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政治批评还是反犹主义?

相关争议并不新鲜。但政治上对以色列的批评与反犹主义言论的界限何在?相关争议在德国比在任何其他地方都更激烈。

(德国之声中文网)格劳曼(Dieter Graumann)表示,我们该放弃

反犹主义

这一纠缠不清的议题了。那是2012年,在德国国内进行了无数场关于反犹主义的讨论之后。格劳曼并非等闲之辈,他可是在德犹太人中央委员会的主席。现在,他又成为讨论人群中的一员,同政界人士、记者和教会的代表进行激烈争论。格劳曼指出,他此生从未想到过,在德国竟又会听到如此嚣张的反犹言论。短短数小时内,在德犹太人中央委员会脸书网页上就收到近60条有关加沙冲突的评论,其中四分之一是明确的反犹主义言论。警方已介入调查。

Protest in Marseille gegen Israels Kurs in Gaza 19.07.2014

法国马赛反对以色列加沙军事行动示威(2014.7.19)

德国的特有现象

过去数年里德国国内每一次有关反犹主义争议的核心几乎都涉及反犹主义的定义。不管是谁,只要对以色列政府的巴勒斯坦政策提出批评,便是反犹主义?两年前,西蒙—维森塔尔中心的一份“黑名单”曾引起轰动。该名单列出了全球10名最危险的反犹主义者,雅科布·奥格斯坦(Jakob Augstein)排名第九。他是《明镜》周刊创办人兼出版人鲁道尔夫·奥格斯坦(Rudolf Augstein)之子。小奥格斯坦在为“明镜在线”定期撰写的专栏文章中对以色列政府的巴勒斯坦政策提出尖锐批评,称拥有民主政体的以色列以占领者的姿态出现在加沙地带,镇压巴勒斯坦人。他的这一批评被视为反犹主义。奥格斯坦予以驳斥。他在《明镜》周刊上写道,他完全清楚,作为德国人,他不能像瑞士人或西班牙人那样去写以色列,但是,作为一名德国记者,他不得不经历一种角色的冲突:作为德国人,对以色列须谨言慎行;作为记者,则必须求真,只要以色列违法,他就应能直言相斥。

何谓反犹主义者?

批评以色列,在德国犹如踏雷区。反犹主义的指责接踵而至,速度快于在任何其他国家。其实目前存在针对何谓政治批评、何谓反犹主义的标准。欧盟便有如下定义:反犹主义者是这样的人,即:妖魔化以色列,否认以色列国家的生存权;相将以色列的政策与纳粹的做法相提并论,或是要犹太人对以色列政府的行为集体负责。在格劳曼看来,有关犹太人从事全球阴谋的说法、让犹太人对各族群共同生活中出现的所有问题负责的想法,亦都属于反犹主义思想。

Zum Thema - Online-Umfrage - Juden in Europa sehen wachsenden Antisemitismus

许多犹太人担心,欧洲反犹主义抬头

不存在敌视犹太人新浪潮

历史学家本茨(Wolfgang Benz)则不认为德国目前出现了反犹主义新浪潮。直至2011年,本茨是柏林工大反犹主义研究项目负责人。这位历史学家认为,新近的情况并无特别之处。他研究相关问题凡30年。他指出,30年来,在德国国内,反犹主义问题虽始终存在,但在质上没有大的变化。不过,在对以色列国家的态度上有明显移位。他指出,人们不愿接受以色列政府的政策,不过,这并不就是反犹主义。根据德国电视二台所做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18%的德国公民认为,以色列要对中东冲突负责,只有9%的人认为巴勒斯坦人须承担主要责任。

政界和媒体条件反射式的携手行为

Symbolbild Jüdischer Weltkongress warnt vor Neonazis in Europa

世界犹太人大会警告欧洲新纳粹势力猖獗

对真正的或所谓的反犹主义,德国国内做出的反应之迅速和激烈在欧洲国家中罕有其匹。非常明显的是政界人士和记者们的那种心理反射式的携手行动。常常在指责还未得到证实之前,他们便出于

历史

使然的愧疚原因立即走上声讨反犹主义的战场。对此,在德犹太人中央委员会前成员费勒格(Rolf Verleger)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政界和媒体对街上出现反犹口号负有一定责任。他指出,如果政治家们和记者们说,以色列做的事情都是对的;要是在德犹太人的代表说,谁反对以色列,谁也就是在反对犹太人,那么,这简直就是在刺激反犹情绪。他指出,人们绝不能赞同以色列所做的每一件事情。

尽管德国国内存在敌视犹太人的现象,甚至发生了针对犹太人的暴力行为,欧盟议会绿党议员科恩—本迪特(Daniel Cohn-Bendit)仍认为,德国社会不会因此出现不稳定。他也不担心,法国会出现社会不稳定。他指出,在法国的反犹主义有移民因素,在德国则有基督教因素,而这两种反犹主义古已有之。

作者:Volker Wagener 编译:凝炼

责编:万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