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斯大林给刘少奇看的是德国爆炸片?

两年前以一本《希特勒的炸弹》大胆提出“纳粹政权在灭亡之前已经拥有核武能力”的德国历史学家莱纳•卡尔施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向读者讲述扑朔迷离的历史情节。1949年7月,刘少奇率中共代表团访问莫斯科,在克里姆林宫观看了一部据称是苏联核爆炸场景的影片。但苏联首次成功进行核试验是在1949年8月29日。那么,斯大林给中国人看的究竟是什么片子呢?对此,德国学者有一个新解。

default

毛泽东遭斯大林忽悠

历史悬疑读来仿佛侦探小说。1945年8月6日和9日,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上空投放的两颗原子弹加快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也彻底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1945年8月12 日,斯大林在孔策沃别墅召见政府高层官员,要求立刻成立原子弹问题特别委员会,尽快掌握关键技术以使苏联摆脱严重威胁。但种种客观因素使得克里姆林宫核武计划推行受阻,直到1949年7月中共代表团来访,斯大林决定虚张声势,播放了一段莫须有的核试验场景。这部谜一般的录像资料究竟来自何处?影片里的炸弹真的是一颗原子弹?爆炸又是在哪里进行?针对上述问题,德国学者莱纳·卡尔施(Rainer Karlsch)和海柯·彼得曼(Heiko Petermann)在考察前苏联、前东德档案资料的基础上汇集众多物理学家、历史学家以及政治评论家观点,编纂完成新书《希特勒炸弹的是与非》(“Fuer und wider Hitlers Bombe”)。该书将于9月份面世,由著名的Waxmann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为何虚张声势?

Rainer Karlsch Buchvorstellung Hitlers Bombe

莱纳•卡尔施和《希特勒的炸弹》

书中披露,1946年12月在莫斯科建成的第一座核反应堆所用原料来自于战败国德国。二战结束之前,纳粹德国共生产了15吨金属铀,这些原料后来都在苏联“Sverdlowsk-44及45”、“Arzamas-16”工业反应堆中得到使用,提取出了苏联第一颗原子弹所需的钋。

然而,苏联依然缺乏数量充足的铀。直到1948年6月8日,第一座生产用的反应堆才进入试运行阶段,比计划推迟了整整一年,1949年1月20日,又因技术故障被迫关闭,修复工作持续了一个多月,给斯大林的外交计划出了难题。数月之前,苏联驻华特使科瓦廖夫已经从毛泽东那里捎来口信,说中共在蒋介石首府发现了秘密的美军情报,其中提到美方正在计划与国民党、日本军联合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用原子弹打击中国人民解放军。对此,斯大林反应从容。

1949年7月,刘少奇率中共代表团访问莫斯科。7月11日晚间,刘少奇在克里姆林宫与斯大林举行第二轮会晤时提出,苏联能否帮助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台湾?斯大林拒绝了这一要求。刘少奇继而问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性能有多大?斯大林镇定地表示,“帝国主义者”还没为这场战争做好充分准备。不过苏联随时能够应对美国的各种攻势,包括核打击。于是,刘少奇请求参观苏联的核实验室,这显然也是毛泽东的旨意。但斯大林并不打算向中国转让核技术,所以只请代表团看了一部展示核爆炸场景的电影。他说,这是在苏联北部靠近北极地带进行的核试验。

奇怪的是,影片播放的时间比苏联首次成功进行核试验(1949年8月29日)提前了好几星期。斯大林此番虚张声势的目的究竟何在?此前,苏联将西方强权赶出西柏林的尝试已经失败,更糟糕的是,柏林危机促成西欧诸国与美国联合成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美国的核武库规模虽然不大,但一直处于发展壮大阶段。而苏联连一颗原子弹都没有。此时此刻,在欧洲四面受敌的斯大林亟需东方盟友的拥戴,而在远道而来的中国客人面前,没有什么能比核武更具震慑力。

影片来自何处?

Atombomben-Explosion über Hiroshima

广岛原子弹爆炸

毫无疑问,刘少奇等人看到的影片绝非苏联之作,那么,是否会是美国核试验录像?这也不太可能。因为美国初期核试验是于1946年中期在太平洋比基尼环礁水下进行的,与苏联北极地区有着很大的不同。

卡尔施认为,这部神秘的影片很可能是在战后德国发现的。这一推断并非空穴来风。据卡尔施在莫斯科档案馆考证的资料,苏联曾从德国掠走了大量的文件卷宗,其中也有以导弹发射为主的录像资料。其中有一卷从德语翻译为俄语的胶片名称为:“V2导弹发射和原子弹爆炸”。

这部电影曾于1946年5月交到导弹技术特别委员会(二号委员会)副主席Zubovic手中。至于其内容是否真的是核裂变爆炸测试便无从知晓。不过,二战期间,德军确实经常把导弹和炸弹试验的录像资料共同保存,以便军方和科研人员讨论如何将二者结合使用。

卡尔施还发现,二号委员会的往来信函多次提到“高度机密的特别影片”。例如,Zubovic曾于1948年10月28日向内政部长(原子弹问题特别委员会主席)秘书递交代号为185的“特别影片”。而且,多处资料表明,Zubovic保管的是一部德国录像片。

1949年8月29日,苏联在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试爆第一颗原子弹。同当年的杜鲁门和邱吉尔一样,斯大林也对此严格保密。一个月之后,美军侦察机采集到了含有放射性元素的核尘样本,真相才大白天下。

影片归于何处?

真原子弹测试成功之后,忽悠中国客人的录像资料也已完成了斯大林交付的历史使命。负责存档工作的苏联副内政部长Serov曾向二号委员会询问过影片的去向。1949年9月初,他被告知说,“特别影片”的备份已经应国防部长的要求交给了武器部。而原版还存在斯大林私人秘书手中。

卡尔施找到的这则信息很能说明问题,也可作为证据表明,1949年7月11日播放的影片确是此片。

最后发现的与影片有关的文字记录是在1950年1月20日,其中提到,两份“特别影片”已经交给国家电影和图片档案馆作最终保管。最后还加上一句:“没有内政部的书面许可,禁止察看该电影档案。”

直到今天,依然没人能够找到这部高度机密的“特别影片”。五十年代中期,它从国家电影和图片档案馆内分离出来,此后,就消失在了茫茫历史沧海之中。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