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文革一代认为30年前的社会更和谐

成百上千人一起在公园高唱《东方红》真算得上是奇异一景了。这种社会现象背后又反映了哪些社会问题社会变化呢?记者洪沙就这一现象采访了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研究中国社会转型问题专家黑伯勒(Thomas Heberer)教授。

default

德国之声:今年夏天您去北京的时候也亲眼看到过成百上千的人在公园里一起唱歌的情景,当时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

黑伯勒:我当时观察了一下,人们看起来都特别高兴,他们在一起聊天,开怀大笑,很热闹。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做法。我很同情他们,如果我会唱这些歌,我也会加入进去。

德国之声:作为一个中国社会变迁问题的研究者,您认为这些年老的人一起唱革命歌曲的原因是什么?

黑伯勒:文化大革命的歌是这代人人生的一部分,每一代人都有共同的感情和观念。另外我觉得是社会的原因,上岁数的人会感觉社会抛弃他们了,淘汰了他们。我自己在中国社区考察的时候,有很多45岁以上下岗的妇女和50岁以上下岗的男人,他们没工作,也没事做,觉得生活非常无聊。再有,这和社会价值观的衰落也有关系。很多人认为,文革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密切的,人们之间互相帮助。1977年到1981年我在中国工作,那时候中国人很穷,但是差不多每个人都有单位照管他们,给他们提供社会福利。可是现在大部分人都不关心社会,不关心弱势群体,觉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政府重视经济发展,但是在社会福利方面做得很不够。退休金很低,一部分下岗的工人依赖社会低保。从政治学角度来分析,这是一种沉默的抗议。向政府表明我们还存在,别忘记我们。这是经历过文革的一代人新的自信心的表现。

德国之声: 这一代人经历了文革、上山下乡,后来又经历了改革开放、下岗失业,他们可谓是中国最不幸最失意的一代人,但是现在却仍在唱红色歌曲,这难道不是他们对造成一代人命运悲剧的原因认识不清吗?

黑伯勒:不能这样说。我觉得,虽然文革的时候人很穷,但是都很穷,所有的人都很穷。当时的社会是相对平等的,不存在什么贫富差异。我有一个朋友在德国教中文,文革时他在黑龙江的一个农场工作。两个月前他来我家做客,一个晚上都说当时怎么幸福,怎么好,怎么和谐。距离那段时间三、四十年都过来了,但是他认为现在的情况和那时候比,还是那时候好。

德国之声: 中国政府一向对群体性事件十分敏感。政府现在也知道老百姓聚在一起唱歌不仅是为了娱乐,同时也是对社会对政府不满的抱怨。现在中国政府不但不禁止这项活动,相反却大力推广,这是不是政府有意借这种形式疏导群众不满呢?

黑伯勒:一方面他们唱革命歌曲,没有提出反对政府、反对党,所以这对政府来说不是很危险。另外不能说所有的人有同样的感觉。有的人没有别的事干,也没有参加别的活动的机会,所以来唱歌;有的是对社会不满;有的人因为身体不好,把唱歌当作体育锻炼。每个人参加的原因可能不太一样。

德国之声: 如果把集体唱革命歌曲作为一种发泄手段,这种效果可以长期维持吗?

黑伯勒:如果你不允许他们唱歌,他们应该怎么办呢,他们更不满意。通过唱歌把内心的不满表现出来,之后感到很舒服,很满意。这对社会没有什么挑战,所以政府肯定不会干预,相反会很高兴,老百姓出去唱歌,不反对政府,也不游行,多好啊。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