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文化关系不应让政治冲突左右

针对德国政治家为了声援艾未未要求提前结束"启蒙的艺术"展,《法兰克福汇报》指出中国社会的复杂性,认为不应简单地拒绝合作,以免文化关系被政治和经济冲突所左右。

Julius Caesar Ibbetson George Biggins Aufstieg in Lunardis Ballon, um 1785/1788 © Bayerische Staatsgemäldesammlungen, Foto: Bruno Hartinger ***Das Pressebild darf nur in Zusammenhang mit eine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ie Ausstellung verwendet werden*** In Zusammenarbeit mit dem National Museum of China präsentieren die Staatlichen Museen zu Berlin, die Staatlichen Kunstsammlungen Dresden und die Bayerischen Staatsgemäldesammlungen München ab Frühjahr 2011 eine umfassende Ausstellung zur Kunst der Aufklärung in Peking.

"启蒙的艺术"展览作品之一"升空的热气球"

该报5月5日的文章写道:"从近处看,一切反而更不清楚。在艾未未一案中,北京决策核心的内幕,外界所知甚微,如同最近几周所有被绑架或遭起诉的艺术家、博客作者和律师的案子一样。所以,原则上什么可能都有,甚至不能排除德国的对外文化政策触怒了某位中国高层官员。但是从最低限度的现实主义来看,不得不说这是所有可能性中最不可能的。在中国公众中,"启蒙艺术展"异乎寻常地鲜为人知,它要是同拘押世界著名艺术家的决定有某种关联,便是一个奇迹了。更何况,艾未未的国际影响力不会不被考虑。甚至还必须承认,不可能是文化部某位官员做了这个决定,而文化部目前在德国公众眼中等于是政权的代名词。

"众所周知,中国除了国家机构和司法机构之外,还有第二个并行的权力结构,即共产党的结构,在出现疑问时会取消第一套机构的正常作用,但是人们在外国总是不考虑这一点。要是党的权力机关认为,有必要超越显而易见的民间内在动力,而文化部、外交部以及其它与外国保持政治或文化关系的部门都得让路。目前局面的可怕之处尤其在于,当局对于合不合法和表面形象早就毫不在意。这样表现出来的文化,不参与任何文化对话或者公共讨论。它成了一种意识的核心,总是小心提防针对自己的阴谋,因此不觉得有义务要予以说明解释。"

"中国人对这种特殊的分权已经习以为常,没有人会将一个艺术家的被捕与'文化政策'连在一起,根据经验那是分别由不同的部门专管负责。外国的艺术家当然不需要适应这种双重结构,他们的权利和义务是,坚持文化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即共同生活的现实基础,而不仅仅是不能谈论的利益的外壳。因此,如果不同文化之间还要进行对话的话,那么,艾未未的下落必须成为讨论的话题。但是,什么样的文化政策对于中国那样的国家产生意义,这个问题也同时要求人们了解文化产生作用的空间。"

国家与公民社会界线含糊

作者认为,倘若关闭展览,"这在外交上当然是一个明确的反对信号,但是在目前的特殊状态下,首当其冲将会是负责国际间相互理解的文化部和外交部受到冲击。这个局面的荒谬在于,中国的官方文化政策在中国国内的地位不算很高。在这个背景下,合作在怎样的程度上意味着沆瀣一气这个问题,就增添了另外的色彩。即使与国家机构的合作也会促进中国公民社会的内在动力,反过来,与公民社会活动家的合作项目则会受到国家的控制,甚至会为其所利用。在中国,'国家'和'公民社会'常常不像(德国)文化政策的一厢情愿的那样,二者之间多半没有清晰的界限。"

作者表示,"适用于文化产业的东西,其他领域并非一定禁止,即便它在试图摒弃艺术的本身意义。否则,不同文化之间的关系只能让政治和经济利益冲突去左右了。"

报摘:林泉

责编:李鱼

(以上内容来自其它媒体,不必然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