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政府必须存在,因为必须继续抗争”

本周一(3月14日),达赖喇嘛正式请求解除所有政治权力。很多藏人担心,如果没有达赖喇嘛,西藏问题的抗争活动将会搁浅。德国之声记者在印度达兰萨拉与流亡藏人议会的发言人平巴次仁进行了采访。

default

流亡藏人议会发言人平巴次仁(Penpa Tsering)

德国之声:在地位类似宪法的西藏流亡政府宪章中,并没有关于作为国家首脑的达赖喇嘛退休的条款。这为什么会成为一个问题呢?

平巴次仁:根据现在的宪章,达赖喇嘛尊者既是国家元首也是政府首脑。这两个职务之间并没有区别。我们可能要考虑对它们加以区别,进行更为清晰的定义。我个人意见是,尊者应该继续承担他的政治责任,尤其是在和中国打交道时。

德国之声:北京明确表示,不会与任何的西藏政治代表进行谈判。达赖喇嘛是不是会成为流亡政府中国事务的特使,这样可以为对话保留可能?

平巴次仁:所有相关机制都必须在我们就达赖喇嘛如何放弃权力作出结论之后才能进行讨论。除此之外,我无法作出更多的表态。

德国之声:很多西藏人都担心,一旦达赖喇嘛解除一切政治责任的话,西藏流亡政府可能会面对合法性危机。特别是那些仍在生活在西藏的藏人。你也有类似的忧虑吗?

平巴次仁: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如此。因为尊者是能够唯一能够代表藏区内外的藏人的人选。但是在过去的50年里,我们遵循了民主原则。在 达赖喇嘛尊者的倡议下,我们选举了民意代表。这从来就不是来自公众的倡议。因此,当然将会有一些严重的问题,包括(西藏流亡政府)相对于藏区内藏人的合法性问题。尊者非常希望他们(西藏藏民)也能够给予民选流亡代表合法性。

德国之声:他们该如何授予(流亡议会)合法性呢?目前你们与西藏本土选民几乎没有任何联系方式。

平巴次仁:他们必须认识到,如果西藏抗争要继续下去,我们就必须保持联系。我们是生活在藏区内的藏人的代言人。

德国之声:流亡议会内包括了来自三大传统藏区的代表。这些议员与他们的选民之间是否有任何的联络方式,以确保他们能够有效地代表这些选民?

平巴次仁:我们尽最大努力来了解西藏本土藏民的想法。当然,保持直接联系并不容易。不过有鉴于迫在眉睫的合法性危机,联系将得到加强。如果达赖喇嘛真的退休,就必须有其他人来向藏民承担责任。最佳方案是,有一个民选的机构来扮演这一角色,政府内阁或者议会。

德国之声:在流亡议会的立场和西藏藏民的公开表示之间是否存在分歧?我所指的是,达赖喇嘛倡导"中间道路政策",目标是在中国框架内实现西藏自治。而就我们所知,西藏藏人在每次示威活动时都呼喊"独立"口号。

平巴次仁:很难说"独立"就是西藏藏人的唯一诉求。许多对政治有一定思考的人主张中间道路。西藏藏人对于自治的含义不够了解。因为目前西藏就被称为自治区。"自治"这个词对他们而言意义不大,根本没有自治权。西藏藏民没有机会了解世界其他地方的自治模式,而在欧美国家,这些自治模式都运行良好。他们只知道独立,因此他们就呼吁独立。

德国之声:你基本上认为,只有受教育程度较高的藏人才能理解,中间道路是比较好的政策?

平巴次仁:尊者曾经表示,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接受这个比较务实的解决方案,他可以去西藏,向民众进行解释,让他们接受。我并不是盲从达赖喇嘛,我是从务实的角度支持他,并且有足够的理由。考虑到西藏目前的严峻局势,藏人的民族认同岌岌可危,中间道路看起来是最佳的方案。

德国之声:流亡政府的中间道路政策,其目标是在不脱离中国的情况下实现自治。与此同时,你们又称自己为"政府"。在中国人眼中,这肯定被视为挑衅。

平巴次仁:我们根本不认为有任何矛盾之处。只要中国领导层有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如果能够在中间道路政策的基础上寻找到政治解决方案,(西藏流亡)政府就可以不再存在。如果没有解决方案,(流亡)政府就必须存在下去,因为必须继续抗争。

德国之声:很多年轻藏人对于达赖喇嘛的温和路线和与北京毫无结果的对话表示不满。他们希望,随着达赖喇嘛的退休,中间道路政策会被束之高阁。你是否认为会有极端化的倾向呢?

平巴次仁:我们遵循中间道路政策,因为1994年以来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全民公决,最后一次是去年。议会一再通过决议,所有都表达了一个意见:中间道路。如果今后任何政治领袖和他的团队希望改变这一路线,他必须获得议会的同意。除此之外,别无可能。

采访: 吴安丽(Adrienne Woltersdorf) 编译:石涛

责编:谢菲