杀,马来西亚飞机被击落,我们的边境上数万儿童孤身一人进入美国。并不是美国人对国家安全局的话题不感兴趣,而是被其他的事件比了下去。"

不过,斯诺登懂得如何保持人们的关注。每隔一段时间,《华盛顿邮报》、英国《卫报》或者德国

《明镜周刊》

会刊登一些曝光的文件,在美国也总是会引起媒体一定程度的关注。古德说:"数周前,美国穆斯林团体的负责人被窃听一事曝光,引发很大的兴趣。"数天前,斯诺登向《卫报》透露,他年轻的国家安全局同事们时常相互发送在监控邮件时发现的赤裸图片。这样的故事甚至也登上了美国八卦报纸。

作者:Gero Schließ 编译:苗子

责编:文山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