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文革纪录片珍贵却被封杀

1966年8月,红卫兵运动首先在北京师大女附中兴起。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下,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把这所学校的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所谓的“修正主义分子”卞仲耘活活打死。四十年后的今天,独立制片人胡杰拍摄了一部细致入微的纪录片,名为“我虽死去”,记录了这一事件。本周的明镜周刊把读者带回四十年前那个“红色恐怖”的夏天:

default

1966年8月红卫兵运动首先在北京师大女附中兴起

“毛利用文化革命这场血腥的群众运动清除其党内对手,作为文化革命中的第一名殉难者,卞仲耘进入了历史。继这位女教师之后,有数百万中国人死去。十年运动消灭了一个又一个家庭、摧毁了无可取代的文化瑰宝和数百年的传统。仅1966年夏天,北京西城就有一百名教师被自己的学生打死。

大多数中国人不可能看到胡杰这部记载历史的纪录片,共产党至今仍然对历史的这一篇章保持沉默。2006年文化革命开始四十周年之际,党指示科学家、艺术家和记者不要触及这一话题。也许这也是中国当局最近临时决定停止在云南举行国际纪录影片展的原因,胡杰本来准备在这次电影节上展示自己的作品。互联网网页上可以点击看到胡杰纪录片的一些片断,但是上周周末,这个网页在中国被封闭。

胡杰习惯了这样的麻烦,他还拍摄了记录毛的另一位受害者林昭的纪录片,名为‘寻找林昭灵魂’,这部影片使他失去了在官方通讯社新华社的职务。胡杰说,‘如果政界人士否认自己的历史,那么中国老百姓就应该自己回忆历史,我们必须拍摄许多有关文化革命及其大屠杀的影片。’”

明镜周刊就此回忆了1966年“八一八”那天的历史:当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知道给他戴上红卫兵袖章的北师大女附中红卫兵“小将”、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的名字是文质彬彬的“彬”字时,“亲切”地对她说:“要武嘛!”。从此宋彬彬就改名为“宋要武”。明镜周刊最后指出,这也是北京领导人不愿回忆文革历史的原因之一:

“共产党对胡杰的最新作品如此敏感,也许因为卞仲耘的中学中有很多红卫兵是至今仍然受到尊敬的高干家庭出身,其中有政治局委员的女儿、侄女或孙女,这是一所所谓的皇家学校。宋要武就是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女儿。这所学校的学生中还有后来的共产党大家长、经济改革家邓小平的女儿邓榕以及当时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女儿刘婷婷。这些女红卫兵的家庭后来大多又成了文化革命的受害者。”

(本文摘自其它德语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欢迎读者来信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