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敲下柏林墙第一块石头的是匈牙利”

25年前的5月2日,匈牙利士兵开始拆除边界铁丝网:东德公民眼前由此出现一条通往自由的通道。

Grenzöffnung zwischen Ungarn und Österreich 1989

(德国之声中文网)标志了苏东铁幕时代终结的柏林墙于1989年11月9日正式倒塌,其实,铁幕此前就已出现裂隙:匈牙利在最终导致两德统一的历史进程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Flash-Galerie Massenflucht aus der DDR

大量东德公民经由匈奥边界线逃往西方(1989.8.19)

德国电视二台记者尧尔(Joachim Jauer)正和他的电视摄影组用啤酒干着杯呢。大家情绪轻松,因为,有关布达佩斯1989年五一节的电视报道已经完成。就在这时,匈牙利政府的一名信使搅扰了安逸的气氛。根据尧尔的回忆,这位匈牙利政府官员通知说,“明天一早,在过境点海吉什豪洛姆(Hegyeshalom)将举行重要新闻发布会,望大家前往”。直到今天,尧尔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大家是在一所学校的教室内,在场的约有20名记者和数名匈牙利军官。记者们有所不知的是,有改革倾向的布达佩斯政府早已将华约和北约成员国分割开来的边界线视为技术上、政治上和道德上的陈旧之物了。

死亡地带郊游

得到了相关说明后,有些茫然的记者们被军车载到了“死亡地带”。数十年里,在标志着东西对立的边境线上树立着不计其数的警告牌,告诫人们,在边境线上设有雷区,警告不得进入。而现在,搭起了一个派对帐篷。随后,开始了正式的表演:士兵们正步前进,来到铁丝网面前,随着一声令下,他们迅速关闭电子警告装置,齐齐剪断铁栅栏、从地上拔出栅栏水泥桩。

20 Jahre Mauerfall Momentaufnahme

东德公民逃往西方(1989.8.19)

尧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是柏林人,是在距拆散了他家人的柏林墙咫尺之遥的地方长大的。他迄今所了解的只是一个分裂的世界。而现在,代表了恐惧的这一堡垒就那么容易被清除了?

Flash-Galerie Deutschland 60 Jahre Kapitel 5 1989 – 1999 Tag der Deutschen Einheit

柏林勃兰登堡门前,人们欢呼柏林墙倒塌(1989.11.10)

他很快缓过神来,认识到,眼前这一幕可能具有全球政治的意义。他本能地问一名军官:要是这里出现一个大洞,那每一个人就都可以自由进出了?“是呀”,那位边防军人回答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这里会出现类似民族迁徙这样的现象,不过,一年半载后,情况又会重归正常”。

西、东电视的历史画面

在5月2日晚播出的电视报道中,观众可以听到尧尔传达的信息:“欧洲分为东西阵营的长达40年的分裂状态就在今晚、就在这里告终。对欧洲、对联邦德国的德国人,尤其是对东德的德国人,它将带来无可估量的后果”。尧尔当时还不能相信两德的重新统一,尽管如此,他仍在同拍摄组再度聚会时带了一瓶小香槟。

Mauerfall Berlin

德国人欢呼柏林墙倒塌(1989.11.9)

能够收西德电视节目的东德人在这天晚上也看到了无法理解的画面:铁幕上出现了一个大洞!东德国务委员会主席昂纳克问道,“匈牙利的同志们是昏了头,还是怎的?”东德国防部长凯斯勒确信,匈牙利方面不过是在实施维修边界线措施,通往奥地利的边界线依然安全、可靠。

担心发生1956年那样的流血

匈牙利国内也有很多人担心,驻扎在匈牙利境内的20万苏联军队会以武力终结匈牙利方面的行动。就像1956年那样。当年,先是大学生,后来是社会其他阶层的公民起而示威,要求实施民主改革。民众争取自由的斗争被苏联军队扼杀在血泊之中。在边界被完全封锁之前,数十万匈牙利人逃入了西方。33年之后,时任新当选总理内梅特(Miklos Nemeth)指出,他当时完全没有把握,莫斯科会做出什么反应。他于1989年3月向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通报了自己的计划。戈尔巴乔夫回答说,每个社会主义兄弟国家都对自己边界的安全负责。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戈尔巴乔夫是要摒弃社会主义。

边界处于封闭状态

Helmut Kohl Wiedervereinigung

德国总理科尔在德累斯顿(1989.12.19)

历史学家兼政论家赫尔特勒(Hans-Hermann Hertle)认为,不能低估匈牙利为柏林墙倒塌和德国统一所扮演的角色。他指出,1989年5月2日的画面对希望有朝一日经由匈牙利迁徙去联邦德国的许多公民具有信号作用。匈牙利当局在3月份已取消在边境线上向逃亡者开枪的命令。

不过,若以为边界从此就处于敞开状态,人们可以任意通行,那是一相情愿的想法。事实上,很多在试图越界时被抓获的东德公民被移交给了东德国家安全部门,被判刑入狱,最后,常在交付硬通货的条件下,被驱逐至联邦德国。

东德领导人措手不及

尽管债台高筑,国家财政已处于崩溃边缘、民众不满,东德政府仍坚持同西方势不两立。受到来自西德电视消息的鼓舞,成百成千东德公民正式申请去匈牙利度假。

前往度假的人将帐篷以致汽车留在匈牙利边境地区,只带简便行装进入奥地利,并从那里逃入联邦德国。

泛欧洲野餐活动

接着,匈牙利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接近西方的又一步:有民主倾向的反对派和泛欧洲联盟发出共同越界散步、野餐的邀请。担任相关活动荣誉主席的是匈牙利改革派政治家波日高伊(Imre Pozsgay)和德国欧盟议会议员冯·哈布斯堡(Otto von Habsburg)。根据安排,活动举行当天,过境点肖普朗(Sopron)将开放3小时。至活动结束,当天约有600名东德公民抓住机会,逃入了奥地利。另外成千上万东德公民在边界线附近地区等候在出现类似机会。内梅特总理命令加强对西部边境的监控,并同东德领导人就源源不断的难民潮问题举行谈判。东德政府拒绝向愿意离境者开具相关文件,以使匈牙利边警有权放行。在同联邦德国总理科尔的谈判中,内梅特遂声明,未来,在边境抓获的东德公民将不再会被遣送回东德,而是会被允许出境。

经由匈牙利出境

当匈牙利政府于9月11日夜间开放边界线时,联邦德国政府得到了通知。3天后,东德部长委员会才讨论“敌人的大规模攻击”。东柏林政治领导层谴责相关行动是“挖墙脚”。然而,它已无法阻止。至当年年底,约有12万东德公民逃往联邦德国。9个月之后,1990年10月3日,德意志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完成加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事宜。翌日,时任总理科尔指出,“敲下柏林墙第一块石头的是匈牙利。”

作者:Karin Jäger 编译:凝炼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