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政治学者:Pegida高峰已过

政治学者施梅丁格(Thomas Schmidinger)向德国之声表示,与Pegida相比,自由派精英人士对伊斯兰的仇视更令人忧虑。但人们仍应探究Pegida支持者中广泛存在的不满情绪原因何在。

德国之声:Pegida领导人巴赫曼(Lutz Bachmann)辞职后,该运动希望有更好的组织,更严肃的亮相。与此同时,Pegida内部看来存在不少分裂。您认为Pegida是否还有未来,如果有,会是怎样的?

施梅丁格(Thomas Schmidinger): Pegida从一开始就是萨克森州的一个地方现象。此前,当地已经存在较强的极右翼政党和团体。他们也成功地唤起其他社会领域的广泛不满情绪。在其他地方,Pegida其实从未离开极右翼的核心。我不认为在全德国、甚至欧洲范围内存在日益崛起的Pegida运动。

我更忧虑的是,自由派精英对伊斯兰的仇视立场日益加剧。自从巴黎《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编辑部遭袭后,奥地利记者--迄今为止我一直视之为左派自由人士--对穆斯林的报道也十分的千篇一律。不过,他们并不想与Pegida有任何关联。

所以,Pegida并非人们常说的,是东德人对西德制度的抗议?

这肯定也是其中一部分。显然,与诸如图林根州相比,萨克森州的右翼团体更好地把这种情绪传达出来。或许,这也是因为萨克森州左翼抗议团体比较弱。不过,Pegida不单是围绕伊斯兰,这是值得关注的。其中也有普京支持者以及各种阴谋论者,他们显然想要挑战政治精英。

反伊斯兰并非Pegida的主要议题?

当然是,但Pegida的议题非常分散,除了极个别的例外,这也并非知识分子的运动。令人警惕的是,在极少数知识分子中也有德国大学的伊斯兰学者。我认为,这比泛泛的抗议运动要危险得多。

也有人认为,恰恰是广泛的不满情绪是最严重的问题。我们是否根本不应该同Pegida对话?

我不会与Pegida组织对话。但人们还是必须要问,为什么在该地区存在这样的不满。必须处理相关的社会与经济原因。但我不会赋予Pegida领导层这样的权威,代表这一抗议运动来表态,或将其作为严肃的对话伙伴。

Thomas Schmidinger, Universität Wien

政治学者施梅丁格(Thomas Schmidinger)

您认为,Pegida会继续存在下去吗?

运动总体上都会有一天销声匿迹,如果不以组织形式予以确立的话。Pegida肯定已经过去高峰期,新近的分裂应当会加速其解体。

Pegida代表使用一些纳粹时期的词汇,如"家乡(Heimat)"、"谎言媒体(Lügenpresse) "和"西洋(Abendland)"。但许多示威者仍表示,他们并不仇外。

如果不加引号的使用"西洋(Abendland)"一词,即代表右翼立场。这一概念产生于基督教欧洲与伊斯兰东方的区分。由此,人们将穆斯林排除在一个已确立的基督教欧洲身份之外,尽管伊斯兰自公元711年一直是欧洲历史和社会的一部分。

国外如何看待该运动?

一周前,我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即便在那里,至少知识分子也了解到德国的反伊斯兰示威。在奥地利,人们对该运动有较强的关注,但迄今为止,尚未产生较大的示范作用。尽管维也纳议会中仇视伊斯兰的政党已有较长的时间占有议席。迄今为止,示威者只有区区数百人,基本上来自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者圈子。

如何应对对伊斯兰的仇视?

通过融合的教育与社会政策,让少数族群与多数欧洲人有相互接触与了解的机会。如果我认识穆斯林,我就不会再把他们当成同质化的群体,而一概认为伊斯兰构成威胁。我就会认识到,伊斯兰世界同样是多样和相互矛盾的,正如非穆斯林世界一样。

与此同时,必须应对"圣战主义",因为这会导致人们对绝大多数非极端的穆斯林形成偏见。穆斯林团体也应发挥作用。在考虑应对方案时,应邀请他们参与。

施梅丁格(Thomas Schmidinger)是维也纳大学和福拉尔贝格州应用科技大学的政治学者。他是"社会凝聚"网络的创办人之一。该非政府组织致力于帮助"圣战主义"青少年摆脱极端主义思想。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