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政府贫困报告:德国贫富差距扩大

本周,德国将公布新的联邦政府贫困报告。周日,联邦劳动部长朔尔茨(Olaf Scholz)已经向星期天图片报透露了大概情况,并发表了感慨,引起了德国媒体和各界的强烈震憾。震憾的原因是:贫富差距在德国扩大了。德国之声据美联社报导如下。

default

德国街头(Gelsenkirchen)的乞丐

朔尔茨说,德国人中有八分之一属于贫困范畴。贫富差距的剪刀差拉大了,"富人的收入增长了,而下层的收入略有下降。中间层的收入停滞不变。"

当然,德国的贫困概念跟第三世界的贫困概念是不同的,朔尔茨部长解释道,根据欧盟的定义,单身者的收入如果不到中层收入的60%,也就是说净收入在每月781欧元以下,就算贫困者。富裕者的标准是:单身的每月净收入在3418欧元以上,或者有两个孩子的家庭月净收入在7178欧元以上。按左派党联邦总干事巴尔迟(Dietmar Bartsch)的说法,在社民党执政的10年里,德国百万富豪的人数上升到了80万。

朔尔茨指出,"特别让我感到压抑的是,虽有工作、但收入在贫困风险区之内的这部分人数增加了。这表明:我们德国的工资太低,需要确定最低工资标准。"

作为社会国家,德国国家的介入对贫困群体不至于变得太大起到了很大作用。用朔尔茨的话说,如果不存在象二类失业金、住房和孩子补贴这些国家资助,我们面对的穷人比例就不是13%,而会是26%了。

按劳动部长估计,情况最糟糕的是长期失业者和单身抚养孩子者和他们的孩子们。但他强调说,由于父母有工作,有孩子的家庭的贫困风险降到了4%这儿。他认为,通过扩大孩子照料能力,让单身抚养孩子的父母能够去工作,由此看来是正确的方向。

朔尔茨说,虽然诸如没有住房这样的"物理形式的贫困"得到的控制,但德国今天的贫困并不是抽象的,"身处此境的人会感觉到这一点的。如果每个欧分的支出都要考虑,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他认为,最糟糕的情况是有一种我无法改变我的状况、没有改善生活的机会的感觉。

关于贫困跟死亡风险的关系,他认为,钱少的人从统计数字上看比收入高的人平均寿命低。所以,社会国家并不象有些人认为的那样是多余的,"而是对身处此境的人来说具有保命的必要性的。"

但是,社会国家是需要钱的。因此,这位社民党籍的部长对目前关于减税的辩论难以理解,基社盟的税收方案只有通过两种途径是可能实现的:或者是大大提高国家的债务,或者剥夺退休者和失业者的收入。这两种方案都无法考虑。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