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数据保护者的部分胜利

本周二,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第一判决委员会裁定以现有方式储存所有公民的电话、电子邮件和互联网联络数据是违宪行为。所以截至目前储存的所有数据必须被立即销毁。根据联邦宪法法院的裁决,允许数据储存,但需制定更为严格的使用数据条例。人们是否能将此举看作是数据保护者的胜利?本台评论Marcel Fuestenau认为,只能说取得了部分胜利。

default

毫无理由地储存公民电信数据违背德国基本法中明文规定的公民通讯隐私权,所以是不正确的,截至目前储存的所有数据均需被立即销毁。联邦宪法法院的这项判决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仿佛联名上诉的反对者们大获全胜了。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因为,根据联邦宪法法院陈述的判决理由,电信数据储存并没有违反宪法,但仅仅是违反以此为依据的现有法律。

裁决的核心内容是,法官们确认立法机构的法规不够完善。无论是网络检查,也就是秘密监视私人使用电脑,还是以前曾引起激烈争论的为击落遭绑架飞机提供法律基础的空中安全法规都是如此。在联邦宪法法院法官们面前,所有上述法律都无法通过。

但这并不意味着为安全起见加强监控的计划就因此被彻底取消。恰恰相反:周二的法院裁定犹如行为手册。根据法院裁定,必须分开储存数据,并且加密,还要做到公开透明,便于人们的监督检查。如果满足这些条件,那么犯罪稽查员便可在获得法官的批准下获取相关数据。但前提条件是,必须要有重大的犯罪嫌疑,公民的身体、生命和自由,或者国家和集体必须因此受到了威胁。

Marcel Fürstenau

德国之声评论员Marcel Fürstenau

这一切听起来像是获取数据会障碍重重,然而怀疑之声也已响起。在特定情况下,国家倾向于在反恐斗争中采取夸张的过激做法。多年来,电话和电脑监控愈发频繁。仅2008年,警察对某人的电话和电脑进行监听和监控的个案就超出5300起。而且,预防性地监视行动并未纳入统计数字之中。对于整体的真实数字,人们也只能猜测而已。这样的做法无法赢得民众对国家的更多信任。

情报机构不受司法机构的监督,负责监督的是联邦议院的一个委员会,该委员会有保密义务。尽管如此,媒体不断披露联邦刑侦局和联邦情报局在反恐斗争中的违规行为。但是, 对"夸张的安全法"提出批评的人们至少获得了一大安慰:持批评立场的公众社会对领导人进行着监督,数据储存就是一例,公民联名诉讼取得了部分成功,使毫无节制的立法机构发生动摇。

在更为谨慎地对待公民权和自由权的问题上,还有可以令人保持谨慎乐观的两个原因。2009年秋季,德国司法部长施纳伦贝格尔才刚刚走马上任,她本人也曾对由联盟党和社民党制定的数据储存法提出起诉。

好在里斯本条约已正式生效,确保欧盟议会在欧盟层面拥有更多的发言权。有幸的是,欧盟委员会独自做出决定的时代已经宣告结束。今年9月,欧盟议会将对其数据储存条例进行审核。而联邦宪法法院的裁决有可能会对此起到帮助。

作者:Marcel Fuestenau/祝红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