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文海浮沉的韩国“大嘴鱼”

嘴巴太大,发表意见免不了直截了当,口无遮拦。即使为此进监狱也在所不惜。他是韩国人心目中的“大嘴鱼”,也是一位今生今世和三八线过不去的作家。

default

握手不能代表真正的和平

黄宿涌已年过花甲。孩提时代,他见证了那场将朝鲜半岛一刀两半的战争。他的一切,文学作品也好,政治行为也罢,只为反抗分裂。1989年他非法前往朝鲜,为此遭到韩国警方拘捕的威胁,于是他流亡德国柏林,那里,是他见证柏林墙倒塌的地方。“目睹这一切时,我忍不住泪流满面,在韩国情况是完全不同的。事实上,每个漆黑的夜里,我们都枕着战争的威胁入眠。”他说。

数年后他回到韩国,等待他的是牢狱之灾,这也属意料之中。上世纪90年代末出狱的他,如今是韩国某艺术家协会的负责人。

《韩先生的故事》

在短篇小说《韩先生的故事》里,他饱蘸浓墨,描述了老百姓在南北分裂中所承受的苦难,该小说在德国也有发行。韩语版最早发行于1972年-这也是获奖颇丰的他的处女作。

“小说是我本人的家族纪事,虽写于多年之前,和它之间丝丝缕缕的联系却永远存在。它也是许多相似命运的写照:千万家庭就因为那条不可逾越的军事界线而骨肉分离。”他介绍说。

故事发生在1950年,朝鲜半岛战火连天。由于美军介入,北朝军队节节败退。“人们精疲力竭,内心充满犹疑,国土满目疮痍。”小说以客观的口吻写道。战争爆发时,主人公韩医生一家生活在平壤。他医术令人钦佩,而政见却叫人怀疑,对于共产主义他好似拒绝溶化的冰。南朝鲜军占领了平壤,韩医生逃往南方。这时,政治的天堑隔断南北,家人身在何处,此生能否重逢,都是未知数了。

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就此被政治所摧毁。小说一幕紧接一幕,活生生将这一切铺展眼前。“如今许多人认为,南北分裂没什么大不了。”黄宿涌说。“可是对战争的恐慌,在近些年仍旧阴魂不散。南北之间笼罩着表面的停火状态,这不是真正的和平。”

《远方的花园》

他的另一部作品——《远方的花园》也以部分史实为背景。透过望远镜般的视角,投身于民主运动的人物群象缓缓拉近,那是1980年反对军事独裁的抗议运动。关键词:光州。书中,这两个字被突出大写。在光州这座南部小城,1980年3月,一场人民起义被血腥镇压。

尽管失败了,这场起义却成为人们心目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同时也是为民主化运动而奋斗的象征。为了这场运动,主人公欧勋努(音)锒铛入狱。17年后(上世纪90年代末),他重获自由。可是变化迎面袭来,这个世界如此陌生。只有在同故人的谈话时,在17年前的回忆中,在他故去情人的日记里,他才得以蓦然回首,抚触到回不去的往昔——一部极富政治气息,同时情感触觉非常敏锐的小说。

那场起义也是黄宿涌的亲身经历,他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当他讲述这一切,脑海中那个囚徒便独自审视自己,“我沉迷于这样独自的笼中生活,这样我就能够与之挣扎,争论。”这时候,他试图成为孤独的主宰,卫士却要将那囚犯的反抗精神毁灭。

当年的打击报复并未动摇他的斗志。直至今天,他仍以笔为枪,直截了当地,无休无止地论战。目前他主要居住在伦敦,这,是为了同他的祖国保持安全的距离。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